论爱四百则
作者:殉道者圣马克西母
序 言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序 言


  
    在论苦修生活一书之外,我现在作了一本论爱的书呈献伊毕狄乌长老阁下,写成四百节,列为四部,在数目上相当于四福音书。虽然这本书或者不能如你所期望的那么完善,可是我已尽了力量,这些并不是我心得的结果,而是熟读诸圣的话,从他们那里专心收集这方面的材料,并将许多事项概括列成几行,以便一目了然,而且也容易记忆。现在将这书呈献给您,恳切地请求你过目,虽然对你的唯一好处或者会是宽恕我的措辞拙劣,为我们的平凡和缺乏各种属灵的利益而祈祷。

    更希望你不会认为我所写的这些东西讨厌,因为我只是完成我的任务。我这样说是因为现在有很多人都用文字来麻烦你。那些由行为去教训人(或被教训)的人是太稀少了。

    看这书的人必须耐性地专心理会每一节,因为我恐怕这些不是人人都容易了解的。有很多人不了解许多事情,即使似乎是说得很简明。这些文字或许能启示一些有益于灵魂的事。如果一个人清心寡欲,存着敬畏上帝和爱的心去读这书,则藉着上帝的恩典,他随处都可明显地发现于灵魂有益的事。但是如果一个人没有领受到属灵的扶助之恩典,不但这本书于他无益,其它任何书也是无用的。至于那些为了要羞辱作者而搜寻文疵,以表出自己更聪明的人,无论如何是得不到益处的。


第一部


  
1  爱是灵魂的一个良好素质,因此它除了选取上帝的知识以外,不要世界上的任何事物。热烈爱慕尘俗的人决不能具有这种爱。

2  爱生于无情欲(冷静);无情欲生于对上帝的盼望;盼望生于忍耐和忍受。这两者又生于完全的克己;克己生于对上帝的敬畏.,敬畏上帝生于对主的信心。

3  相信主的人就惧怕刑罚;惧怕刑罚的人就控制情欲.,控制情欲的人就要忍受不幸;忍受不幸的人就对上帝有盼望;对上帝有盼望可使心离弃一切世俗的爱慕;离弃俗事的心必定爱上帝。    

4  爱上帝的人就选取祂的知识,胜于选取祂所造的万物,并且热望地,永久坚持着接近这种知识的心。

5  万物既皆由上帝造成的,为上帝而造的,所以上帝比祂所造的任何事物都伟大。人若离开伟大无比的上帝。而骛心于卑微事物,他显然认为上帝是小于祂所造的万物。

6  人若为爱上帝而固定了自己的心,就轻视一切看得见的事物,甚至自己的身体亦视同外在之物。

7  灵魂既比肉体伟大,则上帝比祂所造的世界更是伟大无比;所以人若重肉体,轻灵魂,重视上帝所造的世界而轻视上帝,那简直是一个偶像崇拜者。

8  人若停止爱上帝和密切注意上帝,而为任何看得见的事物所拘牵着,他就将灵魂匮于肉体之下,将造物主置于祂所造的万物之下。

9  心的生命既然在于知识的光辉,而这光辉是由对上帝的爱而生出,所以这句话说得真好:没有甚么比神的爱更伟大的了。

10  每当人心由于爱上帝而大为欣喜的时候,它既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在它四周的任何事物。因为既是被神圣的,无限的光照明了,它就看不见为光所造的任何事物,正如当太阳升起时,肉眼就看不见众星一样。

11  一切品德都帮助人心共同热向着神圣的爱,真纯的祈祷尤其如此。因为藉着祈祷,灵魂就飞向上帝,舍弃一切尘事。    

12  每当心藉着爱而为神圣知识所启发,而弃掉一切尘事来接触神的无限的时候,那么,根据圣以赛亚的说法,它会因觉察自己的卑微而惊惶,这里再敬述先知说的话:『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人,我有不洁的嘴唇,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君之主』。

13  人若爱上帝,就一定能爱人如己,即使他憎厌那些还未脱离罪恶之人的情欲。所以当他看见那些人的悔悟和改善生活之时,他就在无穷而不可形容的爱中欢喜。

14  情欲未除的灵魂是不洁净的,它充满了欲望和憎恨的意念。

15  人若心里对任何人因任何事有憎恨形迹,就远离了对上帝的爱。因为爱上帝与憎恨人是绝对不能共同存在的。

16  主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的命令就是要你们彼此相爱』。因此人若不爱自己的邻人,就没有遵守这命令。他若没有遵守命令,就不能爱主。

17  能够平等普爱世人的人有福了!

18  不依恋任何败坏的和世俗的事物之人有福了!

19  驰越了万物,而不断在神圣的美妙上求愉快的心有福了!

20  人若专为肉体着想而去放纵私欲,若是因为世俗事物而怨恨邻人,这种人是敬拜被造物甚于敬拜造物的主。    

21  人若守身清苦完善,他的身体就同为侍奉伟大美德之仆人。    

22  人若免除所有的尘世欲望,就超脱于一切世俗的痛苦。

23  爱上帝的人都是爱邻人。这种人不能保留自己的所有产业,像上帝样将它们分配给每一个需要的人。

24  人若仿效上帝般的施给,就不分辨善人与恶人,义人与不义的人。却是按照各人身体所需要的,平均分配与他们,虽然在他内心上他是尊重那有德者,而不齿那不好的人。

25  上帝既是在本性上,纯善而无欲的,就普爱世人,因为人是祂的作品。祂荣耀那善良的人,因为他的心意与祂接近;另一方面由于祂的善性,祂也怜悯恶人,在这个世代内教训他们,改变他们。所以那具好心而无私欲的人也普爱众人;他爱善良的人是因为他的天性和善意;他爱那邪恶的人是由于自己的天性和同情,好似见了那种愚笨无知而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就可怜他。

26  爱的表现不仅是藉着分散自己的产业,而更是由分配上帝的道和躬自服役于人而表现出来。

27  人若诚心脱离世俗事情,真心爱邻人,就会很快冤除各样情欲,成为神的爱及神的知识之参与者。

28  如圣耶利米所说的,人若已经获得神圣的爱,就不会厌倦追随主他的上帝。他爽快地担当各样辛劳,受责备,受侮辱,完全不怕罪于任何人。

29  当你被人虐待或贵骂的时候,小心不要让自己有发怒之念,免得这些念头将你从爱分离,使你发生憎恨。    

30  当你受侮辱或羞辱的时候,那么你就知道你是大大地有益了,因为神意是要藉着羞辱除去你的骄傲。

31  没有爱的信仰是不能在灵魂内产生知识之光,犹如想念火并不能使身体温暖的情形一样。

32  上帝的知识天然因着爱而吸引真才实学纯的心,犹如太阳的光吸引健全的眼睛一样。

33  心若脱离了无知,并为神圣的光所照耀着,就是纯洁的。

34  灵魂若脱离了情欲,并且不断在神圣的爱中愉快着,就是纯洁的。

35  情欲是可责斥的,它是灵魂违反本性的一种动向。

36  无欲是灵魂的一种平静状态,在这种状态中的灵魂是不容易趋向邪恶的。

37  人若由勤奋获得爱的果子,即使他受着无数的灾害,也不会离开它。主的门徒司提反和那些同他一样的人就可使你信服。还有救主自己也为了祂的谋害者向父祈祷,求父宽赦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

38  倘若爱的特征是恒久忍受,又有慈心,则那些发怒和行为不端的人,就显然不认识爱。不认识爱的人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

39  耶利米说:『不要说你是主的殿』。也不要说:『只凭着信主耶稣基督就可以得救』,因为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藉行为表现对祂的爱。但是只凭相信却是无益,「魔鬼也信,却是战惊』(雅2-19)。  

40  爱的行为是对你的邻人真心诚意地表证好行为,忍受,和忍耐;并且合烈地使用一切事物。

41  人若爱上帝,就不会为世俗的事情自感烦恼或令别人烦恼。但是独有一种救人的烦恼,是他自己感到,也令别人感到的。这就是圣保罗所遭受到的,而他也送给哥林多人。

42  人若爱上帝,就在地上过着天使般的土活,他禁食,儆醒,歌唱赞美词,祈祷,并且时常想念别人的好处。

43  人若希求任何事物,他必努力取得它。既然那神圣的是无比的好,又是一切美好事物中最值得希求的,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勤勉,才可获得这个天然美善的和值得争取的事物啊!

44  不要用低贱的事物沾污你的身体,也不要让恶念污秽你的灵魂;这样,上帝的平安必降在你身上,而带来了爱。

45  用禁食与儆醒抑制私欲,决心常常唱赞美歌及祈祷,贞德的圣洁必降在你身上,而带来了爱。

46 人若被认为是与神的知识相宜,已经因着爱而得到这知识的启发,就必定永远不会为骄傲的气焰所动摇。但是人若被认为是与神的知识不相宜,就容易被骄傲驱使。这种人若能尽量倾向上帝,为祂作各种事情,他必能藉上帝而轻易地免除这骄傲。

47  人若还未曾得到那由爱而运行的神圣知识,他对自己遵照上帝所行的事情而引为骄傲。但是被认为是值得领受这知识的人,却是恭敬地说:『我是灰尘』,这就是以色列的祖先亚伯拉罕在蒙神启示时听说的话。

48  人若敬畏主,就常有谦卑为伴,藉着它的感悟而到达神圣的爱及谢恩。因为他记得自己从前的世俗生活方式,种种的违犯,及自幼年以来就纠缠着他的诱惑;他记得主如何将他从它们之中救出来,使他从情欲生活转向上帝生活。他既有敬畏,也就有了爱,不断非常谦卑地感谢我们生命的恩主和管治者。

49 不要让私欲和发怒沾污你的心,免得失去祈祷的圣洁,堕进麻木不仁的情态中。

50  心若与淫贱不正的思念为朋友的时候,它就失去了对上帝的信任。

51  愚昧的人受情欲支使,当他为忿怒所激动和困扰不安之时,就愚笨地迅速离开他的弟兄;但是当他有所希求于他们之时,就懊悔而再去亲近他们。聪明的人在这两方面却正是相反;当他发怒之时,就立刻制止烦扰的发生,不致于与自己的弟兄斗气;当他有求于他们之时,也能节制自己,不致发生无理性的冲动及言谈。

52 有诱惑的时候,不要离开你的修道院;高尚地支配思想的浪潮,特别是那些烦恼和麻木不仁的思想。因为你在上帝的安排下受了苦恼的熬炼,就会对上帝有坚固的盼望。但是你若离开了修道院,就显为可鄙弃的,懦弱的,不坚定的。

53 你若不愿意背弃对上帝的爱,就不要让你的弟兄怀着怨你的心去睡觉,自己也不要怨恨弟兄到睡觉时,却要『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藉着恒久的祈祷,带着干净的良心,把你爱心的礼物献给基督。

54 根据圣使徒的话,人若有圣灵的一切恩赐,却没有爱,仍于他是无益的;那么,我们是应当如何勤勉获得爱啊!

55 『爱是不加害于人』,所以人若对弟兄存恶意,并因他的好名声而烦恼,用嘲弄去沾污他的名誉,或者用任何恶意谋算他,这种人是何等不认识爱,何等该受永远的审判啊!

56 『爱是成全了律法』,所以那对弟兄怀怨的入,用欺诈谋算他,诅咒他,乐于见他堕落,这人是何等的犯罪,该受永远的刑罚啊!

57  人若批评弟兄,论断弟兄,就是批评律法,论断律法』(雅4-11 ),而基督的律法就是爱,那么,那论断的人,是怎样离弃了基督的爱,而使自己成为自受永远刑罚的恶因啊!

