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谜
作者:佚名
三、人的死亡之谜
灵魂不死 在天主教会以外的我人能得救吗? 有没有命运? 我们发既然早已命定了的,哪里还有自由?
为什么天主容许有人丧失灵魂? 我立过恶表:还有希望吗? 只为一个罪而要受永罚吗? 谁不认识基督,就不能得救吗?
在天主教会以外的我人能得救吗? 只有十四亿四千人得救吗? “他们要承受地地”这话表示什么? 世界末日是否已近?
太阳上将有异兆?      
三、人的死亡之谜 灵魂不死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灵魂永远不灭?


我们在此向读者提出四条途,以证明明灵魂永远不灭。当然,在这里,我们仅能把它约略多于提一提而已。以后要请读者自己去细想,沿着每一条途径朝前走去。同时还请读者注意,这四条途径虽各不同,却途同归,不可把它们分开。
第一条途径:衣读者反省一下自己的行动。你必然会发现,有些行动一定与物物相连不分,如:走路、观看、饮食等。除此之外,你也人发见其他更高尚的、不能只靠物质的能力来完成和行动,如想念天主、真理、美化等非物质的东西。
人能思、推理、发现新的定律、控制自然界的物资能力,以供人类使用。人也能用自己的智力,促进文化发明科学的东西、创造艺术的佳作。
人也能喜爱那些与物质和时空等分离的东西,甚至于他也会愿意那些与他物质本性的要求相反的事物,如:牺牲、捐、忘我、无私等:而且如果他从自己物质的本性,满足经的要求的话,也会深深地感到内心的惭愧和遗憾。
假如人只有物质,一切都是物质的话,那么他怎么会有这些现象的呢?纯物质的东西,怎能产生这种远超出其上下班精神行动呢?
任何行动,凡是在本质上超乎物质之上的,都需要一个本质上超乎物质的根源;就是说,需要一个非物质的,亦即精神的根源。在人内,这人精神的根源,就是我们所谓的“灵魂”:
凡是属于精神的东西,都有一个不会毁灭的本性,即没有物质的也能存在的本性。只有那些物质的或本质上属于物质的东西,才会死亡毁灭。
人的灵魂,由不得它们本质超乎物质之上,所以就是在与物质分离之后,仍能继续生存,不与肉体一起死亡。灵魂永远不灭。
第二条途径:请反省一下,那些深主在你自己的心灵中,不能排除的愿望。这样的愿望,不仅你有,人人都有。主要的可以分为三大类:一类是对常生不死的不能抑制的希望。这三类的愿望,不是在时间中产生的,而是与生俱来,深值在人的本性里,绝对无法把它们消灭的。它是这样深刻、这样自然、这样普通,可以说是出于人性一般的要求。
假如人性天生的这些愿望和要求不能得到满足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说,在这个秩序然,有条不的自然界里,只有这万物之灵,得天独厚的人类,怀有这种极大的矛盾,荒谬可笑的现象,成为世界上最可怜的东西,永远不能达到自然已的目的。
出于人类本性的这三类愿望,一如其他天生的普通性的要求,必然是会实现的。当然不是在现世,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可以看到,强凌弱,众等等不平和现象到处都是:灾患难和死亡,也在不断地发生。所在地,在现世的生命之后,必然还有一个生命。那时,正义必需要胜利,人人都要得到公平的报酬:凡是现世行善修德,多作义举的人,必需品得到一种圆满的幸福:他们的生命永无尽期。
现在再请读者静思一下:假如人一死之后,什么都了,那么不管是一个壮烈的殉道,身成仁的义人也好,或是一个成性,人如麻的魔王也好,是一个洁身自持的贤者也好,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匪也好,是一个安分守已的良民也好,或是一个不务正业,同归于尽:而对这样极不公平的正义感吗?这种要求的结果,大家都一死百了,同归于尽:而这样极不公平的公道的事,你不觉得自己内心涌起一种不平的正义感吗?这中要求公道的需要,是深在你和每一个人心灵中的一种不能泯灭的自然感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会有这种感觉:一个人的凶手也决不会没有的。
第三条途径:请查考一下世界各国民族的历史,你就会发现,地无中外,进无古今,人类终常有这个信念:人的肉体毁坏之后,还有 个更精粹更崇高的部分,仍将继续存在,不会跟肉体一起毁灭的。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不相信人死后都有另外一种生命的。现在在经考古学家发掘出来的那些史前的坟墓,都在证明,连史前的人,也爱种人死后犹能生存的信念。
每一个世代,那些伟大的人物,都会称述并维护了这端精神不死的真理。就是连那些未开化的原始民族,也用他们的方式,表示自己相信,死亡并不是一切生命的结果。
第四条途径:请读者也考察一下天主所启示的话。天主就是真理:为此,他不能错,而且他也是真实的,决不会谎言欺人。如果你翻阅一下圣经,那么你就会发现,无论是在旧经约里,槿是在新里,天主最多次也最清楚地启示的真理,就是人有一个身后的生命:换句话说,人在去世之后,他的灵魂将继续存在,永远生活下去,或者永远幸福,或者永远受苦。要是否认灵魂永远不灭这端道理,那么就等于指控那位至圣的天主,是一个说谎的大骗子。
天主教会,由于耶稣基督所创立,为保管天主所启示的真理:她是一位不能错误的导师,为给人类讲解这些真理。教会常把灵魂永远不灭这端道理,作为教会训导不能错误的主要柱石之一,并在拉特第五届大公公文中(一五上三年),把这端道理定为信理。再者,教会屡次吩咐教友们在信经中:“我信常生。”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人在自己的身内,带有一颗永生的种子
“面对死亡是人生最大的谜。人不仅是为痛苦及肉体的逐渐肢解所折磨,其尤者,是害怕自己永远消逝于无形。人对自身的绝对化为乌有,表示深恶习痛绝,出自人心本能的冲动,这点是正确的。但是,人性内所有不可能归属于纯物质的永生的种子,却起而对抗死亡。技术所进行的诸多尝试,虽极有,可是不可能平息人内心的优虑。今天生物学所获致的延年的成就,不可有满足人心所怀有的那咱不可抑制的对永生的期望。(现代,18)
三、人的死亡之谜 在天主教会以外的我人能得救吗?

据说在天主教以外的人,不能得救。这话正确吗?