58 不要听批评者的话,也不要同搬弄是非的人讲话;毁谤邻人的话,你不要说,也不要喜欢听,免得你堕离了神的爱,不得进入永生。

59 不要听那反对天父的话,也不要奖励那污辱祂的人,免得主生气,不满意你的行为,使你不得生存。

60  你要塞住那批评者的口,免得你与他一同犯了双重的罪;既陷自己于不可挽救的情欲,又犯了不阻止他毁谤邻人的罪。

61 主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善待那害你们的人,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祂为甚么要求这个呢?因为这样祂才能使你脱离怨恨,烦恼,发怒,和报复,你才配领受祂的伟大产业——完全的爱,人若不仿效上帝,普爱众人,就不能有完全的爱,因为上帝普爱世人,愿意他们都得救,明白真道。

62 主说:『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农衣由他拿去,有人强迫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为什么呢?祂就是要你脱离忿怒,激动,和烦恼:也要藉你的宽容去教训别人,所以祂——那美善的——才可用爱的轭把你们双方都牵引了来。

63 我们对凡曾犯过错的事情,都存留着情欲的意象。因此人若能克服这些情欲的意象,也就能蔑视那些意象所代表的事情。又因为控制行为容易,控制回忆困难,所以思想犯罪也比行为容易。

64 有些情欲是属身体的,有些是属精神的。属身体的情欲在乎身体,属精神的情欲却乎外界的事物。爱能割断属精神的情欲,贞节能割断属身体的情欲。

65 有些情欲起于灵魂的恼怒部份,有些情欲起于灵魂的贪欲部份。这两种情欲都为感官所驱动,但是只在灵魂缺乏爱和贞节的时候才被驱动。

66起于灵魂之恼怒部份的情欲此那起于贪欲部份的情欲更难抵制。因此主给了我们一种更好的药医治它们,就是爱的戒律。

67 灵魂的一切其它情欲或是与其恼怒部份有关,或是与其贪欲部份有关(或与其理性部份有附,加疏忽与无知)。但若痲痹不仁掌握着灵魂的一切能力时,几乎一下子就可出动所有的情欲。这样,它比其它一切情欲都厉害。因此主所指示我们用来阻止它的药,是十分的好,祂说:「你们常存忍耐,就必保全灵魂』。

68 决不可打击你的弟兄(指在修道院内的纪律),特别是无缘无故的打击,免得他们不能遵守戒律而离开修道院。那么你必永远受着良心的责备,因为在祈祷时必常发常发生后悔的念头,这会使你的心失去神圣的信任。

69 不要容许任何能使你怀疑之意或是任何人在你心里引起的反感。因为容许有这反感的人,无论他是有意或无意的,都不晓得和平之道,这道路能藉着爱将爱好和平的人引到认识神的知识。

70 爱若受人类气质的影响,就不完全;例如为种种缘故而爱一个人,恨一个人;或甚至为同一缘故而有时爱他,有时恨他。

71完全的爱不因人们的不同气质而歧视人的唯一本性,却是经常顾及这本性,目的在等量地爱人;爱好人是因为他们是朋友,爱坏人是因为对敌人也应爱,对他们行好事,又有忍耐,忍受他们所作的事情;不归罪于他们,有机会时反而为他们受苦,以便于可能时同他们作朋友;这若做不到,仍然没有失去自己的好意:永远均等地对众人表现爱的果子。因此我们的主上帝,耶稣基督,对我们显示了祂自己的爱,为全人类受苦,仁慈地将复活的希望平均赐给人类,虽然事实上各个人所应受的并不相同,有些人应受荣耀,有些入却应受刑罚。

72人若不轻视尊荣与耻辱,财富与穷困,快乐与忧愁,就还未曾达到完全的爱。因为完全的爱不但轻视这些,甚至轻视这短促的人生和死亡。

73请听那些被认为是配得上完全的爱之人说吧,他们说:『甚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主的爱,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

74 关于对你邻人的爱,请再听他们是怎样说的吧?『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我是大有忧愁,心里常伤恸。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他们是以色列人』等等。摩西和其它圣人也如此。

75 人若不鄙视尊荣和快乐,及那发生这些的,为这些而存在的贪心,就不能免于发怒。但是人若还没有根除发怒机会,就不能得到完全的爱。

76谦卑与受苦能使人脱离各样罪恶。谦卑能除去灵魂上的情欲,受苦能除去身体上的情欲。有福的大卫也是这么行的,他对上帝祈祷说:『求你看见我的谦卑和勤劳,宽恕我的一切罪过』。

77主就藉着诫命使凡遵行之者成为无欲之人;又藉着神圣的教义赐给他们知识的光。

78一切教义,或是阙于上帝,或是关于看得见的或看不见的事物,或是关于这类事物的天命及审判。

79慈悲能治疗灵魂的恼怒部份;禁食能抑止贪欲部分;祈祷能洁净心意,使之认识万有。因为主赐我们诫命,就是为了要培加灵魂的力量。

80 祂说:『学我的样式,因为我心里柔和谦卑』等。柔和可制止发脾气,谦卑能使心不致骄傲与虚荣。

81  敬畏上帝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由于刑罚的威胁而在我们心里生出的;其结果,若依着次序就是:贞洁,忍耐,信任上帝,及那发生爱的无欲性格。另一方面,敬畏上帝与爱本身是联合一处的,永远在灵魂内产生虔敬,免得人为了爱的勇敢而藐视上帝。

82  灵魂里面有了爱,爱既完全,就便得第一种敬畏免去,因为它不再惧怕刑罚了,但是爱却永远保留第二种敬畏,使与自己联合,如上面已说过了的。第一种敬畏适合于这些话:『因为敬畏主,人就远离恶事』,及『敬畏主是知识的开端』。第二种敬畏就是下面一些话的意义:『敬畏主的心清洁,存到永远』,及『敬畏主的人,什么都不缺少』。

83  『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就如淫乱,污秽,邪情,恶欲,贪婪等』。他说的『地上』乃是指肉体的心;『淫乱』乃是指实际的罪恶;「污秽」乃是指心的赞同;『邪情」乃是指情欲的思念;『恶欲』乃是专接受欲望的思想;「贪婪』乃是指那发生及培加情欲的东西。这一切既是皆助肉体作爪牙,所以圣使徒嘱咐我们要把它们洽死。

84  首先记忆力将一单纯思念带到心里去,当这一念停留在心里的时候,情欲就发动了。倘若这情欲不被驱走,心就随而附和。当心附和情欲之时,最终的结果就是罪恶的实行。因此那最有智慧的使徒在写给那些从外邦来的信徒,叫他们首先排除罪恶行为,然后再回去扑灭罪根。如我们曾经说过的,罪根就是发生情欲及增加情欲的贪婪。但是我想这里是指的贪酒好食,因为它是淫乱的母亲及保姆。因为贪婪不仅是在金钱上的邪恶,也是在食物方面的邪恶。犹如节制不仅是在食物方面的美点,也是在金钱方面的美德。

85 好比脚被缚住了的雀鸟,它虽想飞,可是被绳拉了下来,仍然跌落地上;同样,那还没有达到无欲境界的心,当它飞向对天堂的事物的知见时,也被情欲拉了下来,仍然跌落在地上。

86 心在完全脱离了情欲之时,就不会误入歧途,一直向着认识万有之处行去,继续前进到圣三位一体的真知识。

87  一个纯洁的心在接受事物的观念时,它就进行到以一种属灵的眼光去看它们:但是心若已因懒惰而成为不纯洁,就发生另一些事物的空洞观念,而住在幻想之中:而对于人事,它就转向肉欲的和邪恶的思念。

88 当祈祷的时候,如果没有世俗的事情能使你烦心,那么,你就知道自己是无情欲的了。

89  当灵魂一旦觉察自己的健全时,即使在睡眠中,它也只作单纯的和无烦恼的梦。

90 犹如看得见的事物之美丽能吸引肉眼,同样,那看不见的事物之知识也吸引纯洁的心。我说看不见的,乃是指无形的事物。

91  不被对事物的欲望所动摇,是伟大的,但是不被对它们的幻想所动摇则更是伟大。所以魔鬼利用思念攻击我们,比藉着事物攻击我们,使我们更苦。

92  人的品德湛优,知识丰富,其结果就能认清事物的本性,依照正理行事及评论事情,绝对不会迷误。因为由处事的合理与否,我们就成为有德者或恶劣者。

93  无论是在清醒或入睡之时,如果心上所发生事物观念皆纯粹而无杂思,这就表示高度的无欲。

94  藉着实行诫命,心能除去情欲;藉着属灵的观点去思考可看见的事物,心能除去对事物的邪思;藉着认识那无形的事物,心能除去对有形事物的想念;藉着对圣三位一体的知识,心能除去对无形事物的知识。

95  当日头升起,光照地上的时候,它显示出自己和它所照着的东西;同样,当公义的太阳在纯洁的心里升起的时候,祂也显出自己,和祂所造成的,或将要造成的一切事物之原理。

96我们不是按着上帝的本体来认识祂,而是从祂伟大的工作及祂对万有安排来认识祂。好比透过一面镜子,我们也可从这些而看见祂的无限美善,智慧和力量。

97纯洁的心或是宿在人类的单纯概念内,或是宿在有形事物或无形事物的自然沉思内,或是住在圣三位一体之光内。

98  当心凝注于有形事物的沉思时,它或是审察它们的天然原理,或是审察它们所代表的概念,或是审察原因本身。

99  当心凝注于无形事物的沉思时,它就寻求它们的自然原理,它们生存的起因及其结果,并上帝对它们的安排及审判。

100  当心恳切关注上帝的时候,它就首先寻求它本体的基础,可是它得不到可以正式认知上帝本身的安慰,因为在任何被造物,这都是不可能的。然而它能从上帝各种属性的观念上得到满足,即是祂的永恒,无限,无量,关于创造及审判世界万有的美善,智慧,和大能。对于上帝,只有一点可以完全理解的,即祂的无从知道,这对于祂的无知,乃是一种超越于理性的知识,有如神学家贵钩利及丢尼修曾经在某处听说过的。


第二部
1人若真爱上帝,就绝不分心的专诚祈祷,而不分心专诚祈祷的人就真爱上帝。但是人若心里记起任何尘事,就不能说他是不分心祈祷。因此,心不脱离一切尘事的人,就不爱上帝。

2保留任何感官事物的心,常被某些欲求所牵系,或是欲望,或是烦愁,或是发怒,或是恶意。那么,倘若它不知道轻视那些事情,它必永远不能从欲求得以解放。

3当情欲抓住了一个心的时候,它们就使它受物质各事的束缚,使它离开上帝,沉沦于物。但是当上帝的爱把握住一个人的时候,那爱就使他脱离这些束缚,不仅领导他轻视属感官的事情,甚至轻视他自己的生命。

4诫命的工作是使我们对事物的概念单纯化;但是,使我们的心对那非物质的和看不见的境界了然于胸的,却是阅读及沉思的工作。从此,就不分心作祈祷了。

5生活的日常规则不足以使心完全脱离情欲,而能专一祈祷,除非跟着有各种属灵的沉思。前者只能使心脱离淫乱和怨恨,然而后者却能使它不至疏忽及无知,因此心才能照它应该的去祈祷。

6纯洁的祈祷有两种高超的状态,一种为实践生活的人所用,一种为沉思的人所用。前者是由于敬畏上帝及美好的希望而在灵魂里产生的,后者却是由于神圣的爱和极度的纯洁而产生的。前者的特征是心完全脱离世俗之思,不分心或不动摇地祈祷上帝,好像祂是真正在面前一样(祂确是在面前),后者的特征是心因祈祷的集中而被神圣的和无穷的光收取了,它不仅完全忘记了自己,而且忘记了其它一切事物,只记得那在它里面藉着爱而发动光辉的神。于是心被上帝的真理感动了,而成为纯洁的,把握住一切表现着上帝的。

7凡人所爱的,他必定热切依附着,拒绝阻当他如此的任何事物,以免失去所爱。同样,人若爱上帝,必注意纯洁的祈祷,抛弃各种阻止他依附上帝的情欲。

8凡摆脱那为情欲之母的「自爱」之人,就能靠上帝的扶助而轻易摆脱其它情欲,如发怒,烦恼,恶意等等;但是凡为自爱所支配的,就必受其它情欲的害,无论是他愿意与否。自爱就是依恋身体的欲求。

9人们彼此互爱的来原有五个,有些值得称赞,有些却应该受责备。第一个来原是上帝,例如善良的人爱众人,又如自己虽是不好,却爱那善良的人。第二个来原是天性,例如父母爱其子女,子女爱其父母。第三个来原是虚荣,例如受称赞他的人爱那称赞他的人。第四个来原是爱钱,例如人爱财主。在希望得报酬。第五个来原是爱愉快,例如人营求食色的愉快。这五个原因中,第一个最值得赞许,第二个是天然的,其余都是不纯正的。

10你若恨某些人,对某些人不恨也不爱,对某些人有若干程度的爱,和对某些人非常的爱,你就应知道,有了这种不均等的爱,你就离开完全的爱太远了,这完全的爱是叫我们平等爱世人。

11『你当离恶行善』。就是要抵抗你的仇敌,才能减少各种情欲,可是你要继续谨慎,才免得它们增长。还要努力寻求各种德行,可是你要继续清醒,才能守住它们。要这么行,你必须努力,必须谨慎。

12凡是上帝准许来引诱我们的,或在激起我们灵魂的嗜欲那份,或在鼓动其忿怒,或在遮闭其理性,或在使身体痛苦,或在窃取身体的功能。

13魔鬼对我们的引诱或是直接的,或是利用不怕上帝的人来攻击我们。当我们离群独处的时候,他们就自己直接引诱我们,正如主在旷野之中的情形一样。当我们与别人同住时,他们就藉他们来试探我们,正如他们藉法利赛人试探主的情形一样。我们既看见前例,就应在两方面抗拒他们。