在真的教会以上的人,是否能够得救,这是一个令人最感手的问题。事关人类绝大部分的得救或,所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的确,目前有五分之四的人,不在耶稣所立的真教会之内。
如果我们再想一下,在这些人之中,有许多有并不是由于他们自己的罪过,不认识基督的真教会,因而没有加入。
还有那些生活在基督以前的人。按照科学家的见解,在基督以前,人类早已存在了一个很早的时期。难道这许多人都没有得救,都要完全永远吗?
为能正确答得这个问题,必须谨记两端同样确实而不容异议的信理。忽视其中之一,那些所得的答案必然错误,也不能解答我们的这个难题。
第一端信理,就是天主愿意拯救所有的人。天主实愿意人人都能得救。耶稣基督的确良是为了拯救一切的人,百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人人都有得救的可能,只要不犯罪,谁也不会永远:换句话,除非人故意作恶,不愿意利用天主赐给众人救灵方法,坚拒天主的援手,决不会丧失灵魂的。
所以,无论是谁,不管他有什么身份,有怎样的生活环境污,如果他“尽其所能”,按照自己的良心做事,遵守伦理道德的一切规律,敬他所认识的神,那么他一定不会,却要被天主安置在得救的情况下。圣保禄写道:“天主愿意人人都能得救。”
然而,天主怎样使人人都能得救呢?这就与我们所要讨论的第二端信理关。这是天主教会里,早已用以下这句话表达出来的信理:“教会以外,没有救恩。”在很古的时候,教会里已经流行着这句话。
耶稣基督创立了自己的教会,作为唯一的负责者,以分施他的救赎大恩:因此,他的教会,是使人获得救恩的“唯一途径”。
教会自古以来,世世代代,继续着基督的工作,成为基督的延长部分。为此,谁若不属于教会,就不属于基督。可是,谁若不属于基督,就不能得救:因为世人不拘是谁,咻有在他内,才能获得者得救恩。所以,“教会以外,没有救恩。”
既然如此,那么怎样解答我们的问题呢?
这第二端信理,初看起来,似乎与前面第一端信理不合,地法协调。为免令人心寒。可是,我们按照教会的解释来了解它,才不至于把它误解了。
耶稣基督创立了教会,也是为了教导普世的人类,成为万民的导师:只有她能够解释天主所启示的道理,决不差错。为此,如果我们按照她的解释,我们就决不会错,也能解决我们的难题。
按照天主教会的教导,世人属于耶稣基督手创的唯一真教会,可有种种不同甘共苦方式:就是说,可有各种不同甘共苦归属等级。:
天主教徒,即已经领受圣洗,明认信德,接受教会正式神牧领导的教徒,就是以最完善而有形的方式,归属于耶稣基督的教会。
至于其中所有的人,凡不是由于自己的罪过,而不认识教会的(因而不能有形的方式参加教会),灵魂上却保有天文的圣化圣宠,因为他们曾经借着天主实行圣宠的神佑,而完成了一个爱神或悔过的行为(这种实行圣宠,谁若出于无知而尚未领洗,且尽其所以,行善避恶习的,那些仁慈的天主,决不把它赐给他的)这样的人,无形中也属于基督和他的教会。这是由于天主圣化圣宠之力:而这种对化圣宠是无形的。
对于那些由不得无知,不是由于自己的过失,而不认识耶稣基督的真教会的人(例如善意大利新教徒),甚至于那些完全不认识耶稣的人(例如那些原始民族,只要他们能按照自己良心的旨示,过直的生活),对这样的你来说,以这种无形成不完善的方式,属于教会,是必要的,也是足够的。
然而,谁若已经充分认识基督和他的教会,就必须正式参加这个教会,即领洗,明认教会所有一切信理,服从教会内的合法神长,做一名忠实的信徒,至死常要留在教会内,才能得救自己的灵魂。当然,他的处境,要比前面那些不完善地属于教会人好得多:他也远更容易解救自己的灵魂。不过,他的责任自然也更重大。
这就是“教会以牙,没有救恩”这句老古话的真意义。如果我们这样来了解客观存在,它就一居为一个难题了,了能与前面那条极能慰人心的道理:“人人都能得救”,完全协调而不相抵触了。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基督为了拯救众人而死
“一切教会在过去和现在均一直坚持,基督是为了众人之罪,以其无限仁爱,甘心情愿受难受死。因此,教会的职责就是宣扬基督的十字架,作为天主普爱众人的标志,发及一切圣宠的众源。”(非基)
为得救恩,教会是必要的
“大公会议特别向天主教徒致意。大会谨遵着圣经和传统,强强调这一旅途中的教会,为得救是必需的。因为得救的唯一中保和途径,就是基督。他在自己的身体内,就是在教会内,和我们在一起。他曾亲口明白地示信德及圣洗需要,同时确认了教会的需要,而圣洗则是进入教会之门。所以,谁若明知天主借耶稣基督所创立的天主教会为得救必经之路,而不愿加入,或不愿意在教会内坚持到底,便不能得救。”(教会,14)
天主教徒的责任
“领有基督的圣神,又接受其教会人全部组织,以及教会内所设的一切得救世主的方法,同量在教会的有形组织内,以信仰、圣事及教会行政与共融的连系,并借着教宗和主教们而治理教会的基督联合在一起的那些人,便完整地参加了教会的社团。可是,虽已参加教会,却不坚守爱德,身在教内,而心在教外的人,仍旧不能得救。不过,教会的全体子女,要记得自己的卓越地位,并非由个人功劳所致,而应归功于基督特殊恩宠。如果不以思方行为去报效,不惟不以得救,而且还要导致严厉的审判。”(教会,14)
非天主教基督徒的责任
“对于已经受洗,而享有基督的美名,但不承认全部的信仰,或不保持在伯铎继承人领导之下的共融统一的人们,教会自知有多种理由,仍与他们相连。
因为,有许多人,尊圣经为信仰处世的标准,表现着实的宗教热诚,虔信全能天主父及其子基督救世主。他们领过圣洗,因而与基督相连,甚至在他们的教会中团体内,承认并领受其他的圣事。他们中不少的确良还有主教在职:他们举行对体圣事,并且对天主之母贞利亚怀有爱之忱。此行还有祈祷,以及其他善工的互通共融,甚至于在圣神内某种程度的真正连结:因为在他们中间,圣神也用恩宠运行其其圣化的德能,并且坚固了他们中若人,直至流血致命。
同样的,圣神在所有基督的门徒中,激起希望与行动,使大家按照基督规定的方式,和平地统一在一牧一之内。“(教会,15)
非z基督徒的责任
那些尚未接受福音的人,则由各种方z式,走向天主的子民。
其中首推那曾经领受过盟约和承诺的(以色列)民族:按血统基督就是从此出生。这一蒙选的民族,为了他们的祖宗,也是极可爱的:因为天主对自己的恩赐和选择,并没有反悔。
不过,天主救人的计划,也包括着那些承认造物主的人:其中首推回教徒。他们自称具有亚巴的信仰,同我们一样地钦崇唯一的、仁慈的、未日将要审判人类的天主。
至于那些在幽暗和偶像中,寻找未识之神的人们,天主离他们也不远,因为赏给众人生命、呼吸和一切的仍是天主,而且救灵世者愿意人人都参得救。原娅那些非因自己的过失,而不知道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的人,却诚心寻求天主,并按照良心的指示,在天主圣宠的感召下,实行天主的圣意,他们是可以得到永生的。
还有一些检,非因自己的过失,尚认识天主,却不载天主的圣宠,而勉力而度着正直的生活,天主上智也不会使们缺少为得救所必需的助佑。在他们中,所有任何真善的成分,教会都视为之为接爱福音的准备,是天主为光照众人得到生命而赐与的。”(教会,16)
教会是拯救普世的奥迹
“凡天主子民,在这世界的旅途上,所能提于人类大家庭的好处,都出源于一点,就是教会是”拯救普世的圣事“揭示并执行着天主爱人的奥迹。”(现代,45)
三、人的死亡之谜 有没有命运?