14在人心开始上进到上帝的爱时,不敬神的魔鬼就开始诱惑它;他所劝诱的思想是没有别人能创作的,只有他的祖先——魔王——才能够。他这么做乃是因为他妒忌凡爱上帝的人,希望人既有那些思想,就会陷于绝望,而不敢再藉着素常的祈祷而依附上帝。然而那恶魔决不会因此而达到他的目的,却反而可证实我们,因为抵抗和反对魔鬼的诱惑,使我们对上帝的爱更值得赞赏,更真诚。『他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的弓必被折断』。

15当心注意到一些可看见的事物时,自然藉着感官作用去了解它们。心并不是一件坏东西,按自然了解事物也不是坏事情。各样事物不是坏的,对它们的知觉也不是坏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上帝所制造的。那么,甚么是坏的呢?显然是天生思念所经受的情欲了:倘若心肯谨慎提防,就能保持思念没有情欲。

16  情欲是灵魂违反本性的一种动作,它或对某人,或为了可看见的事物,而趋向于无理性的爱好或不顾是非的憎恨。无理性的爱好可能是对食物,女子,金钱,一时的虚荣,或其它物质的事物,或是因为这些的缘故,不顾是非的憎恨可能是对上面听说的任何一种,或是因为它们而与某人作对。

17  再者,恶德只是在思想中的错误见解,于是继以误用事物。比如对于妻子,交合的正当见解应是为了生育孩子之目的。因此他的目的若不是为了生育孩子而是为了寻乐,就是见解错误,把不好的认为是美好的。这种人与妻子交合时,就是不德。类乎此的其它思想和事情也是如此。

18  当魔鬼使你的心脱离了端正,用奸污的意念围困着它之时,你若含泪对主说:『他们把我逐出,又围困着我,我的喜乐啊,求你拯救我,把我从那围困着我的人里救出吧』,你必得救。

19  奸污之魔是凶暴的,他边速地攻击那些与情欲挣扎的人,特别是那些生活不检点的人,或是喜与妇人来往的人。因为由快乐的畅适,他不知不觉地欺哄了心。后来当人在休息的时候,魔鬼又藉回忆进攻他,激动身体,在心里呈现出各种意像。这样,他引诱人赞成罪恶。因此你若不愿这罪恶停留在你心里,就应再开始禁食,劳苦,谨慎,以不断的祈祷独居。

20  经常追寻我们灵魂的魔鬼们,乃是藉着妄念而引它进入罪感,或是思想方面的,或是行为方面的。因此当他们遇到一个不接受他们的心时,他们就迷惑,局促不安。并且,他们若遇着一个专心于属灵沉思的灵魂,他们就离开它,立刻十分羞愧。

21  人若已经为神圣的比赛而膏了自己的心,驱除妄念,就胜任为一位执事。人若为了万物的知识而放射光,曝露假知识,就胜任为长老。人若用那神圣的,可祟敬的三位一体的知识之恩膏,使自己完全,就胜任为主教。

22 当我们内在的情欲藉着诫命而减退之时,众鬼就软弱;靠着灵魂的净化而情欲全然消失之时,众鬼就被毁灭了;因为他们既没有方法可进入灵魂,也没有和它作战的工具。这就是那曾经说过的话:『他们必软弱,一见你的面,就灭亡』。    

23 有些人是因为怕人而戒欲,有些人是因为虚荣,有些人是为要自制,但是另一些的人却为了神的审判而脱离情欲。

24 主的一切话都包括在这四点内:即诫命,教理,训戒,应许。我们为了它们的缘故而忍受严格的训练,如禁食,谨慎,睡在地板的睡垫上,关于事奉的劳苦和辛勤,受侮辱,蒙羞耻,痛苦,死亡等等。因为经上说:[我因为你嘴唇的言语,自己谨守』。

25  自制的工价是无欲;信心的工价是学问。无欲产生辨别力;学问产生对上帝的爱。

26 向着实践行为的心就培加谨慎,向着沉思的心就增加识见。前者引导努力的人去分辨善恶;后者引导参与的人了解精神的和物质的事物之道理。在心得到神的恩典之时,它就藉着爱的翘膀,飞到了上述的一切境界,叉因既在上帝里面,它就尽着人心的可能藉圣灵了解关于上帝的真理。

27  你在讲道时,不要想解释上帝本身的理由,因为这是人心所找不到的,凡属任何其它受造物也都是找不到的,你毋宁应当尽可能寻求关于祂的属性,例如祂的永恒,无穷,无量,祂的良善及智慧,在创造及管冶方面的权能,并祂对万物的审判。因为像这种能够搜寻那些理由(尽管是不够多)的神学家,在人们之中是很伟大的。

28 人若知行合一,就是强有力的。因为他藉行为抑止私欲和脾气;藉着知识,他的心就飞去与上帝

29  当主说:『我与父原为一』之时,祂乃是指本体的同一。但是当祂又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之时,祂乃是要我们知道这两个位格之不分离性。因此主张三神论,将父与子分离的人,是从悬崖上跌落到错误里去了。因为他们或是说与父同在的子是与父分离的,因而不得已而说子不是为父所生,因而犯了错误,认为有三个神,即有三个管治者;他们或是说子是父所生,但是彼此分离,因而不得不说子不是与父同在,将时间的主宰列在受时间支配之下。依照伟大的贵利钩,我们必须坚持只有独一的神,并且承认三个位格,每个位格各有自己的特性。因为它们是个别的,然而是不可分的;它们是联合一处的,然而是个别存在;由此就生出分存与合一的奇特。如果子与父的合一和分存,不过像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情形,这便有什么奇特呢?

30  人的爱若完全,并在无欲上已经到了顶点,他就不复知有人我的区别,或信者与不信者,或奴役与自主。甚至男女之别亦忘怀。他既超越于情欲的苛虐,只注意到万人的一体,故特平等接物,对一切人的态度都一样。因为在基督里既不分犹太人或希利尼人人,男人或女人,为奴的或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万有之内。

31由于我们灵魂里有难免除的情欲,众鬼就利用这机会将这些思念移进心里。他们藉这些思念去攻击心,逼迫它赞成罪恶。心既失败,鬼就指引它在思想上犯罪:思想既犯了罪,最后他们就把它当成俘虏,使它采取实际的行为。最后,在他们既靠欲念损耗灵魂之后,就与欲念一同退出。但是心中仍停留着罪恶的偶像,关于这点,主曾说过:『你们看见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所指的圣地和上帝的殿就是人的心,众鬼既已藉欲念损耗了灵魂,就已立起罪恶的偶像。那么,马太所说的是历史上确实发生过的事,我想凡是读过约瑟夫的书的人,是不会疑惑的。但是有人说这事应发生于敌基督者出现的时候。

32有三样东西使我们向善,即天然的种子,神圣的力量,及善良的意志。我们愿意人怎么待我们,我们也同样待人。或当我们看见有人不幸或贫乏之时,自然就怜恤他,这就是天然的种子。我们被感动到一个好工作,遇到好的合作,我们就成功了,这就是神圣的力量。我们能辨别善恶,而选择了美善,这就是善良的意志。

33还有三样东西使我们作恶,即情欲,鬼,及恶意。当我们希望不合理的事物时,如像希望不合季节的,或不需要的食物;或不是为了养育孩子之目的而娶妻,或不合法律的交合;又如我们发怒或不适当地烦恼,例如反对不尊敬我们的人,或使我们遭受损失的人;这些就是情欲。当我们疏忽时,鬼就伺伏着,忽然猛烈地进攻我们,掀动上述的情欲起来,这就是鬼。当我们明知是善时,却选择了感,这就是恶意。

34  辛勤行德的报酬便是无欲和学识。因为这些是到天国去的指南;犹如情欲与无知是到永刑的指引一样。人若不是因为美善本身,而是为了从人得荣耀而寻求这些,请听经上的话吧!『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

35  人中间有许多事是天然美善的,但是为了某种原因而变坏了;如禁食与谨慎,念祈祷文和赞颂词,仁爱和接待生人等,都天然是美好的,但是若为了虚荣而这么行,它们就不再是好的了。

36  上帝要知道我们所作一切事情之动机或内意,究竟我们是为祂做的呢?或是为了某些其它的原因?

37  你若听见经上的话:「你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你就应知道你若做了似乎是很好的事情,可是却没有好意,上帝必不会给你好报应,祂只报酬那些怀着正当旨意而完成的事情,因为上帝的审判不着重所作了的事情,而是注重作事情之内意。

38  骄傲之魔有两方面的坏处:他或是引诱修道士把所作的良好行为归功于自己,不归功于上帝,然而只有上帝才是良好行为的原因及行善者的帮助;他或是使那些不受这种诱惑的修道士去轻视那些未臻完善的弟兄,但是这样做,却不知道鬼正在诱其拒绝上帝的扶助。因为修道士若轻视那些不能做好的人,显然是认为自己的好成就乃是由于自己的能力。然而这是不可能的,照主听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甚么』。因为我们虽在向善,由于我们的弱点,若离开了美善之因,就不能完成那美善。

39人若知道人性的弱点,就是已经体验到神的大能,这种人的行为端正,就是因为那个能力所致。力行正义的人从不轻视任何人。因为他知道正如上帝扶助他,救他脱离许多情欲和困难一样,祂也能扶助一切祂所愿意扶助的人,特别是对那些为祂之故而奋斗的人,虽然由于某种命意,祂不立即拯救所有的人脱离情欲,但是在祂所定的时间内,祂却如同一位良善仁慈的医生,要治好每个寻找祂的人。

40当情欲消退时,骄傲又进来了,或是由于隐蔽不见的原因,或是由于鬼之退去的狡计。

41人大致是为了寻求快乐之故才犯各样罪恶;把罪恶除去,必须经由受苦,艰辛,忧患,或出于自愿,或非自愿,藉赖悔改,或依照上帝所安排的苦恼。祂说:『我们若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我们若受审。乃是被主惩治,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

42当诱惑忽然攻击你的时候,不要责怪那引诱你的人,只是寻求那诱惑所以发生之故,你必得恢复。因为无论诱惑是从谁人来,你必得喝上帝审判的苦艾。

43要是你恶性还有毛病,不要拒绝肉身的痛苦,因为藉此可使你谦卑,可吐出你的骄傲

44某些诱惑带来了愉快,某些带来忧愁,某些带来肉身的痛苦。因为要适合于灵魂里情欲的起因,那灵魂的医生就照他自己的判断开药方。

45试探的苦恼是为了要取消那已经犯了的罪而袭击某些人,或是为了现在所犯的罪而攻击某些人,及为了要切断正要犯的罪而攻击某些人;除此之外,还有为了考验而攻击人的,正如对约伯的攻击。

46聪明人既认为神的审判是恢复健康的方法,就感谢它们带给他的不幸,认为不幸的发生并没有别的缘故,只是由于自己的罪恶。但是愚顽的人却不知道上帝最智慧的安排,当他犯罪及受惩罚之时,他就责怪上帝或责怪别人为他自己不幸的起因。

47某些事物能防制情欲,阻止它们生长,还有某些事物能使它们减少而逐渐消除它们。例如禁食,劳动,谨慎等能阻止私欲的增加;独处,沉思,祈祷,和热忱爱神,皆能减低私欲,使它消失。同样情形,忍受,原恕,及温和皆能防止发怒,阻其增加。但是爱和宽大,亲善,仁慈却使它减少,以至消失。

48人的心若持久与上帝同在,他对神圣的爱之希望就继续增加。他的一切怒气都变成了神圣的爱。因为藉着与神圣光辉长久不断的交通,他已完全变为光亮的了。他既克服了灵魂里面的嗜欲部份,就转而增加神圣的爱,照我曾说过的,他完全超越尘世的事而去到神圣的事。

49人若不嫉妒,也不发怒,也不对伤害他的人怀恶意,他不见得就是已经有了爱。因为他若不爱,则为了命令之故,他仍可能以恶报恶,或不永久无动于中地以善报恶。因为只有在本性上能善待那恨我们的人,才是属灵的爱之完全。

50人若不爱某人,不一定就是恨他,人若不恨某人,也不一定就是爱他。但是有可能任其自然,就是不恨也不爱。因为所谓爱的心向,只有在这一百章中之第九章内所述的那五种人才可产生,而这五种人之中,有些是值得称赞的,有些是平常,有些却是该受责备。

51当你觉察自己的心正专心于尘事,并且乐于想到它们时,你就知道自己爱这些是胜过爱上帝了。主说:『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

52心若与上帝联合了,并且不断藉祈祷和爱而切望着祂,就会变成智慧,美善,有能力,有爱的,仁慈的,和忍耐的。简单地说,他自己里面几乎有了一切神圣的质量。但是他若脱离这个,留恋尘事,他就会变成像一个畜类,只贪图快乐;或是变成野人一样,为了自己所要的东西而与人搏斗。

53圣经称尘事为「世界」;专心于尘事的人就是属尘世的。经上说了几句关于这些的话,很值得注意,『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肉身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等。

55修道士的心是已经脱离尘事,藉制欲,爱,赞美歌,和祈祷侍奉上帝。

55讲究实际的人无异是牛群的看守者;因为道德上的行为就好似牛群。因此雅各也说:「牧牛的都是你的儿子』。但聪明人却是牧羊者。因为思想好像羊群,在沉思的山上为心所牧养。因此所有的牧羊人都是为埃及人——即是相反的势力——所讨厌的。

56 当身体由感觉而倾向于自己的私欲和快乐时,染污的心也跟着同意它的幻想和冲动。但是有德的心是自制的,避免情欲的幻想和冲动,宁可深思探究如何去改良这种身体的行动。

57  某些德性是身体上的,某些是精神上的。身体上的德性如禁食,守夜,睡草垫,服役他人,劳动,为要不作任何人的累赘,或为要施舍等等而勤于工作。精神上的德性则如爱,忍受,温和,制欲,祈祷等。因此,倘若由于任何必要,或身体上的事故如疾病之类,而使我们不能达到上述的身体德性时,主会知道原因,会宽恕我们的。但是我们若不完成精神上的德性,就不能得宽恕,因为这些不受必然性的支配。

58  爱上帝能促使各个参与者因而轻视各种暂时的愉快,和各种劳苦,忧愁。所有圣者可使你信服,他们曾经为基督之故而蒙受过这些痛苦。

59  你们要离开邪恶之母的『自爱』,它是对身体的不合理的爱。因为有三种最初的,主要的,含情欲的,并粗暴的思念都由此而生——我是说贪食,贪婪,和虚荣。这些实在都是由于身体的必需保护,才获得它们的机会;罪恶的目录也由这些生出来。因此,照我所说的,当照料身体所需时,我们必需非常清醒节制,反抗这种自爱。因为倘若清除了自爱,凡是因它而生的一切罪想也就消除了。

60  自爱对修道士耳语,叫他爱惜自己的身体,用那过于适合的食物供应身体,因此它逐渐将他引去趺落到自我放纵的坑里。它对平信徒耳语,叫他即为自己的私欲安排。

61  据说祈祷的最高深状态是心脱离了肉身和世界,在祈祷中完全成了无定形的和非物质的。保留这种完善状态的人就是那『不住祈祷』的人。

62  正如身体死了就离开生命的一切事物一样,所以快要死在祈祷最高峯的心,也离开一切尘念。因为它若不这样死去,它就不能在上帝那里与上帝同住。

63  修道士啊,不要让任何人引诱你,使你去想到在你仍然要满足快乐和虚荣时,还可能得救。

64  正如身体虽因尘事而犯罪,但它仍有身体的德性作教师,可以得救,同样,心因欲念而犯罪,但亦有灵魂的德性作教师,使它纯洁地,无欲地去看事物,而知节制,清心。  

65  正如夜继日,冬随夏一样,烦恼和痛苦也随着虚荣和快乐,或是在当代,或是在未来。

66  罪人若不愿意在今生接受劳苦,或接受刑罚,就不能逃避未来的审判。

67  上帝准许魔鬼袭击的原因,据说有五个。第一,由于攻击与抵抗,我们才能识别德性与罪恶。第二,藉奋斗和劳苦所得来的德性,我们才能坚守不变。第三,在我们的德性进步时,不至骄傲,只知道谦卑。第四,被邪恶引诱了,我们才能极度恨它。第五,这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们既达到无欲之后,不至忘记自己的弱战,和扶助我们者的大能。

68  犹如饥饿者心想着面包,口渴的人心想着水,同样,贪食的人也在心里幻想着各种食物,好色的人幻想着各型女人,爱好虚荣的人幻想人着的尊荣,贪婪的人幻想着利益,怨恨的人想着要报复那曾经损害他的人,嫉妒的人想着那被妒者的不幸,和其它类似的情欲。因为被情欲所烦扰的心,在醒觉和睡眠之时,都接受情欲的念头。

69  当私欲增强时,即使在睡梦中,心也在想象着产生享乐的事物。当怒气增强时,心就看见产生恐怖的事物。不洁净的魔鬼每利用我们的疏忽,为其同谋,诱起并促进私欲;另一方面,圣洁的天使却在减少他们对我们的推动,使我们向着美德的行为。

70 当灵魂的贪欲部份更酷烈地刺激我们之时,就将一个对享乐的顽固习惯形成在灵魂里。在忿怒不断地烦扰我们时,就使心变为卑劣和懦弱。一方面我们可用禁食,守夜,和祈祷的定制医治它们,一方面可用仁慈,慈悲,爱,和宽大医治它们。    

71  魔鬼或藉事物,或藉对事物的欲念而进行他们的战争。在藉事物之时,就是关于事情的战争,在藉欲念之时,就是一种与事情分离的战争。

72  正如仅仅在思想上犯罪比在行为上犯罪要较易得多,同样,思想的战争比行为的战争更是十分难堪。

73  事物是在心的外面,但是对事物的思念却在心内。因此我们善于利用它们,或不善于利用它们,乃是在于我们自己。因为乱用思想的结果就是乱用事物。

74  心从下列三点得到欲念,即(一)感觉,(二)身体结构状况及气质,(三)回忆。从感觉:即是当事物呈现给感觉之时,那引起我们情欲的事物本身就使心移到情欲的思念。从身体结构状况:即是由于无纪律的生活方式,当魔鬼的工作和身体的弱点二者混合起来时,就使心倾向情欲的思念,或是违反天命。从回忆:即是当回忆将引起情欲事物的思念带来时,就使心倾向于情愁的思念。

75  上帝赐给我们使用的事物,有些是在灵魂内,有些是在身体内,有些是有关于身体的。在灵魂内的事物就是它的力量:在身体内的事物就是感觉器官和其它机构:有关于身体的事物就是食物,金钱等。对一切有关系的人而言,我们使用这些事物的好或坏,就可表示我们是有德的或是悲劣的。    

76  关于事物的属性,有些是属于灵魂内的,有些是属于身体内的,有些是有关身体的。在灵魂内的如学识和无知,忘记和记忆,爱与恨,恐惧与勇气,忧愁与喜悦等等。在身体内的是愉快与痛苦,知觉与盲从,健康与疾病,生存与死亡,及其它。有关于身体的是多子与不育,富与贫,光荣与不名誉等。虽然人们认为其中某些是美善,有些是邪恶,但是它们木身并不是美善的或邪恶的,只有对它们的使用才能决定它们真正是美善或邪感。

77  知识本来是美好的,健康亦然,但是它们的反面却帮助了许多人,比它们自己所作的还要多。因为在心术坏的人,知识就变成不美好的了,虽然如我们曾经说过它本来是美好的。同样,健康,财富,喜悦也会变成不美好。因为心术坏的人未曾有益地使用这些事物。所以虽然这些事物似乎是邪恶的,但它们本身却并不是邪恶的。

78  不要乱用你的思想,免得你不得已而敌乱用事物。因为人的思想若不先犯罪,则后来他必不在行为上犯罪。

79  主要的恶是属地土的形状,如愚笨,懦弱,放荡,不公正。但是主要的德性却是属人的形状,如智慧,勇敢,节制,公正。『我们既有属土地的形状,就也要有属天的形状」(淋前兆8)。

80  你若希望寻找引到永生的道路,就在道路上寻求,你必找到祂,因为经上说:「我就是道路,生命,真理』。但是你要恳切地,辛苦地寻求,因为「找着它的人很少』,免得你不在那很少的人中间,却在耶很多的人之中。    

81 灵魂藉下面五点切断罪恶,即畏人,畏审判,将来的报偿,爱上帝,最末是一个敏捷的良心。  

82  有些人说倘若没有别的力量将我们引入邪恶,则在受造物中决没有恶。这种说法不外乎忽略了心的自然活动。所以小心谴慎的人,总是行善,决不作恶。因此,你若希望像他们一样,就应排除怠慢,同时你也就除去了邪恶。这就是因为乱用了思想,以致于发生乱用事物。

83  本来,灵魂之理性部份应是顺着神之圣道,及控制我们灵魂的无理性部份。我们大家要保持这个规则,然后在事物中必没有恶,也必没有可以引我们向恶的能力。

84  某些意识是单纯的,某些意识是复杂的。单纯的意识就是那些没有情欲的;复杂的意识就是有情欲的,包含情欲和表象在内。那么,当复杂的意识开始驱赶心到罪恶的时候,有很多单纯无邪的意识与之俱生。以金钱为例吧,当关于金钱的情欲意识进入某人的想象中时,它就促使他的心想到偷窃,于是他的心就犯了这罪。这时却有钱袋,箱,寝室等的想象也随着那金钱的想象而生。金钱的想象是复杂的,因为它含有情欲;但是钱袋,箱具等的想象却是单纯的,因为心对它们并没有情欲。关于虚荣,女人,和其它事物的各样意识也是如此。因为照上面的例子看来,跟随情欲意识而生的意识,并不完全是情欲的。因此,我们可从这些事情知道甚历是有欲的感想,甚么是单纯的感想。

85有人说魔鬼人睡眠时攻取身体的隐密部份,引起私通的情欲。情欲既被引起,就藉记忆将女人的形状呈现给心。还有人说就是鬼自己以女人的形状出现。他们由攻取身体的某部份而引起欲望,所以生出想象。又有人说是情欲被鬼的出现所刺激,因而引起情欲,于是灵魂被意识激动,自己就靠回想将形状带来。同样,关于其它的情欲想象,有人说是这样发生的,有人又说是那样发生的。但是当爱和节制住在灵魂里面,而身体不断谨守时,不论鬼是用那一种方法,总不能引起任何情欲的,甚至在睡眠的时候也不能。

86律法的某些诫命是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必须遵守的,此外却只要精神上遵守而已。如你不可奸污,不可杀人,不可偷盗,和类似的命令等,这些是身体上和精神上都要遵守的。只需要精神上遵守的那些命令有三点:受割礼,遵守安息日,和取羊羔与热酵饼及苦菜同吃等。

87修道士中间的一般修德情形有三个步骤。第一是行为不犯罪。第二是不容许欲念停留在灵魂里。第三是对女人的形状及一切干犯我们的思想浮起心头,总以无欲应付之。

88一个托砵的修道士是离弃自己一切财产的人,他除了自身以外,没有一点东西在地上,他解脱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将自己的维持全部信托上帝和虔心的人。

89有些人虽保有财产,但是对它们已毫无情欲,所以他们若失去财产,决不忧愁,因为他们是属于那些『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的人。有些人却是有欲地保留自己的财产,所以当他们的财产快要分散时,就非常忧虑,有如福音书上的富人忧忧愁愁地走开。倘若他们的财产被夺取了,就愁得要死。所以,损失财产的事就可证实有欲与无欲之间的区别了。

90鬼与那些达到高度祈祷的人作对,使他们的心并不整个脱离感觉的事物;又与那些知识完善的人作对,使欲念停留在他们心里;又与那些努力使行为正当的人作对,引诱他们的行为犯罪。这些败类用尽各种方法与全人类作战,使人与上帝分离。

91有三种试探考验那些蒙神的照顾在敬虏上操练自己的人:(一)施舍可喜的事物,如健康,美丽,子女,利益,财富,名誉等;(二)或受灾难,如丧失儿女,金钱,名誉等;(三)或身体的痛苦,如疾病,受刑等。关于第一种试探,主说:『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92据说下面四种事物能改变人体的构造或气质,因而引起有欲或无欲的意识,这四种事物就是天使,魔鬼,天气,及生活方式。据说天使能由理性改变,魔鬼能由触摸改变,气候能由变迁改变,生活方式能由饮食的品质及增减改变。在藉忆念,听觉,视觉而发生的改变之外,灵魂首先受降临到它的事物(悲惨的或快乐的)的影响。灵魂既受了这些事物的影响,就改变身体的构造。身体构造既被上述事物所改变,就将意识呈现给心。

93死亡不外乎与上帝的分离。死亡的毒钩就是罪;这是亚当在拿生命树的果子时所遭受到的,所以他被逐离开乐园与上帝,然后一定有身体的死亡。那么,生命确是在那听说:『我就是生命』的里面了。祂由自己的死,将已经死了的生命复活过来。

94一切文字或是为了警醒自己而写的,或是为了利益,或是同时为了警醒和利益,或是为了伤害某些人,或是为了夸示,或是由于必需。

95「青草地」的好处是因为它是行动的地方;「水」的好处是因为它是心神爽快之地,及事物之知识的地方。

96 [死荫的幽谷」是指人类的生命。因此若有人与上帝同在,则上帝也与他同在,他就能明确地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遭害,因为称与我同在』。

97纯洁的心知道正当事物,受了教训的言语就将所知道的表现出来,明聪的耳朵就接受它们。但是缺乏这三种事物的人,就将听说的颠倒了。

98人若知道圣三位一体,和他的创造能力及照管,他灵魂中的感觉部份就解脱情欲——这样的人就与上帝同在。

99据说「杖」是表示上帝的审判,「竿」是表示祂的照顾。因此,「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这话,就是分享这些事物之知识的人.听说的。