  命运究竟有没有?如果有的话,它晨天主手里呢?还是由我们自己所造成的?


从那位伟大的哲学家拉图曾说过,不管讨论什和问题,首先要把目标弄清楚:就是说,要先明白,究竟是要讨论什和问题。
我想知道,是关于命运灾个问题。是不是有命运?它是在在主的掌握中呢?或是采有诸我们的手?命运这个名词指的是什么?
一般人对于命运,往往抱有一处很不正确的观念。他们以为命运,就是一个人在世界上所处的生活环境,包括他自己个人的、家庭的、社会的,以及伦理的等等方面。不过,这大多数是指一种不很幸福的,巴不和能摆脱的环境。要改造这种环境,虽然不能够说不可能,可是往往很不容易。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就是看个人自己的作为,还是那些不能由人管制的情势:如果是个人自己的作为,那么就是说他造成了自己的命运,如果是由于客观的情势,那么就说他到这样的命运,情势是不能预料,因而越与个人的作为无关,就越说这是命运造成的。
然而,不管怎样说,都不是真正义的命运:因为那种后来所遇的环境,全部至少一部分,是个人自己导致的,本为他所应预料可预防的,止可远避的:可者好果与他的意志无关,那么就与别人的意志有关,不管他是第二个人,或是天主上智的安排。
至于那真正义的命运,是指一种超然而的力量,多数是盲目的,的。有人把它想成一个无定位的东西。其实,这样的命运,根本不存在,不管是对青年,可是对成人。有人则把命运看做一样有位格的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命运就是一种绝对专制的恶习势力,也是根本不存在的:因为,就是魔鬼及其牙,也不能用力,超过天主所容许的限度。
除此之外,命运还有一脸皮特别的涵意,有时我们所说的命运,不是指这种纯属暂时现工的处境,而是指那种决定性的或永远的处境。凡是有理性的爱造物(包括天使和人),结了造物主所定的考验时期之后,都要在那样的处境里,发作最后的决定,看看他们是否曾经善用自己的自由。
这个决定永远祸福的关键,也就是我们有是所说的“远的命运”,并不是“无法抗拒的宿命”,而是一种具有“赏”“罚”作用的报应。的确,取得天堂的永福,或受地狱的永祸,都要看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从”或是“抗拒”天主圣宠的引导。所以,照这样来说,命运实在操在我们自己手中。
没有一件事,不受天主管制,不是天主上智安排的:这是千真成确的事实。的确,不管是善也好,或是恶也好,都逃不过天主的手掌:因为,假如没有天主的感召和他圣宠的神佑,人就连什么善也做不到:至于恶,如果天主不容许的庆,民决不会发生的。为此,关于永远祸福这方面,没有一件事是“注定”要发生的。照这样说来,我们的命运是在天主手中。
总而言之,所谓“命运”这个东西,如果把它解作一种具有决定作用的超然而必然的力量,对任何一个有理性的受造物来说,是绝对不存在的,完全是由人虚构的:因为常有自由意志的作用干预其事,不管是受造的人,或是主宰一切,统治万物的天主。
如果命运解作“结局”即终向可目的(例如:善、忠事天主、信基督、永远的幸福死后的永生、肉体光荣的复活等),那么就有这样的命运。不过,这样的目的,向自由的意志提出,作为在伦理方面一项绝对的应务时人的意志可以从,也可以反抗的。为此,这样的结局,并不是必然的,而是有条件的,即械看人的自由意志有什么反应而定。
所以,在人自由择之前,并没有什么“事先”已经决定的“必在”的“宿命”。谁若自由地作了一中择,而且至死没有把它改变的话,那么由于他的这个自由决定,必然会有相对的效果,或是永远的幸福,可是永远的大祸。 里根本谈不上“命运”,更不用说,“宿命”了:
三、人的死亡之谜 我们发既然早已命定了的,哪里还有自由?

天主用他无穷的智慧,早已知道,我们将来要升天堂,或下地狱。所以,我们早就命定了。如果我们命一了要下地狱,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哪里还有自由呢?


很少其他的问题,像这个所谓“命定”的问题,这样深奥通明的,有不少善良的灵魂,谨小慎微,努力行善避恶,想到了这个命定的问题,也会不寒而,深感不安,几乎绝望之中。我们之所以要这样恐慌害怕,往往是因为他们只看到问题的一面,而没有把这个问题的各方面都看清楚。
相反的,如果对这个问题,作全面的观察,那么心中自然会产生很大的安全感,精神上也会有不少的宽慰和镇定的感觉。事实上,天主教关于这端命定的道理,涵好几方面:只要我们把它们放在一起来看,心里就会觉得平安而无忧无虑了。
以下就是命定这个奥秘所具有的几点光明之处。这里只讲一个大概,不能详细论一切。
天主创造了我们,是为了实行一个爱的计划。没有一个人是被天主造来为受永罚的,人人都是被造来受永神 的。给所有的人,并从使人人都有得救的可能。为了实在使众人都能得救,他特地派遣了自己的唯一圣子降生成人,死在十字架上,来补赎人类所犯的罪,并使人人都能利用这救世主的大恩。
每一个成年人,不管他生活在什么环境里,如果他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秒钟,尽其所能,努力行善,他就能得救。没有一个人,丧失自己的灵魂,不是由于他自己的罪过的:这都是因为他怙恶习不悛,不肯使用天主给他的各种救灵魂的方法。
死亡来到时,才结束人生的考验。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能回头改过,重新找到得救的道路。只要人还有一线希生命,谁也不应该说:“我什么办法也没有了!”须知这种失望的态度, 最大的罪过之一。出卖耶稣的恶习徒茹达斯,就是犯了这样的罪:他之所以永远丧,不是因为他出卖了耶稣,而是因为他灰心失望,不想得到天主赦免他的重罪。
天主是无穷的智慧,一切都知道:他是全知的,当然也预先知道我们整人一生的经过情形,因而他也预见我们将来永远的结局。所以,天主早已知道,我们将来要永远得救,还是要永远
不过,预见是一回事,预定却是另一回事。天主的预见,并不消除我们的自由。天主预见我在一生之中,以及在临死的时候,怎样使用权的自由,而且他也完全知道,我所要做的一切的事。
然而,虽然天主从无始之始,早就看见我要怎样自由的决定,可是我是完全自由:我可以自由地选择善行,也可以自由选择恶行。所以,我我得救或丧,完全是在我自已手中,完全要看我自己的行动,完全由我自由择。
我的永远结局,并不是由天主任意预先已经决定了的,好像是一种宿命脉那样,只是由天主照我自己择所预见和预知的。
在全知的天主看来,一切未来的事。都如同同在目前的事一样:因为一切为他,从永远都已在他面前了。(天文学家也能“预知”日蚀和月蚀的日期和情形,却并不是“预定”这些现象!)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天主预定世人相似基督
“永生天父,按照他智慧与慈善内的自愿而深奥的计划,创造了宇宙,决定提拔人类分享天主和生命: 粉在亚当坠落,天主独未舍弃:为了基督、赎世者、”无形天主的肖像、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天父仍不断地协助人类得到救援。天父在万世之先,已预知所有被选的人们,”并预定使他们与圣子相似,好使圣子在众弟兄为长子。天父又决定,使所有信奉基督的人,召集在圣教会内。这一个教会,在天地原始的预像,在以色列民族的历史内和旧约中,已经奇妙地准受善,在最后正式成立,借圣神的光辉显示出来,在世界日将要光荣地结束。到那时候,按教父们的说法,所有的义你,从亚当开始“从主人亚伯尔直到最后个义你”,将要在天父面前,共聚在大公的教会内。“(教会,2)
三、人的死亡之谜 为什么天主容许有人丧失灵魂?