100解脱了情欲,而被真理的沉思听启发时,它就能在上帝里面,照它应当的去祈祷。


第三部
1 思想和事物两者的正当使用就产生节制,爱,和知识;它们的错误使用就产生放荡,忌恨,和无知。

2 『你在我面前摆设筵席』等话。在这里「筵席」的意思就是实践上的德性。因为这是基督在那烦扰我们的人面前所摆设的。用油膏心是指一切受造物的沉思而言;上帝的「杯」是指上帝的知识面言。「祂的慈爱」就是祂的道,也就是上帝自己。因为祂藉着「道成肉身」,跟随着我们,直到祂把握住了一切应当被救的人,例如对于保罗。「殿」就是一切圣者在里面被恢复的王国。『一生一世就是永生』。

3  灵魂的能力徜被误用,邪恶就临到我们里面来,这误用的恶有三方面:贪欲的,恼怒的,和理性的。理性能力的误用便产生无知及愚笨。恼怒能力和欲望能力的误用便产生忌恨和放荡。但是这些如果使用得合式,就产生知识与谨慎,爱和节制。倘若真是如此,那么上帝所创造和制作的事物本身,没有一件是恶的。

4  食物并不坏,而是坏在贪食,生殖并不坏,而是坏在奸淫,金钱并不坏,而是坏在贪婪,荣誉并不坏,而是坏在虚荣。倘若是如此,那么这些事物没有一件是坏的,而只是误用它们才是坏的,当我们的心没有注意到它们的天然需要时,就误用它们。

5  有福的丢尼修说无理智的发怒,发狂的私欲,奇突的幻想,都是鬼所特有的罪恶。但理论上说来,无理智,发狂,和奇突都具消极的意义,就是失掉了理性,知识,和考虑。可是,必定先是「有了」而后才有「失掉」。所以鬼等曾经有一度有过理性,通识,和考虑的。果使如此,则甚至鬼也不是天生就坏,乃是由于误用了天生的能力才变坏的。

6  有些情欲产生放荡,有些产生忌恨,有些产生忌恨和放荡二者。

7  吃得过份和吃太美好的食物就是放荡之因。贪婪和虚荣就生忌恨。而自爱却是它们全体的起因。

8  自爱乃是对自己身体之一种情欲的及不合理的爱,与爱和自制正是相反。爱自己的人显然具有一切情欲。  

9  使徒说:『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那就是说:『他攻克身子,叫它服自己』,除了食物,衣着,及仅够生活所必需的以外,不再给它甚么。无欲地爱身体的人是如此爱的,他把身体当作神圣事物的婢女般的看照,只供给它必需之物。

10  我们若爱某人,必定永远乐于照顾他。因此,我们若爱上帝,就乐于作使祂喜欢的事情,然而我们若爱身体,也就乐于作使身体快乐的事情。

11 使上帝喜欢的事情是爱和节制,沉思和祈祷。使身体快乐的事情是贪吃,放荡,和很多这类的事情。因此,『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凡属基督的入,是把肉体,连同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

12心若倾向上帝,就待身体如待仆人一般,只供给他生活必需之物。心若倾向肉体,就服事情欲,永远『为私欲安排』。

13你若希望作你思想的主宰,就应当心你的情欲,你必易于将它们排出思想之外。例如你要克服奸污,就要禁食,警醒,劳作,和隐居。要克服发怒与烦恼,就要轻视尊荣与卑贱,及其它尘事。要克服恶意,你就要为伤害你的人祈祷。如此你必得救。

14不要将自己与别人的短处比较,只要努力完成爱的使命。行前者的人要堕落于夸张的坑,行后者的人要升到谦卑的高处。

15你若完全服从爱邻人的命令,你为什么要对他怀着烦恼的悲哀呢?你若先要暂时的事物,为它们而斗争,不是明明在与你的弟兄作对么?

16人们寻觅金子的缘故,并不是为了必需,多数人是为了金子可以供给他们行乐。

17爱钱的原因有三个,即爱享乐,爱虚荣,和无信心。无信心比前面两个更坏。

18爱好享乐的人爱钱,是因为可靠它享受奢侈的生活,虚荣的入爱钱, 是为了他可因有钱而受尊敬;无信心的人爱钱,是因为他可将它收藏起来,因为他害怕饥荒,,或年老,或疾病,或与生人同住,他的希望寄托在金钱上甚过寄托于那创造整个的万有,管理最细小生命的上帝。

19爱贮积金钱的人有四种,有三种已经叙述过了,第四种是真正的司库。只有这一种人才贮积得正当.他这样作,是为决不短缺供给每一个人的需要。

20一切情欲之念或是引起灵魂的贪欲部份,或是激动它的恼怒部份,或是逃蔽它的理性部份、因此心就切望于属灵的沉思,及独自的祈祷。所以修道士,特别是在他静憇时,若能密切注意自己的思念,知道并且切断发生它们的原因,这就对他大有好处。可以这么解说它们,例如对女人的情念引起灵魂的嗜欲部份,而这些念头的发生乃是由于饮食的热节制,及和女人作亲昵的,不必要的谈话;饥、渴、警醒,和独居就可切断它们。思念那干犯我的人和事也激动灵魂的侵略部份,

引起这些思念的原因是喜好享乐,虚荣,和喜爱尘事。情欲重的人才为这些事而烦恼,或是因为它们被夺取了,或是因为没有得到它们。反之,为了上帝的爱而认为这些事物有罪,并轻视它们,就可以将它们切断。

21上帝知道祂自己,也知道祂所创造的事物。一些神圣的能力也知道上帝和上帝所创造的事物.但是神圣的能力不是像上帝那样知道上帝和祂所创造的事物。

22上帝由祂有福的本体知道自己;因他的智慧而知道祂所创造的事物,祂就是藉着这智慧,本着这智慧造了万物。但是一些神圣能力是因分享才知道那超在一切分享之上的上帝:他们知道上帝所创造的万物乃是靠对它们的沉思。

23被创造的事物都在心的外面;发生对它们的沉思是在心内.上帝却不是如此,祂是永远的,无限的,看不见的,祂将存在,幸福,和永生的恩赐降给万物。

24 凡有理性的和有思想的自然物是藉着他们的存在, 他们之适合于良好生活(我是说良善和智慧),和他们所蒙永远生存的恩赐而参与上帝。他们这样,因而认识上帝。至于他们认识上帝所造的事物,如我们曾说过的,乃是藉着一种受训练有条理而可察看受造物的智慧。这智慧是存在心里的,单纯的,非物质的智慧。

25上帝在支持,卫护,和保存万物的工作中听显出的四种神圣属性,即生存,永恒,良善,和智慧,是祂分给于那赋有理性和思想的自然物而使其存在。祂将其中两种赐给一般主体,将良善与智慧赐给那适合于意志和判断的受造物,好使他藉赖分享而得与神同其本质。因为这缘故,我们才说他是照着上帝的形像初造;在良善和智能方面是一如上帝的样式,即上帝本是这样,而他是藉着恩典而如此。各种有理性的性格都是照着上帝的形像而造,但是只有良善和智慧的性格才是一如上帝的样式(创1-26)。

26一切有理性,有思想的自然物可分两种,即天使和人。天使又因本性而分为两类,即圣洁的和可咒诅的,或说神圣的势力和污秽的鬼。人类也因本性而分为两类,即虔敬的和不虔敬的。

27上帝,就其自存,良善,和智慧(或更正确地说,祂是超越于这些特质之上的)而论,本是绝对而无相反的质量。但是所有受造物(在它们的生存上)和有理性有思想的生物(在其禀受良善和智慧的能力上),都是藉着分享和恩典而有,故不免内存相反的品质。存在的反面即是非存在,良善和智力的反面即是恶与无知。永远生存或不生存是在造物主的管治之下;而分享祂的良善智慧与否,却是在乎理性伦类的意志。

28希腊人说,万物的本体是共上帝自有自存.只有它们的附属质素才是从上帝得来。他们又说,本体没有相反的,附属质素之中则有相反的成份。我们说,只有神的本体没有相反的质量,因为它是永远的,无限的,能随意将永恒赐给别的事物。至于万物的存在则是有相反的,即不存在。因为物体的永存与否,乃是由本有本存的上帝决定,祂的恩赐是没有后悔的。因为这缘故,所以物体原是存在,虽然它有相反,即上面听说的不存在,但是藉着祂创造万物之能力所支持,它必会存在,因为它确是从「无」而「有」了。至于它之继续永存或不存,都是依祂的旨意。

29正如恶是善之阙亡,无知是知识之阙亡,同样,不存在就是存在之阙亡。事实上,不存在并不是缺「存在本体」之阙亡。因为存在本体是没有相反的;不存在只是缺亡了那藉参享而进入存在木体以致获得的生存,上述智善两者之阙亡是因受造物的恶意与错误判断而致,但是存在之阙亡则由于造物主的意旨。就祂的善性而论,祂永远愿意世界万物存在,并接受祂的福惠永不丧亡。

30某些受造物是有理性和有思想的,可以具有相反的质量,如德与不德,知与无知。某些受造物是混合的物体,由各种相反成份构组而成,即尘土,空气,火与水。某些受造物完全是无形体的和非物质的,不过其中有些是与物体相陪伴的。还有另一些受造物,也是由物质和式型配合而成。

31所有的物体,本质上是没有动作的。它们乃是被灵魂推动,有些被理性的灵魂推动,有些被无理性的灵魂推动,有些被无知觉的灵魂推动。

32灵魂的某些能力是关于饮食和生长。某些是关于想象和欲望,某些是关于悟性和理解。植物只有第一种能力,热理性动物也有第二种能力,人却有这三种能力。前二种能力是要败坏的,第三种能力却是不败坏的和不朽的。

33当神圣的势力互相传达启示,或将其传达给人性的时候,也在传达德性或知识。他们传达德性(即模仿神的良善)以益惠自己或同级,或下级,实现神圣的形像;他们传达知识:例如,关于上帝之某些更崇高的(诗篇上说:『惟称主是至高,直到永远」),关于物体之某些更深奥的,关于无形事物之某些更精确的,关于天意之某些更清晰的,或关于审判之某些更确实的事情。

34心若有下列各点,就成为不洁。第一,不正确的知识;第二,对普遍真理的无知(我是说人类的心,因为天使的心知道一切);第三,情欲的思念;第四,赞成罪恶。

35灵魂若不依照本性而行,就是不洁。因为由此心里就生出欲念。但是,当心的情欲能力(如怒气与贪心)休寂在事物观念和影响的底层而不兴起时,它就依照本性而行了。

36身体不净,就是罪行。

37人若爱独处,他就对尘世事物没有恋慕。人若不爱一切属人的事,就爱一切人类。人若在各方面(或是由于违犯,或是由于怀疑的思想)都没有错误,他就有了对上帝和神事的知识。

38不为事物所诱动是很好,但是不为它们的观念所诱动则更好。

39爱与克己可使心不为事物所诱动,也不为它们的观念所诱动。

40爱上帝的人,其心不与事物相斗争,也不与事物的观念相斗争,而是与那些观念相连的情欲相斗争。例如他斗争的对象不是一个女人,也不是伤害了他的人,也不是这些人在他心里的表像,而是与这些表像相连的情欲。

41修道士与魔鬼的整个战争就是把情欲与观念分离。否则他就不能无欲以观事物。

42事物是一件事,对事物的观念又是另一件事,与事物相连的情欲更是另一件事。一件事物就如像男人,女人,金钱等等。观念就是对这些事物的想起。情欲就是无理性地爱或恨这些事物,因此修道士的战争对象就是情欲。

43情欲的意念就是一种由观念与情欲混合而成的思想。我们若将情欲与观念分开,则思想就是单纯的了。我们若愿意,就能藉属灵的爱和克己将它们分开。

44德行将心自情欲分离。属灵的沉思将心自单纯观念分离,纯洁的祷告则将心呈献给上帝。

45德行是为了受造物的知识而设。这知识是为了知道的人之故。知道的人是为了上帝之故,我们知道祂,然而又不知道祂,祂自己所知道的是在知识之上。

46无限丰盈的上帝并不因还需要什么,才将被造的世界生出来,而是为要使这世界藉着参与而享受祂的美善;祂看见自己听造的都喜乐,并且在无限丰盈的祂里面寻得一种不满足的满足,祂也就喜欢自己的作品。

47  世上有许多人是虚心的,然而还是不适合的;有许多人哀恸,然而是因为失了财产,或因为子女的丧亡;许多人是温柔的,但是却有杂欲;许多人饥渴,然而切想夺取别人的钱财,和不正当的谋利;许多人是有怜恤的,然而怜恤着身体及身体得益的事物;许多人清心,然而是为了虚名之故;许多人是使人和睦的,然而其灵魂却受制于身体;许多人受逼迫的,然而是为了不安份守己;许多人受辱骂,然而是因为可耻的罪行。只有为了基督,和本着祂的精神去行这些,受这些苦难的人才有福。为什么呢?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他们必得见神』等。所以并不是因为他们如此行,受这些苦难,就应当有福,因为前面所说的人也行这些,他们有福乃因他们是为了基督的缘故,和本着祂的精神而如此行,受这些苦难。