“ 在祈祷时,感到失望,因为我过去亲身经历的事, 使我相信,天主不大照顾我们。为什么天主不阻止我们犯某些错误呢?为什么虽有善人的祈祷,他仍然让人死在罪里,永远丧失自己的灵魂呢?”


首先我要请你放心:因为你在信上所表示的对天主仁慈的怀疑,并不构成一处相反信德的罪(纽这产说过:一万个疑问,也不以成为一个不信):这只是在说明,你是在受着考验。只要你以谦逊而持久地祈祷,那么这考验,对你反而有,成为一个立功的机会,使你从此能有更光明坚强的信德:真如同在风雨后,天空显得更蔚蓝可爱一般。
在耐心而有信心地期待光明来临之前,先和一些慰人的真理,来滋养你自己的心神。我们坚信天主仁慈的爱护和照顾,就是立基在坚确的真理上。现在让我只给你提出三条这样的真理,以证明天主对人爱护照顾的三个特征,同时了通俗解答你来信中民提出的几个疑问。
仁慈的天主爱护照顾人类时所遵守的第一条定律,就是他万分尊重人的自由。天主行事极有节制,绝不强迫 遵守他的法律,利用他的对宠神佑,或接受他的天堂永福。他很慷慨大方地把他的思宠提供给所有的人,可是他让人有完全的自由:对于他所提供的神恩,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为了尊重有理性的受造之物这种至上的自由,天主甚至于不怕看见自己的仁慈爱心受人轻,自己的法律被人视,自己的唯一圣子害,自己至爱莫能助子女永远丧。这都是因为他万分重视受造之物的尊严,以及对他敬爱。服知道,没有自由,就没有真正的爱。
我们也应该注意,有时我们也为自己所爱的亲友改过正善,救已灵魂而祈祷。天主在俯听我们这种祈祷时,也常尊重我们亲友们的自由,让他们自己选择绝不稍加勉强。他不愿意把永福赐给世你,有如一种令人羞愧的布施,可强人接受有礼物:相反的,他愿意把它作为一项礼品,让人自动去选择。
天主爱护照顾人类时所遵守的第二条定律,就是他极其慷慨,给所有的人都赐给非常丰富,永流不竭的恩宠,使他们能够远避罪恶和地狱永苦。除非人故意拒绝天主的神恩助佑,谁也不会犯罪而丧失灵魂的。
我们只要回想一下,天主为了使你人都确实能够救自己的灵魂,竟不惜命他人唯一爱子渗死在十字架上,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天主实在愿意人人都能得救,没有一个人丧。
所以,如果我们故意犯罪,决不是因为天主帮助不力,所赐的圣宠神佑不,而是为为我父不愿意接受他的帮助,不肯与他的圣宠合作。天主常准备帮助所有的人,常很宏大量地完全做到了在他方面军的事。
那么有人至死也不肯悔改,这样的情形,应该怎样解释呢?我回答说,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在天主方面,也绝对不是他没有供给充分的圣宠神佑,使人能够加心转意,救已已灵魂:这是绝无疑问的事, 我们可以希望,这些不幸的人,就在生命结束那个最紧急的关关,终于拿住了救世主抽他们伸出的援手,因而救得了自己的灵魂。天主是无限仁慈的。有谁知道,他不会在那永远祸福所系的决定性时刻,显一个恩宠的奇迹?
天主爱护照顾杨人时候遵守的第三条定律,就是他常愿意我们得,只想造福我们,谋求我们永远的幸福:就是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他也在不停地努力,使我们走向永福的天堂,甚至于屡次也相反我们只顾眼前近利的短目光。不论是什么事,凡是在我们身或是天我们所发生的,天主早一一都知道,并细心地预先布置,完全照他无穷圣爱为我们所的计划。
如果你回顾自己的过去生活,就像只看一布的反面,似乎觉得它很粗而不美观:可是,将来有一天,一切都会呈露在真实的光明中。那时,你必将为了这些现在不能明了的事,而称谢赞颂天主。
在天主上智安排的计划中,一切都是恩赐,一切都是爱的礼物,一切都是为我们的好处。现在你回想起来,使你觉到不 这的那些往日由于没有经验而犯的错误,不也是这样吗?天主知道,就是连从任何的恶中,也能成为一种诱燃起我们爱天主的爱火,激发我们修德成圣的动机,促使我们努力向上的策励,显示他无限仁慈的光明标记,最后勤部一件事,使你先法相信的,必然是天主竟会这样仁爱对待世人。请全心地信任天主吧!因为他是你最可靠的友人!
三、人的死亡之谜 我立过恶表:还有希望吗?