48  上帝对我们的一切行为都要审查我们之目的何在,像我们常常说的,祂要知道我们是否为了祂而如此行,或是为了别的缘故。因此,当我们愿意行善之时,目的不要取悦于人,而只要取悦上帝,这样,我们永久仰望祂,为他的缘故行一切事,免得我们既有劳禄,仍然失去赏赐。

49 在祈祷时,心要排除对一切人事的单纯观念,和对一切受造物的思虑,免得你因思想小事而不能升到那较万物都伟大的上帝。

50  我们若真爱上帝,就可藉着这爱抛弃情欲。对祂的爱就是选取祂,舍弃尘世;选取灵魂,舍弃肉体;轻视一切尘事,藉着克己,爱,祈祷,和赞美歌等,持续地献身于祂。

51  在我们永续奉献上帝,而将灵魂之情欲部份加以监视,就会发见我们不再蒙受思念的打击了;现在我们就能更熟练地轻视它们,并割断它们的起因,就变得更有清楚的认识,所以在我们里面就应验了这话:『我眼睛看见仇敌遭报,我耳朵听见那些起来攻击我的恶人受罚』。

52  当你觉察自己的心敬虔而正义地在反复沉思世界的表象时,就知道你的身体仍是清静无罪。但是当你觉察自己的心专一于罪恶之考虑,又不阻止它们时,就知道你的身体必很快堕落进它们之中。

53 身体有行动作它的范围,心有观念作它的范围。犹如身体与妇人的身体犯了奸污,心也藉着对他自身的想象,而在观念上与妇人犯奸污。因为他在观念中看见自己的身体与妇人的体形相合。同样他也藉观念而想到报复那陷害自己的人。其它的罪恶也是一样。因为身体在行动范围内所作的事,心也在观念范围内想着这些事。

54父上帝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完全交与子,这并不是一件可怕,或畏惧,或惊奇的事情。子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人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使徒也同样说:『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那么,人们应该停止为自己的罪过悲伤,而将审判从子那里夺取来么?他们应该好像自己是无罪的,而去论断别人,定别人的罪么?诸天要因此惊奇,地要因此战栗,但是他们的心是无情的,却不觉得可耻。

55人若好奇地去探询别人的罪,或因怀疑而论断弟兄,他就是还没有立下悔改的基础,也没有审察和知道自己的罪恶,其实他的罪比许多罪魁祸首更重,他也不知道人的心迟钝,爱好虚妄,找寻虚假是由何而来。因此,他好像愚笨的和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就不管自己的罪,只想到别人或真的,或只是他所怀疑的罪。

56自爱是被公认为一切情欲思念的起因。因为私欲的三种主要思念都由此而生,即贪酒好吃,贪心,和虚荣.贪酒好吃就生奸污之罪,贪心就生贪婪之罪,虚荣就生骄傲之罪。其它一切罪,如发怒,忧愁,恶意,怠慢,嫉妒,说坏话等等,都由这三种主要思念而生。因此,心虽未生来是比火更要轻快,然而这些情欲却束缚住它,将他拖在地上,用一个比石头还重的刑罚加在它上面。

57一切情欲始于自爱.它们的结果就是骄傲。自爱是无理性的爱身体。人若能断绝这个,就断绝了由它而生的情欲。

58正如父母之爱其所生的子女,心也自然依恋着自己的思考推理。就好像溺爱子女的愚笨父母,即使他们的子女生得十分可笑,但是在他们眼中却是所有孩子中之最美丽的,同样,愚笨的心对自己的思考,即使是比别人的还要愚笨,但是它却认为是一切思考中之最聪明的。有智慧的人对自己的思考却不是如此,即使他认为自己的思考是真而好的;他特别不信自己的论断,而是让别的聪明人去论断自己的思考推理,免得他现在,或将来,徒然奔跑;他在他们那里得到实据。

59当你克服下面这些基本情欲中之一种时,如贪酒好食,私通,忿怒,贪婪等,则虚荣之思念即刻进攻你、你若克服了这个,则骄傲之思念又跟着发生。

60当一切卑鄙的情欲把握住灵魂时,它们就将虚荣的思念从灵魂内赶出去。但是当它们被克服之时,灵魂就有了虚荣。

61无论虚荣是被赶走了,或是停留在灵魂里,它都产生骄傲。它若被驱出,就产生自负,它若停留,就产生骄傲。

62扫除虚荣是要靠隐匿的劳动;扫除骄傲是要靠将我们自己一切善行都归于上帝。

63人听从了上帝的知识,若已真正因它而感到快乐,就会轻视一切由私欲(灵魂的嗜欲部份)而生的快乐。

64贪恋尘世的人是追求食或性的快乐,或名,或利,或由这些而生的某些其它事物。除非心能找到别些事物比这些更好的,来转移它的趋向,它必不会轻视这些事物。但是较这些好,没有比这更好的就是对上帝和神事的知识。

65对一切快乐的轻视,是因为敬畏,或盼望,或认识,或爱上帝而来。

66对神事之无欲的知识,还不够领导心去轻视尘事。这种知识是好像对有形事物之一种单纯思想。所以我们看见许多饱学之士仍然流连于肉身的情欲,好像猪在泥里一样。因为他们既一度藉勤勉被洁净了,又得到知识,可是后来却变成不小心,好像扫罗一样,他既已承受了一个王国,可是管理不得当,又被神的震怒将他逐出。

67对人事的简单意识不一定使心去轻视神事,对神事的简单知识也不够说服人去轻视人事,因为真理存于影像及盖然性之中。因此我们需要对神圣的爱之天赐欲求,它将心约束住,使它倾向于属灵的沉思,并劝导它爱好无形的甚于有形的,爱好属灵的和神圣的甚于爱好属官觉的。

68人若已割断情欲,已使自己的心田纯净了,但他并不一定就转而倾向神事;他可能既无心于人事,也无心于神事。只度现实生活而还没有领受知识的一些人就是这种情形,因为他们是为了怕受罚,或希冀天国,才抑制自己的情欲。

69『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我们的知识不过是镜子里面的影,也是一个谜。所以我们需要在这知识上化许多工夫,藉着长时间的默思和探究,才能确立远见的习惯。

70我们若暂时割断情欲之起因,而投入于属灵的静想,但是不永久持续,反觉得它们是一种负担,我们就必易于再转向肉体的情欲。那么我们在那里就事论事没有别的结果,只有简单的知识和自夸,其结果就是知识本身逐渐隐晦,心全部转向尘事。

71应受责备的爱情使心专注于物质,然而值得奖励的爱情却使心专注于神事。因为无论是在神圣的,正当的,和属灵的事物内,或是在肉体的事物和情欲内,心一惯了在甚度事物内停留很久,就在那里面扩大;它在甚么事物内扩大,就追求和爱什么事物。

72上帝创造了.无形的和有形的世界,自然,祂创造了灵魂和身体。那有形的世界既是如此美丽,则那无形的世界更应多美丽啊,无形的世界既比有形的世界好,则制造它们的上帝更是如何好过它们啊,那么,一切美善的创造者若是比一切受造物都好,心凭什么理由应该脱离最好的,而去依附最坏的呢?我这里是指说肉体的情欲。心生来既是与肉身同住,并且对它已习惯了,则对于那比一切再好也没有的祂,无上超绝之尊,还未曾有丰富的经验,这不是很明白的么?因此我们若籍长期的训练,去抑制快乐,又藉着喜爱神的事物,就会逐渐使心脱离这种在身体上的留恋,而在神事内伸张,逐渐进步,以致了解它本身的价值,结果它的一切渴慕是为着那神圣的了,

73从纯洁的动机去提说弟兄罪过的人,是为了下面两个理由之一:或是要改正那弟兄,或是要使另一人得益。他若不是为了此故而提说,则无论是对那弟兄,或是对别人,他的话都只是侮辱和苛求,他必为上帝所弃绝。他自己必堕落入同一罪恶,或某些别的罪恶之中,并且因为被别人责备和侮辱,他必将蒙羞了。

74犯同样外在罪恶的人们,可能不是因为同样目的而犯罪,而是为了不同的理由。例如一人是习惯于犯罪,另一人由于忽然的冲动而犯罪;后者在犯罪前后都没有要犯罪的意思,对自己作的事极为后悔;反之,因习惯而犯罪的人,心理并未停止犯罪,在犯罪行为之后,他仍有同样的意向。

75人若为了虚荣而追求德行,也显然是为了虚荣而追求知识。这种人的言语行为并不是为了教训人,而是想获得看见他行为的人,或听见他话的人之赞许。这些人若因他们的行为或言语而受批评之时,他们就因而大大不安,然而并不是因为批评的人没有被教训而不安(因为这并不是他们的目的)。而是因为自己被轻视了,上述的情欲就在这时暴露出来。

76人若乐于接受,吝于施舍,就表示了贪欲之情;这种人不能作忠心的管家。

77人是为了下面的原因才忍受不幸,即对上帝的爱,希望报偿,害怕刑罚,畏人,又由于他自己的本性,快乐,获利,虚荣,或必要。

78脱离思想是一件事,脱离情欲是另一件事。人脱离思想往往只因缺乏引起情欲的这些事物。但是这种情欲仍然隐藏在心里,一旦这些事物出现之时,情欲就显露出来。因此我们一遇到这些事物,必须顾到自己的心,并须知道心对什么事物有情欲。

79人若能安静而沉着地负担他邻人的痛苦处境,及在试探中的需要及不幸,好像这些都是自己的,他就是一个真朋友。

80不要不尊敬你的良心,它经常会给你最好的忠告。因为它供给你以神和天使的意旨,使心免除隐藏着的污点,在我们要离世时,给我们对上帝的信赖。

81你若愿意作一个谨慎而节制的驽御者,不为自夸的情欲所束缚,就应经常追寻你所不知道的事。你既找到未曾注意到的许多事物,必会惊奇自己的无知,因而感着虚心。这样知道了你自己,你必会了解许多伟大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自以为已经知道了的人,他的知识就不能进步。

82人若热望着被医治好,就不会反对医治的药。这些就是由各种疾病而生的痛苦和忧愁。入若反对这种医冶的药,他就是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作什么,或什么可能使他死。

83虚荣与贪欲是互相形成。因为虚荣者就想致富,富人就生虚荣。不过,只是平信徒才如此。因为修道士既无财产,就只有虚荣。实在他若有钱,就会藏起来,因为他羞于保有这在外表上不合式的事物。

84修道士虚荣的特征是沾沾自喜德行及随伴德行的一切事物。他骄傲的特征是因自己的善行而高兴,轻视别人,将自己的善行归功于自己,而不归功于上帝。平信徒所生虚荣兴骄傲的特征就是靠美丽,财富,势力,和心计而高兴浮扬。

85平信徒的成功就是修道士的失败,修道士的成功就是平信徒的失败。例如平信徒的成功在于财富,荣誉,势力,奢华,身体的舒适,和多子多孙,及这一类的事情。但是修道士若到了这些田地,他就毁了。修道士的成功在身无长物,无誉恶名,无势,克己,不幸,及这一类的事情。倘若平信徒被迫而遇这些事情,他就被认为是最大的失败,甚至有许多人因此而图自缢,有一些人真的如此作过。

86食物是为两个目的而造的,即滋养与医治。因此在这两个目的以外消耗食物的人,要受滥用上帝给我们使用事物之罪名,被定罪为口腹之徒。任何乱用事物的事都是罪行。

87谦卑是与眼泪和劳动相结合的祈祷。因为谦卑既是不断请求上帝的扶助,就不敢愚笨地夸张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或对人傲慢,这些事情是骄傲之念所生最可悲的过失。

88能反抗单纯的思念,以避免引起情欲,是一件事,反抗情欲的思念,以阻止同意是另一件事。但是在两个情形内,反抗的方法都是不容许思念继续存在心里。

89烦恼与恶意是相连的。因此当心回想到弟兄的面容而感到烦恼之时,它显然对他怀有恶意。『怨恨者的道路领到死亡』,因为『每一个怨恨者就是一个背违者』。

90你若对任何人怀有恶意,就应该为他祈祷,你必能停止表现出那恶意,祈祷可使你在回忆到他对你所行的恶事之时,不致痛苦。你既成为慈爱的和仁慈的,必全部毁灭你灵魂所生的情欲。但是若有别人对你怀有恶意,你应对他亲切谦卑,好好信赖他,你必能使他除去他的恶意。