圣经上记有这样的话:“无论旬谁,使这些信用卡的小子中的一个趺倒,倒不无拿一块驴拉的磨石系在他头上,沉在海的深处更好。”耶稣所响的话些话,我读子之后,使我失去了内心的平安。许多年前,我曾经给一个孩子立下恶习表。后来我也办了告解。可是,自从我开始细细地玩味圣经上的那些庆,我就再也不能安心了。


你读来信耶稣基督在圣经上所说的那些话,因而失去了内心的平安。可是,你必须知道,圣经上还写着耶稣基督所说的许多其他的话,以歙使你安心,找回你所失去的平安。
现在且让我告诉你,你所引述的那些话,能没有如同你所了解的那样的涵义。
耶稣说的是“小子”,能严厉地威胁那些立恶表而使他跌倒的人:可是,他所指的,能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他是在维护自己的问徒,称他们为“小子”:因为谁愿意跟随他的,必须在精神上自谦自,变成一个小孩子。所在地,他所讲的,是指一种特殊的精婴道路,即信德和纯的生活,有不是指儿童的天真。
以下就是这一点的证明。你来信上所提到的那件事记载在窦福音里(十八6):不过,机样的事,也记载马尔谷福音(九42)和路加福音(九48)里。这两位圣史,没有简单地写“小子”却清楚地注是了:“这些信我的小子。”所以,耶稣严词威胁,以维护的小子,并不是一般的小孩子,而是那些为了跟随耶稣,而自愿成为神婴的门徒。
当然,这并不是说,给小孩子立恶表,是一件没有关系的事。绝对不是!耶稣就在说那严厉的话之前,曾台一个小孩子来,站在门徒中间,以表示在那些自愿精神上成为“小子”的门徒,与那些天真纯朴的小孩,彼此之间,确有相同之处。耶稣的严辞威胁,由于他把两件事相提并论,而往往被人引述,尤其是在讲道的时候,解人给儿童立恶表。不过,把圣经要本来所没有明明说过的话,硬功要归诸圣经,还原是不对的。为什我们 比耶稣基督更严厉呢?
所以,请你也不 把圣经上这威胁之,就此加在自己的身上。
再者,把一块驴拉的磨石挂在立恶表者的颈上,也并不是处他的永罚,绝载挽救余地的意思。泛是什么罪,即使是最重大的的,也抵抗不住爱。耶稣曾经对那个罪妇说过:“她许多无罪无给她赦了,因为她表显了很多的爱。”这就是圣经上的话,使你所失去的平安,再度依赖天主的仁慈。
谁若真心后悔,就表示他的爱:是爱使他难受而后悔。悔罪的爱,不仅是人性的爱:因为人性的爱,无论是多么强烈,总蛤限的:悔罪的爱,也与基督的爱相连:基督战胜了罪恶。没有一个罪,无论是多么大,能低抗得住基督的爱。
再者,你已经办了告解。既然你因着基督,而在教会内办了告解,这就表示爱已经摧毁了罪。所以,请你放心。与其回想以前所犯的错误,不如努力设法,日热爱天主。
有些忏悔之情,更好说它们是不健全的自私表现,不是光明正大而能有助于救灵的真心痛悔。你不是相信天主的仁慈吗?那么,不管过去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相信天主的仁慈才好。天主既然用他自己的话,向你保证,他已经赦了你的罪,那么,为什么你还要这样过度的忧虑不安呢?
现在决意过圣善的生活,这大可确实弥补久已远去的不幸的往事。天主的圣宠,使我们大家都结成一个神肃穆 奥体。这端诸圣共融结合的奥理,使你还能透过这个关系,增帮助那个曾诱坏而使倒的小兄弟。全能的天主自会完成这项奇妙的工作。
你也要想一下,每一个努向上的灵魂,也能把整个世界带着一起上进。你现在的爱,已经把你以前所犯的错误,完全涂去了:因为在圣经上也写着说:“爱德遮许多罪过。”
三、人的死亡之谜 只为一个罪而要受永罚吗?

你真的赞成为了一个大罪,而应受地狱之刑吗?请细想一下:只为了一时之快,而且忍受永远的痛苦,这实在太过分了。难道你认为,这是仁慈的天主所应该做的事吗?慈爱悲为怀的天主,决不会愿意永远折磨一个灵魂的。


多情善感受的人性,尤其是现代人的见解,听了天主在圣引明白启示的有关地狱永苦,令你胆颤心惊的可怖真理之后,自然会起很大的反感。可是,天主启示的话非常清楚,绝不容人曲解。
不过,如果我们平心静气地用理智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就会发现,天主所启示的这端道理,不仅并不与人的理性抵触,而且地狱永苦的处罚,实在非常公平,完全适合大罪的凶恶。
你认为“一时”的罪过,要受永远的处罚,是不公平的:因为惩罚应该与罪过彼此相对。你的意思,一定不是想说,惩罚必须与罪过和“时长”相地“:否则的话,在眼之间所完成的人大罪(如只要动一下枪机),就只应该处以几秒钟的徒刑了。
由此可见,判定刑罚时,所应考虑的,并不是犯罪行为的时长,而是它的“严重性“和”凶恶性“。一个罪行的重大,不是以所费的时间所侵犯的,是天主无限的权利,因而几乎具有一种无限的凶恶性。所在地,它所应得的惩罚,不得不几乎是一种无限的惩罚。当然不是无限强烈的惩罚:因为有限的人,一定无法忍受无限强烈的惩罚:思以,惩罚应是无限制的长,即永远的。唯一与大罪相对的罚,正是地狱的永苦。
为能明地狱永罚之合理,显然必须先明了“大罪“的严重性:就是说,必须对它具有一个正确的观念:其次也是稍稍明了大罪使耶稣基督付出了怎样高的代价:他为了补偿人类的罪,受了多少痛苦。前往地狱的路,经过加尔略山:凡是不幸而落在地狱里的人,必然先踏救主耶稣的鲜血。
你所提出的疑问,使我们便也解答另一个问题:地狱的永罚,是否相反天主无穷的仁慈

首先我要声明的,就是天主不仅是无穷仁慈的,也是无限公义的。假如天主不是无限公义的话,他就不是天主了。
他极其慷慨,赐给每一个人,一切救已灵魂的方法。他为了救每一个人的灵魂,免得下地狱,竟然命他的唯一圣子受尽种种剧苦,惨死在十字架上。如果有人犯大罪,他本来可以立刻降一个霹雳,把他打死,投进地狱的永火里:中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却用种种方法,劝他悔改过,自愿怒他的罪。尤其是到了临终的时候,如果这个罪人还没有悔改的话,天主就用一切可用的仁慈方法,来拯救个这顽固的罪人。不过,如果他恶习不悛,坚拒救世主耶稣向他伸出的援手,那么天主别无他途可走,只有尊重这个受造之物的自由,接着他自愿所做的决定,天主决不会强迫人去爱他!
再者,死亡确实一个人最后所持的心态,正如照相机把一个人的容留在底片上一样,死亡结束世界观的考验时期:人死后,再也不能反悔改变的话,天主的仁慈仍然准备他的:可是,人死后,再也没有后悔的可能了。
总而言之,天主绝对不会主把一切救灵的方法,自愿选择走往地狱的路,天主就只看尊重他的自由,接受他自己所作的决定。
让我再说一遍:谁若瞻仰为救世人,而惨死在苦架上的天主圣子耶稣基督,就决不会认为天主所定的地狱太罚太过分了。
三、人的死亡之谜 谁不认识基督,就不能得救吗?

耶稣降来世上,是为了拯救我们。可是,凡晃认识基督、他的道理和法律的,就要永远的,不能得救吗?这对联类来说,真是极大的不幸(也可以说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


你来信所提出的,真是一个“现实的、紧急的、天主教有切身关系的”的问题,也与梵二大公会议给全体基督信徒所吩咐的事完全符合。凡是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实在关心人类永远祝福的,也会深深地注意这个非常重大的问题。
现在普世人类之中,还有这么多的人,不认识基督。将来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耶稣曾这样说过:“ 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阒。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
圣伯铎被犹太人人那些政教首长捉去受审时,很率直坦诚地讲论耶稣基督说:“除他以上,无论凭谁,决不救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们赖以得救的。”
由此可见,认识基督,实在是一件必要的事:因为只有他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耶稣以外,没有恩宠。如要前往天父那里去,发获得救恩,滑第二条道路,或其他的捷径。
不过,我们认识基督,并不是那种书本上和研究历史那样的认识:这样的认识,可以制管它叫做科学的知识。我们对基督的认识,是生命关的认识,就职那种所谓“活信德”的特别知识。
但有,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这种知识,难道他们都要永远吗?要是这样的话,基督教会岂不是要失去“爱的宗教”这个美名吗?
请放心!提高伟大的希望吧!
天主的确愿意人人都得救,没有一个。为此,他派遣了自己的圣子耶稣降来世界观。
基督所完成的救赎之功非常充裕,超越一切实可行时间和空间,所有的人,对他们一视同仁,毫无差别,非常丰富,也非常有效。耶稣曾这样说过:“我来,叫叫他们获得生命,且获得更丰富多彩生命。” 前如此,现在仍然如此:在巴勒斯坦如此,在赤道的那些原始的森林里也是如此。
梵二大公会议这样写道:“那些非因自己的过失,而不知道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的人,却诚心对求天主,并按照良心的指示,在天主圣宠感召下,实行天主的圣意,他们是可以是到永生的。还有一些人,非因自己的过失,尚未认识天主,却不无天主圣宠而勉和度着正直的生活,天主上智也不会使他们缺少为得救必需的助佑。”
你也许要问:这些都是确实可靠的信理:可是,看来它们似乎互相低触:怎样才能使它们彼此协调呢?
圣保禄写道:“为那些在基督耶稣内的人,已无罪可定。“”在基督耶稣内“这话表示什么?它的意思是指那些因着耶稣基督,而获得救恩的人。这可有各种不同的程度:有些人较为深切,有些人却较为浮。譬如说,在天上的天使和圣人们,能与基督密切地结合,而获享最完全的救恩。至于那些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圣人,虽然他们也深深地与基督结合,度着圣宠的生活,却不那么圆满完善:举例来说,鲍思高神父当初在他的学生们中间,就是度着这样的生活。同样的,一个热心的教友,一个善良的好父亲,不管他是在自己的家里也好,划是在他工作的地方也好,也都实在是基督奥体的一部分,在人世间,度着基督的生活。
认识基督与享有他的恩宠,并非必然互成正比。有些人虽然“认识”基督,却“没有他的恩宠”:那些灵魂上有大罪的教友,便有这样的情形。另有些人,虽然对于基督,只是“一知半解”,却有“很多他的圣宠”:爷爷就是那些生活圣善的新教徒、回教徒、佛教徒,或其他外教人。他们虽然不是教友,其实他们也是属于基督的人:因此,他们将来也能因着基督而获得救恩。
与基督的关系,甚至于也可以把它伸延长,涵那些不认识基督,感到需要爷,心响往他的人。属于这一类的,就是我们所谓的外教人可异教徒:不管他们生活在基督以前(如柏图、苏接拉底,或工国的孔子子),或是在他以后(如一个生性忠厚的原始部落的长)。
对于认识基督,我们大家都多少患有一些近视的毛病,甚至于也有些盲人:可是,并不因此而不爱天主,或不为天文所爱。这样的人走的道路固然不大安全,却也能达到救灵的目的。
唯一与基督断绝关系,完全不属于他的人,就是那些故意不要他的恩宠,不仅是“不认识他”而且也“不爱他”的人。所以,最基本的要点是这个:救恩主要是在乎爱,是恩宠的连系,也是生命的共融。求灵是爱的天主,期待我们给以爱的答复。
那么,天主使用什么方法,使人人都有获享他的救赎大恩呢?
这是一个奥秘。请不要忘记,这究竟是天主“神秘之爱”的问题。要知道救主耶稣究竟是什么路线,去与所的人交接来往,这本来是一个无关宏旨的问题。最重要的是,知道在什么路线上,都可以找到他的爱心:在乡间的小堂,或是在富丽宏伟的主教大堂里,同样可以看见耶稣的十字架。
三、人的死亡之谜 在天主教会以外的我人能得救吗?

据说在天主教以外的人,不能得救。这话正确吗?