91只要你极端努力,才能停止嫉妒的人之苦恼。因为是你那遭嫉妒的才能惹起他的不幸,所以你若不略为收藏充分才能,必不可能停止别人的嫉妒。但是倘若你的才能有益于大众,只是某一人痛苦,你会放弃那一方面呢?当然是必须有益于大众,但是特别小心,不要忽略那某一个人。不要被情欲的邪恶所引诱,好像你不是在摒除情欲,而是在摒除那有情欲的人,你应谦卑地认为他是高过你自己,随时随地随事都尊敬他。嫉妒你的人所喜乐的事情,你若能与他同乐,对他所苦恼的事,你也能与他同苦,则你必能停止自己的嫉妒,这样就完成使徒的话:「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

92我们的心立在两个事物之中间,即天使与魔鬼,这两个各自依着自己的性格产生德性或邪恶。但是心有权力决择依从谁或抗谁。    

93神圣的势力激励我们向善;天然倾向及善意帮助我们;祂是情欲和恶意支持魔鬼的猛攻。

94至于纯洁的心,有时是上帝自己来指教它,有时是由神圣的势力鼓励它向善,或是沉思万物的本性。

95已经受赐了知识的心,必须使它对事物的想念一无情欲,它的默思要坚定,它在祈祷中的情况要是无烦扰的,但它仍不能永远防止肉体的发动,有时每被魔鬼阴谋的气焰所迷惑。

96我们未必因所苦恼的一切事情而发怒;因为使我们苦恼的原因很多过于使我们发怒的原因。例如某件东西破了或是失落了,或是某人死了,我们对这些事只觉苦恼。但是对其他一些事情,我们却是又苦恼,又发怒,这样行动就十分失去哲学态度。

97当心接受外物的印象时,每个印象的形式自然被改变。若按着灵意观察它们,它会改变所想到各个对象的形式。但是当它变成在上帝里面时,就完全脱离形体的限定了。因为在想那独一的上帝之时,它就变成那独一而整个光耀了。

98灵魂的嗜好能力若整个依附着上帝,它就是完全无缺的。

99心若藉着真信心而超绝地知道那超越知识的上帝,注意到祂工作的整个计划,并且对那显示在的工作里的天命和审判,而从上帝领受总括的知识,这个心就是完全无缺的。

100时间可分为三部份。信心伸展到三部份,盼望只伸展到一部份,爱伸展到两部份。信心和盼望只到某一段时期(即时间的末日)爱既是永远与祂(祂更甚于无限)无穷无尽地联合着,而是永久存在生长。因此,『其中最伟大的是爱』。
第四部
1心首先觉着神的无限,即不可思议的和为人所切慕的汪洋大海时,就甚惊奇。后来当它想到上帝如何从虚无里创造世界之时,又迷糊不知所以。但是正如祂的伟大没有止境,所以祂的智慧也无法测度。

2当人注意到那胜过奇迹的美善之大海时,他怎能不惊奇呢?当人感觉到有理性与灵性的人类是怎样被造成,及构成一切物体的四元素是怎样从没有任何物质里而被造成时,他怎能不惊愕呢?那是何等的权能啊,其动作能将万物生出来,但是希腊人并不承认这个,因为他们不知全能的美善及其行为,不知道祂那为我们所不能了解的智能与知识。

3上帝既说无始无终之时永为造物主,就以无限的恩慈,藉着同体的道及圣灵工作,随心所欲地把万有创造了。你们不要说:『祂既是永远美善,为何等到某个时候才创造成了呢』?我告诉你们,祂那无限本体之不可恩议的智慧,不是人所能了解的。

4造物主从一旦古就预知世界,所以当祂喜欢时,就给它实质,产生了它。人若怀疑全能的上帝能随心所欲地生出世界,就是荒谬无理。

5你可能问上帝为甚么原因创造世界,你的悟性能理解这点。但是不要问祂是怎么造的,或为甚么要在这时造它,因为你的心不能胜任于此。关于神事,有些是人所能了解的,有些却不能。因为照某圣者所曾说过的:『无限制的思索能致人于绝境。』

6 有人说上帝的作品从无始无终之时就与祂同在,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完全有限的,怎么能从亘古就与那完全无限的同在呢?再者,祂的作品若与造物主是共永远的,怎么才是祂的工作呢?然而这正是希腊人的理论,他们认为上帝不是实质的创造者,只是物性的创造者。但是我们这些知道全能上帝的人,就说祂不仅是物性的创造者,并且也是一切实质的创造者;倘若是如此,那么,祂的作品就不是从亘古巳与祂共存了。

7上帝与神圣真理的一部份是可以理解的,一部份是不可理解的。可以理解的部份就是上帝周围的真理,不可理解的部份就是关于祂的本体。

8关于三位一体之无限,而单纯的本质,不要为之立定任何条件,免得你把它当戍一种复合体,而与受造物一样了。这是对上帝的一个背理而不虔敬的观念。

9无限的真体,即万物的全能创造者,是单纯而不变的,无限制的,和平而安静的。但是各种受造物都是复合体,是偶然性的:永远需要神的命意,它是不能免于变易的。

10在各种有智力及有知觉的化物出生之时,就已从上帝那里领受了理解世界之能力,或藉智力去接受思想:或藉知觉去接受表象。

11上帝只是被分享的,但是人既分享,也互相通换。人分享着存在及福利两者,而只互通福利;但是身体的实质用一种方法互通,无形的精神用另一种方法互通。

12互通在无形精神上的福利是藉言语,行为,或潜思默虑,身体上福利互通,只藉着为思考的对象。

13有理性和有智力的主体,其是否永得存在,是要看那创造一切美善事物之上帝的计划;然而,这些主体之为善或恶,却在乎他们自己的意志。

14恶不是与受造物之存在连在一起,而是与它们之谬误的和无理性的行动相连。

15当灵魂的贪欲部份被克己工夫制止之时,当它的恼怒部份离开憎恨,倾向仁慈之时,当它的理性部份藉祈祷及属灵的静思而与上帝同住之时,它的行动就合乎理性。

16人在遇到试探之时,若不忍受那困厄他的苦恼,反而把他自己与他属灵的弟兄之爱割断,这人就还没有完全的爱,也还未知道神的命意。

17神圣天命之目的是要将那些被邪恶所分离的人,结合在正当的信仰与属灵的爱里面。因为救世主就是为这目的受苦,『要将那四散的神的子民,都聚集在一处』。因此人若不耐于他的烦扰,不忍受他的苦恼,在痛苦之时没有忍耐心,就与神的爱和天命分开了。

18『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人在困扰他的苦恼中时,若是心思不清楚,因而恩待那伤害他的人,割断自己对他们的爱,这种人就多么从神的目的堕落下来。

19注意你自己,免得那使你与弟兄分离的邪恶,不在你的弟兄而在你。你要勤于与弟兄修好讲和,免得你从爱的命令堕落下来。

20不要轻视爱的命令,因为藉着它你必成为神的儿子。但是你若背犯它,你必显为地狱之子。

21下面这些就是破坏友爱的事物:嫉妒,或被嫉妒;诉讼,或受损害;不尊敬或不被尊敬;猜疑之意念。你不要行或身受这种事情,免得失掉友爱。

22你从弟兄那里得来一场灾害,这悲痛就使你恨他。你不要受怨恨的征服,而是要用爱去克服恨。你应当这样去克服恨,就是真心为他向上帝祈祷,接受他的解释,或甚至由于他的解释而顺从他,认为是你自己引起这灾害,并且要容忍,直到愁云消失为止。

23  能长期忍受的人,可以侯见试探的告终,而达到坚忍的胜利。

24 不轻易发怒,大有智慧,因为他的一切不幸必有一个结局;在他等侯那结局时,他在他的灾难之下始终不懈。照圣徒所说的,『那结局就是永生』。『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听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

25不要轻易抛弃属灵的爱,因为除此之外,就没有给人留下别的得救之路。

26对于从前是一个属灵的和有德性的弟兄,决不可以因为他现在你就憎恨他,论断他是不义的和邪恶的;你要用容忍的爱,想念他从前的善德,抛弃你灵魂现在的憎恨。

27你若昨天称赞一个人是崇高的,颂扬他是有德行的,不要今天就骂他是不义的和邪恶的;只因你自己由爱变成了恨,所以你以责备弟兄为借口来原谅自己的恨恶。你仍要继续称赞他,甚至在烦恼时也要如此。你就必容易得到救恩的爱。

28  在弟兄的集会中,不要因为你心里对人不满,  而不照常例称赞他,或在不知不觉的说话中刺伤他,你应在集会中用真纯的称赞,真心为他祈祷,就好像为自己祈祷一样。你必很快解除这有害的怨恨。

29  倘若你不喜欢想到你弟兄,你不要说:『我不恨我的弟兄』。你应听摩西的话:『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指摘你的弟兄,免得因他担罪』。

30  如果一个被试探的弟兄不断说你的坏话,你不要让同样的恶魔烦扰你的心,压迫你,使你离开爱的心向。当你被咒骂时,若能为他祝福,你必不会被赶出来。因为这就是基督的哲理,不在其中行走的人,必不能与祂相交。

31  对任何可使你烦恼,引起你怨恨弟兄的话,即使它们似乎是实在的,你也不要认为它们是善意的,而应离开它们,就像离开死恶的蛇一样,这样你既可阻止你的弟兄说坏话,也可使你自己灵魂脱离罪恶。

32 不要用不清不楚的话伤害弟兄,免得你从他得到同样的报复,这样你会将爱心从两个人心里逐出。你应当用显然的爱去责备他,引起烦恼的原因既被清除,则你们二人都可解除猜疑与烦恼。

33  尽量勤于审祭自己的良心,免得你的不能与弟兄讲和是由于你的过失。不要想欺哄你的良心,因为它知道你隐藏着的意念,它必在你外出时控告你有罪,在你祈祷时成为你的障碍。

34在大家亲善之时,不要想起你弟兄在不乐意时所说的话,无论那最不乐意的话是他当面时对你说的,或是对别人谈论你,你在后来才听到的;免得你坠入恶意的魔障,而对你弟兄又发生有损害的憎恨。

35一个有理性的灵魂若对任何人怀有憎恨,就不可能与那赐给我们诫命的上帝相亲善。祂说,『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的过犯』。即使那人不愿与你亲善,你必须仍旧不要让自己怨恨,真心为他祈祷,不要对任何人说他的坏话。

36圣天使之难以形容的平安,是由两个意向维持着,即爱上帝和爱人。过去世上所有的圣者也都是如此。我们的救主曾将这话表达得很美妙,祂说:[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37不要作一个使自己高兴的人,则你必不恨弟兄了。不要作一个爱自己的人,则你必爱上帝了。

38你若已决定与属灵的人同住,就不可更想到修道院外的事,否则便不能与上帝亲善,或与你的同伴亲善。

39能够获得完全的爱,终身都与它相合的人,就是那被圣灵感动,而称耶稣是主的人了。反之则自反是。

40对上帝的爱是永愿其心与神相交;对人的爱是永愿想到他的好处。

41人若爱虚荣,或依恋物质,他必为了俗世的利益而与人不和,必对他们怀着恶意,怨恨,或受制于可耻的意念。然而爱上帝的灵魂,则与此完全异趣。

42当你不存心说可耻的话,作可耻的事,对欺诈你的人。或说你坏话的人不怀恶意,在祈祷时,不想及物质和看得见的事物,那么,你就知道自己已经得到适度的无欲及完整的爱了。

43解脱虚荣并不是一件小事。人可藉着实践阴德,和长久不断的祈祷而解脱。人若不再对于曾经说他坏话,或不断说他坏话的人发生恶意,就是这种解脱的证明。

44你若愿意是公正的,就应将自身各部份(我是说灵魂和身体)所应得的分配给它们。将阅读,属灵的静思,和祈祷分配给灵魂的理性部份;将属灵的爱,即恨的反面,分配给最魂的恼怒部份;将节制和克己分配给灵魂的欲望部份;将食物与衣着分配给肉体,然而只要够需要就是了。

45当心使情欲跟从它,了解事物的本质,而与上帝同在之时,它就是依照本性而行了。

46德行与罪恶之于灵魂,知识与无知之于心,犹如健康与疾病之于身体,光明与黑暗之于眼睛。

47基督徒在这三点上探究道理,即诫命,教理,信仰。诫命使心退出情欲,教理引导它到一切事物的真知,信仰领它去沉思圣三位一体。

48有些奋斗努力的人,只能驱走情欲的念头,有些则能割断情欲本身。前者是藉唱赞美诗,祈祷,祈祷,心的上升,或某些别的适当方法,而驱走情欲的念头。后者则是藉着轻视那些引起情欲的事物而割断情欲本身。

49引起我们情欲的事物是女人,金钱,赏赐等。人在离群独处后,已藉节欲而完全克制身体,他就能轻视女人。人对现在所有能心满意足时,他就能轻视金钱。人若实践阴德(只有上帝才知道)时,就能轻视荣耀。其它的事也是同样情形。人若贱视这些事物,就永远不会对人发生憎恨。