在真的教会以上的人,是否能够得救,这是一个令人最感手的问题。事关人类绝大部分的得救或,所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的确,目前有五分之四的人,不在耶稣所立的真教会之内。
如果我们再想一下,在这些人之中,有许多有并不是由于他们自己的罪过,不认识基督的真教会,因而没有加入。
还有那些生活在基督以前的人。按照科学家的见解,在基督以前,人类早已存在了一个很早的时期。难道这许多人都没有得救,都要完全永远吗?
为能正确答得这个问题,必须谨记两端同样确实而不容异议的信理。忽视其中之一,那些所得的答案必然错误,也不能解答我们的这个难题。
第一端信理,就是天主愿意拯救所有的人。天主实愿意人人都能得救。耶稣基督的确良是为了拯救一切的人,百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人人都有得救的可能,只要不犯罪,谁也不会永远:换句话,除非人故意作恶,不愿意利用天主赐给众人救灵方法,坚拒天主的援手,决不会丧失灵魂的。
所以,无论是谁,不管他有什么身份,有怎样的生活环境污,如果他“尽其所能”,按照自己的良心做事,遵守伦理道德的一切规律,敬他所认识的神,那么他一定不会,却要被天主安置在得救的情况下。圣保禄写道:“天主愿意人人都能得救。”
然而,天主怎样使人人都能得救呢?这就与我们所要讨论的第二端信理关。这是天主教会里,早已用以下这句话表达出来的信理:“教会以外,没有救恩。”在很古的时候,教会里已经流行着这句话。
耶稣基督创立了自己的教会,作为唯一的负责者,以分施他的救赎大恩:因此,他的教会,是使人获得救恩的“唯一途径”。
教会自古以来,世世代代,继续着基督的工作,成为基督的延长部分。为此,谁若不属于教会,就不属于基督。可是,谁若不属于基督,就不能得救:因为世人不拘是谁,咻有在他内,才能获得者得救恩。所以,“教会以外,没有救恩。”
既然如此,那么怎样解答我们的问题呢?
这第二端信理,初看起来,似乎与前面第一端信理不合,地法协调。为免令人心寒。可是,我们按照教会的解释来了解它,才不至于把它误解了。
耶稣基督创立了教会,也是为了教导普世的人类,成为万民的导师:只有她能够解释天主所启示的道理,决不差错。为此,如果我们按照她的解释,我们就决不会错,也能解决我们的难题。
按照天主教会的教导,世人属于耶稣基督手创的唯一真教会,可有种种不同甘共苦方式:就是说,可有各种不同甘共苦归属等级。:
天主教徒,即已经领受圣洗,明认信德,接受教会正式神牧领导的教徒,就是以最完善而有形的方式,归属于耶稣基督的教会。
至于其中所有的人,凡不是由于自己的罪过,而不认识教会的(因而不能有形的方式参加教会),灵魂上却保有天文的圣化圣宠,因为他们曾经借着天主实行圣宠的神佑,而完成了一个爱神或悔过的行为(这种实行圣宠,谁若出于无知而尚未领洗,且尽其所以,行善避恶习的,那些仁慈的天主,决不把它赐给他的)这样的人,无形中也属于基督和他的教会。这是由于天主圣化圣宠之力:而这种对化圣宠是无形的。
对于那些由不得无知,不是由于自己的过失,而不认识耶稣基督的真教会的人(例如善意大利新教徒),甚至于那些完全不认识耶稣的人(例如那些原始民族,只要他们能按照自己良心的旨示,过直的生活),对这样的你来说,以这种无形成不完善的方式,属于教会,是必要的,也是足够的。
然而,谁若已经充分认识基督和他的教会,就必须正式参加这个教会,即领洗,明认教会所有一切信理,服从教会内的合法神长,做一名忠实的信徒,至死常要留在教会内,才能得救自己的灵魂。当然,他的处境,要比前面那些不完善地属于教会人好得多:他也远更容易解救自己的灵魂。不过,他的责任自然也更重大。
这就是“教会以牙,没有救恩”这句老古话的真意义。如果我们这样来了解客观存在,它就一居为一个难题了,了能与前面那条极能慰人心的道理:“人人都能得救”,完全协调而不相抵触了。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基督为了拯救众人而死
“一切教会在过去和现在均一直坚持,基督是为了众人之罪,以其无限仁爱,甘心情愿受难受死。因此,教会的职责就是宣扬基督的十字架,作为天主普爱众人的标志,发及一切圣宠的众源。”(非基)
为得救恩,教会是必要的
“大公会议特别向天主教徒致意。大会谨遵着圣经和传统,强强调这一旅途中的教会,为得救是必需的。因为得救的唯一中保和途径,就是基督。他在自己的身体内,就是在教会内,和我们在一起。他曾亲口明白地示信德及圣洗需要,同时确认了教会的需要,而圣洗则是进入教会之门。所以,谁若明知天主借耶稣基督所创立的天主教会为得救必经之路,而不愿加入,或不愿意在教会内坚持到底,便不能得救。”(教会,14)
天主教徒的责任
“领有基督的圣神,又接受其教会人全部组织,以及教会内所设的一切得救世主的方法,同量在教会的有形组织内,以信仰、圣事及教会行政与共融的连系,并借着教宗和主教们而治理教会的基督联合在一起的那些人,便完整地参加了教会的社团。可是,虽已参加教会,却不坚守爱德,身在教内,而心在教外的人,仍旧不能得救。不过,教会的全体子女,要记得自己的卓越地位,并非由个人功劳所致,而应归功于基督特殊恩宠。如果不以思方行为去报效,不惟不以得救,而且还要导致严厉的审判。”(教会,14)
非天主教基督徒的责任
“对于已经受洗,而享有基督的美名,但不承认全部的信仰,或不保持在伯铎继承人领导之下的共融统一的人们,教会自知有多种理由,仍与他们相连。
因为,有许多人,尊圣经为信仰处世的标准,表现着实的宗教热诚,虔信全能天主父及其子基督救世主。他们领过圣洗,因而与基督相连,甚至在他们的教会中团体内,承认并领受其他的圣事。他们中不少的确良还有主教在职:他们举行对体圣事,并且对天主之母贞利亚怀有爱之忱。此行还有祈祷,以及其他善工的互通共融,甚至于在圣神内某种程度的真正连结:因为在他们中间,圣神也用恩宠运行其其圣化的德能,并且坚固了他们中若人,直至流血致命。
同样的,圣神在所有基督的门徒中,激起希望与行动,使大家按照基督规定的方式,和平地统一在一牧一之内。“(教会,15)
非z基督徒的责任
那些尚未接受福音的人,则由各种方z式,走向天主的子民。
其中首推那曾经领受过盟约和承诺的(以色列)民族:按血统基督就是从此出生。这一蒙选的民族,为了他们的祖宗,也是极可爱的:因为天主对自己的恩赐和选择,并没有反悔。
不过,天主救人的计划,也包括着那些承认造物主的人:其中首推回教徒。他们自称具有亚巴的信仰,同我们一样地钦崇唯一的、仁慈的、未日将要审判人类的天主。
至于那些在幽暗和偶像中,寻找未识之神的人们,天主离他们也不远,因为赏给众人生命、呼吸和一切的仍是天主,而且救灵世者愿意人人都参得救。原娅那些非因自己的过失,而不知道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的人,却诚心寻求天主,并按照良心的指示,在天主圣宠的感召下,实行天主的圣意,他们是可以得到永生的。
还有一些检,非因自己的过失,尚认识天主,却不载天主的圣宠,而勉力而度着正直的生活,天主上智也不会使们缺少为得救所必需的助佑。在他们中,所有任何真善的成分,教会都视为之为接爱福音的准备,是天主为光照众人得到生命而赐与的。”(教会,16)
教会是拯救普世的奥迹
“凡天主子民,在这世界的旅途上,所能提于人类大家庭的好处,都出源于一点,就是教会是”拯救普世的圣事“揭示并执行着天主爱人的奥迹。”(现代,45)
三、人的死亡之谜 只有十四亿四千人得救吗?