50人若已抛弃了女人和金钱一类事物之时,他在外表上就已经是一个修道士了,但是内面还不是。只有已经抛弃了一切有关这些事情的情欲思念的人,在内心上才是修道士。作外表上的修道士容易,只要是人愿意;而在内心上是修道士却只能藉许多苦斗而完成。

51在这个世代,有谁是已经完全解脱了情欲之恩,并且已达到真纯的祈祷,超越于尘事呢?因为这些就表示一个人的内心已经是修道士了。

52我们的灵魂内藏有许多情欲。当它们的行为被暴露之时,它们也就被表显出来。

53在没有可以引起情欲的事物时,人若能不被情欲扰乱,这种人是已经一部份达到无欲了;但是那些事物若一旦出现,情欲就立刻迷乱了他的心。

54不要仅仅因为引起情欲的事物不在场,就以为你已全无情欲了。要有可以引起情欲之原因还在,而你仍能不动摇,既不为事物本身所动,也不为其后对它的回忆所动,那么,你就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无欲的境界。但是不要轻忽地假定德性已经建立,情欲已死,因为你若不小心,情欲必会再回来。

55人若爱基督,自必尽量效法祂。例如基督曾不停地对人行善;在被恶待或受骂之时,祂老是忍受了;在被人鞭打和引去就死之时,祂也含忍而绝不归咎于任何人。这三点就是爱人的具体表现;不能做到这些,而说自己是爱基督或已进入祂的国里了,就等于自欺。因为祂说:『凡称呼我下[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那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祂又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等。

56救主的诫命,整个目的是在使心免于放纵与憎恨,指引它去爱祂与爱人。这些诫命生出一种以行为表现自己的神圣知识的光。

57你若从上帝那里得到几分知识,不要就疏忽爱和克己。因为这些能清除灵魂的情欲部份,经常为你准备寻求更深知识的道路。

58获得知识的方法,就是无欲及谦卑,「没有这些,就没有人能见主』。

59因为『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所以你应将爱心与知识联合,你必不会自高自大。属灵的成就既能造就你自己,也造就与你接近的人。

60爱心能造就人,因为它不嫉妒,也对怀嫉妒的人,或幼稚地表现可被嫉妒特点的人。不觉难受;爱不认为它自己已经得着了(腓3北);当它是无知之时,就诚实地承认它的无知,因此它可使心不致自高自大,常常愿意求知识的进步。

61自夸和嫉妒若是随知识而来,也属自然之事,特别是在开始的时候。自夸只是内在的过失,而嫉妒却是内心的及外在的过失二者都有,(当其指向着有知识的人时,就是内在的过失,当其被有知识的人所使用时,就是外在的过失)。因此爱能避免这一切邪恶;爱能避免自夸,乃因『爱是不自夸』,它能避免心里的嫉妒,乃因『它是不嫉妒』,它能避免外在的嫉妒,乃因『它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因此有知识的人必须加上爱心,免得自己的心受伤害。

62  已经得到知识恩赐的人,若仍然对人有烦恼,或恶意,或憎恨,他就好像荆棘或刺在眼睛里一样。因此知识必须与爱联合起来。

63  不要全部顾到你的肉体,而应为它定一个纪律生活,然后全力转向内心。「因为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虔敬,凡事都有益处等等』。

64  人若不断关切于内心的生活上,他就是清醒的,忍耐的,仁慈的,谦卑的,不仅如此,他还沉思,研读教理,和祈祷。这就是使徒听说的『顺着圣灵而行』。    

65人若不了解怎样顺着属灵的路而行,就不会注意到解除情欲的思念,而只是专心于肉体。这样,他既贪酒好食,又放荡,满具烦恼,发怒,怀着恶意,以至黑了自己的心;要不然,他就过着刻苦反常的生活,使心变得黑漆无光。

66  上帝所赐给我们使用的东西,圣经并未取消一件,但是却禁止不适当的使用,纠正不合理的使用。例如经上并不禁止饮食,生孩子,保有金钱和它的正当处理,但是禁止贪酒好食,奸污等;还有,它并不禁止我们想到这些事物(因为它们就是为此而造的),但是禁止对它们有情欲的思念。

67  我们为上帝所行的,有些事是依照命令而作的,有些事却不是遵照命令,而是有如所谓的自愿的供献。例如我们必须爱上帝,爱我们的邻人,爱我们的仇敌,不犯奸污,不杀人等,都是遵守命令,我们若背犯任何这些命令,就会被定罪。不是遵照命令的事情乃是独身生活,不婚,贫穷,退出尘事而过隐居的生活等。这些事是当作礼物之用,所以我们若因软弱而不能完成任何命令之时,也可藉这些去告慰我们至善的主。

68  人若重视独身生活和童贞,必须『腰里束上帝,灯也要点着』;藉着克己可束上腰,藉着祈祷,沉思,和属灵的爱就可点上灯。

69  有些弟兄认为圣灵的恩赐是于他们无份。因为他们忽略了诫命的遵行,所以不知道真诚信仰基督的人,一切神圣的恩赐总在他里面。由于我们的懒惰,我们远不及活跃在上帝里面的爱,远不及将我们里面的神圣财宝指示给我们的爱,自然我们就认为神圣的恩赐是在我们外面了。

70 照圣使徒听说的,倘若『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并所积蓄的一切智慧和知识,都在祂里面藏着,那么,所积蓄的一切智能和知识也在你心里藏着了。它们按照你们每人藉着诫命所达到的纯洁程度,在你们心里显示出来。

71  这就是藏在你心田内的珍宝,但是因为懒惰,你还未曾找到它。因为你若已经找到了它,当然愿意变卖一切所有的,去买了那块地。但是你既然已离开那块地,逗留在那外面的地里,在那里除了荆棘和钩刺之外,你找不到甚么。

72 因此救主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当他们藉爱心和克己来洁净自己时,就必得见祂及在祂里面的宝藏;当他们增加自己的洁净时,就必能更清楚地看见祂。

73因此祂又说:『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万物于你们就都洁净了』,因为你不再专心思于身体的事,而是勤于洁净心灵(基督称它为心),消除怨恨和放荡。因为怨恨和放荡能沾污心,能阻止它,使它不能看见那藉着神圣洗礼的思典,而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

74圣经把德称为道。一切德性中之最伟大的就是爱,所以使徒曾说:『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这道使我们轻视尘世,不愿意再选取暂时的事物,而抛弃永恒的。

75对上帝的爱能抵制私欲,劝导心遏止享乐。对邻人的爱能抵制发怒,使心轻视荣誉和财产。这些就是救主交给店主的二钱银子,请他照应你。但是你不可忘恩负义,与强盗联合,免得你再受伤,这时你不是半死,而是全死了。

76清除你心里的忿怒,恶意,和可耻的思想,然后你能知道那住在心里的基督。

77谁曾拿同体的及可敬拜的圣三位一体之信仰照耀你呢?谁曾对你宣称那圣三位一体中之一位的化身呢?谁曾敢给你那无形事物的原理,或那有形世界的创生和完成的原理,或关于从死里复活及永生的原理,或关于天国荣耀及严厉审刊的原理呢?不就是那住在你心里的基督恩典吗?这就是圣灵的凭据。甚么比恩典更大呢?或者甚么比智能和知识更好呢?或者甚么比福音更崇高呢?但是我们若疏忽怠慢,若不清除那些阻当我们的事物,将那使入迷糊不清的情欲从我们心里扫除出去,使自己能更明白地看见这些事物的原理,比太阳还要明白,就应该归咎于自己,不要否认那住在心里的恩典。

78上帝既然已经准许你有永远幸福,并已将圣一双赐你为凭据。就命令你注意自己的生活,这样,你不再受情欲的束缚,宁可开始享受这些幸福。

79你若已绝领受了神圣的和崇高的启示,就应勤于注重爱与克己;这样,你的情欲不兴。你才能保持灵魂的光使之连续不熄。

80以慈爱去检查灵魂的恼怒部份;以克己制止它的贪欲部份;以祈祷给它理性部份的翅膀;这样心灵的光必永不暗淡。

81毁灭爱的事物就是羞辱,伤害,毁谤(或是信仰上的,或是日常生活上的,)鞭打,打击等等,无论这些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或对亲属,或对朋友。因此人若用任何这些事物去毁灭爱,他就是还不知道基督诫命之目的。

82尽可能地切切爱众人。你若不能这样,至少不要恨任何人。然你若不轻视世界万物,则你连这点也不能做到。

83有人曾经骂过你么?不要恨他,只恨詈骂和那鼓励他骂人的魔鬼。你若恨骂你的人,就是在恨一个人了,这就犯了诫命。于是他只用口,所犯的罪,你却去行为上犯了。你若遵守诫命,就要表现爱的行为,若是可能,你应当帮助那人解脱罪恶。

84基督不要你对任何人,或为了任何俗世事物而有怨恨,或烦恼,或发怒,或怀任何恶意。四福音书上处处都在宣告这一点。

85我们当中说话的人太多,而照着话去做的人却很少。因此任何人不应混杂上帝的话,去适合他自己的怠慢,而是应当承认自己的弱点,不要遮隐上帝的真理,免得他不仅是背犯了诫命,甚至是犯了曲解上帝的话之罪。

86 爱和克己可解除灵魂的情欲;阅读和沉思可解脱心灵的无知;固定的按时祈祷可将它带到上帝面前。

87当魔鬼看见我们轻视尘事,免得因此而恨人,而丧失了爱之时,他们就煽动对我们的毁谤,希望我们因不能忍受那苦痛而憎恨那毁谤我们的人。    

88 在灵魂的一切痛苦中,没有比毁谤更难忍受的了,无论那是对信心或是对生活方面的毁谤。没有人能够轻视它,除非他能像苏撤拿那样仰望上帝;只有祂才能解脱人的苦闷,就像祂对她所行的一样;只有祂才能完全报应人,才能用希望去鼓励灵魂。

89 看你用灵魂为毁谤你的人祈祷的程度如何。上帝成全那些被毁谤的人的程度也如何。

90  只有上帝才是本来就美善,只有仿效上帝的人才是从本意而成为美善的。因为祂的目的就是要把坏人与本来就是美善的祂联合一处,使他们也变成美善。因此被人咒骂,祂就祝福,被人逼迫,祂就忍受,被人毁谤,祂就劝善,被人洽死,祂就为祂的谋杀者祷告。祂所行的一切,都是为了要达成爱的目的。

91 主的诫命教我们合理地使用我们的资力;合理地使用资力可洁净灵魂,洁净灵魂可产生明见;明见产生无欲,完全的爱就是由此而生。

92人在试探开始时,若不能宽恕朋友的过失(实质的或表面的),他就还未达到无欲境界。因为当灵魂内的情欲被引起之时,它就迷糊了悟性,阻止我们看见真光,或是阻止我们辨别是非善感。这种人也还没有完全的爱,这种爱能除去对刑罚的惧怕。

93 『忠心的朋友是没有代替者』 。因为他将朋友的不幸当作自己的不幸,忍受祸害,与朋友共患难,至死为止。    

94 人在富贵时有很多朋友,但是在受考验时,你一个朋友也找不到。    95 真心爱众人;把盼望只付托上帝;尽心尽性事奉祂。因为只要上帝在保护我们,则一切朋友必尊重我们,一切仇敌必无力对付我们。但是祂若离弃我们,我们也必为所有的朋友离弃,敌人必逞强反对我们。

96  上帝的离弃有四种。第一是因为天定计划,如像主的情形,藉着表面的离弃而使那被离弃的人得救。第二是为了考验,有如约伯与约瑟的情形,使他们像纪念物一样地表彰出来,一个是勇气的纪念物,另一个是贞节的纪念物。第三是为了属灵的教育,有如使徒的情形,使他由于谦卑,才能保守丰盛的恩慈。第四是以改变悔过为目的,有如犹太人的情形,由于神的处罚,他们才可能屈膝悔改。这一切都是拯救的方法,充满了神的仁善和恩慈。

97 只有严格遵守诫命,和真正接受神圣审判的人,才不舍弃他们在受考验而被上帝所离弃的朋友。但是那些轻视诫命的人,和不知神圣审判的人,是可与朋友共富贵,但是当朋友被考验及有灾害之时,就舍弃了他,甚至与他的敌对者结合。

98  基督的朋友是真心爱众人,但是他们却不为所有的人所爱。世俗的朋友既不爱众人,也不为众人所爱。基督的朋友自始至终都保持他们的爱完全,世俗的朋友则只能维持到他们彼此为某些俗事而发怒的时候就分裂了。

99 『忠心的朋友是一个坚强的保障』,因为对幸运的朋友,他是很好的商谋者,和道合的帮助者;对不幸的朋友,他却是最诚实的扶持者,和同情的防护者。

100  很多人在谈爱,但是寻找爱,只能在基督的门徒中你可发见,因为只有他们才有真爱,是爱的教师;对此,经上曾论过:『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奥秘,各样知识,却没有爱,我就称不得甚么』。因此人若得着爱,就是得着上帝本身,因为『上帝就是爱』。愿荣耀永远归于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