我在默示录里看到了,世界未日,将有一位天使,来给十四亿四千义人的额上。只有这些人能得救世主。那么其命所有的人呢?难道都要死亡吗?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么耶稣救赎世人这件事,可艰说是相当不成功了。如果我们统计目前全世界的总人口,以三十亿来算,十四亿这个数字,真是微不道了……


十四亿四千义人这句话,见于默示录的第十七章。你来信上所提出的问题,来自两个主要的原因:一是因为没有注意其上下文,一是因为那些含有象征意义的话,都艰义的解释了。
圣若望用这句话,来论述“天主的众仆”,即那些信基督的检,将不会受那象征审判的大难。他先后分两点来写:
他先写那些“额上先有”的人,为十四万四千名,分属于“以色列子孙”的各支派,并列述每一支派为一万二千人。
接着他继续描写他的神见:“我看见有一大伙群众,没有人能够数清,是来自各邦国、各支派、各民族、各不同言语的,他们都站在宝座和面前,身穿白衣,手持棕枝,大声呼喊 说:”救世主恩来自那坐在宝座上的我们的天主,并来自!”
洁白的衣服和棕枝,都是胜利的象征。群众承认自己的得救世主,是由不得天主和(基督)的恩赐。这都说明,那人数极多的人群,就是得救的人。所以,他们的人数,远超过那个使你困惑的人数。
不过,还有十四万四千这个有关以色列子孙的小小数字。为能了解其实在的意义,我们必级记住默示录这本书的文学特性。这是一本用譬喻法写成的书,其中象征性的字句,尤其是那些象征性的数字(如一、二、三、四、七、十七十、一百、一千、一万等),用得很多。
首先应该知道,“发色列子孙”这句话,并不是指人种方面的一个民族(如同保禄书信里所写的“接肉身的以色列”),而是指一个属于精神组织的社团(“按精神的以色列”,即“属于天主的以色列”,也就是信基本督的民族,基督的教会。)。
整个以色列的(一如其他古代的民族),都包括在那十二个支派里。因此,“十二”这个数字,含有一个象征的意义,表示整个团体(尤其是整个的人群)。
此外,还有一个表示整个团体的数字(连同“三”和“七”),就是“十”。
我父在默示录里可以看到,“十二”这个数字自,后再以一千(即十十十)。所得的总数(十四万四千),不应该照它物质的意义来解释,而应该照它的精神的意义。所以,这的意思是指天主的以色列绝对整个团体:同时它也表示,在那些真正信基督的人中,绝无一个对天主严厉的审判要害怕的。
三、人的死亡之谜 “他们要承受地地”这话表示什么?

在八端真福中,有一端看来似乎有些古怪:“温良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承受地地。”
怎么耶稣为了将赏一种美德,竟然许下了像土地这样物质的东西呢?


在我们现代人看来,上述的那些真福,似乎是显得有些古怪:可是,在当时那些听耶稣讲道的犹太人听来,却很自然,一些也不古怪。在他们的观念里,“承受土地”这句话,含有一个很明确的意义:所谓“土地”,就是指天主给他们的祖先亚巴、依撒格、各伯许下的福地——巴勒斯坦。
犹太人并不把巴勒斯担看作一块寻常的土地,却把它看做一个“特别属于天主的领土”:因为天主选择了耶路撒冷的圣殿,作为他特殊的住所。他们都知道,那块土地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是上主收留了他们,如同主人收留宾客一般。
所以,在巴勒斯坦居住,拥有一块巴勒斯坦的土地,等于是“很特殊地属于天主”。为此,“受(巴勒斯坦的)土地”,或“继承(巴勒斯坦的)土地”这样的话,意思是说“属于天主”,“成为天主的家人”,加入“天主之国”。这些话都有同样的意义。
有一首很长的圣咏,即第三十七首,其作者把恶人外表上虚假的幸福,与善人所受的痛苦相比:他竟然六次重复着吟唱说,真正的幸福 是属于穷人的,温良的人,因为“他们将要受土地”:就是说,他们将于天主亲密来往,成为属于他的人,在福音第五章里所记述的耶稣讲的那端真福,用的也是同样的话,来说明同样的真理。
各端真福所说明的真理,并非彼此相连系,而是同一个真理,只是所表现的方面不同而已。在“神贫的人”那端真福里,说他们将要“天国”,与这端“温良的人”的真福,说“他们将承受土地 ”,用的字句虽然同,其实蕴义几乎是完工全相同的。
三、人的死亡之谜 世界末日是否已近?

关于世界末日,我们知道些什么?


一些也;不知道,的确。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英国哲学家罗素(),在他最近发表的文章里写道:“地球还很年轻,不会这么快就死:也许它还是一个幼小呢!”
按照最近科学家们的学说,大概要在八十亿年之后,太阳才会缺少氢,而大量增加它的光和热。到了某一个时期,由不得反作用,地球上的温度将上升得这么高,使一切的生物都枯焦而死:海洋经过一段蒸发的时期之后,也要完全干涸。
最后,太阳将爆炸,把它高热的外气层送往太空中。刚好在它爆炸八分钟,它那极热的光,将开始抵达地面:带来了无数能致人于死的辅射线。再过了四十八小时,我们的地球就会看到许多气体,以每小时三百万公里的速度急冲出来。这些气体,不仅能使空气燃烧,也将使岩石溶化,如同一快热锅上的冰一样。那时还能有地球吗?
阿尔都禄。思特勒()写道,一九三九年九月中旬,在法国凡道()的一家民的酒店里一名侍女给客人端上菜肴时,不经意地说:“刚无线电广播报道说,德军侵入了波。”
一个法国的大男人,听了这个消息,带着鸣咽的口气说:“默示录所说的世界末日已经来到!”
自古以来,每逢世界上发生了空前的大难,人们往往就会感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恐吓慌。
圣思定和圣业乐当时也曾认为,世界末日快要到来。圣国瑞写道,时日已经到了“世末前”》“时期已经来到,天空将燃烧:那位可的审判者就要降来。”就是连阿奎那的圣道明茂,也认为他那个时代,可能就是世末的时代。
任何主张,凡是订为人娄即将消灭,世末快要到来,目前科学都对之一概加发手工拒绝。关到世界铁死亡,科学家们所提出的各种学说,没有一种认为它在最近的将来会实现。他们都认为,我们这个行星,将因缺乏空气和水,中因热度过高而死亡,这是一件已经确定的事:不过,其时人类早已完全绝灭。最后一个人,还要过数千万年之后,才会死去。
至于地球与其他的星体相撞,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辚有那么多可能的事,相反这种假设。
法国科学爱杜柏勒(()最近声明说,人类在原子能方面所得的发明,还不会给人握有物质的工具,以消灭整个的人类。即使爆发一次原子大战,科学家们仍然认为,将常有人生存:因而不能说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所以,那些最可靠的科学家们这样作结论说,既然已经证明,地球在数提万年前形成的,人类出现在地球上,已经有五十万年,那么我们可以估计,在 人类死亡,地球毁灭之前,至少还要过同样多的月。
总而言之,有人认为世末很近,有人却认为世末还很远。耶稣曾一再对他们说,关于世界末日,我们总不会知道的:“至于那个时刻,除父一个之外,谁也不知道,连天使都不知道。”“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子要来。”如同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人子的来临也要这样。“
关于世界末日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作这样的结论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有一件事,我们确实知道,那就是:在我们上面看顾我们的,是一位慈爱的大父。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我们从启示所知
“对大地及人类终穷的时刻,我们一无所知,也不知万物将如何改变。但为罪恶所玷污的世界面目,必将逝去。天主告诉我们,他将替我们准备一个正义常驻存其内的、新的住所,、新的天地,其幸福,将要满足并超出人心所能起到的一切和平的愿望。死亡将被败,天主的子女将于基督朵复活,在软弱及朽坏中所播种者,将穿上不朽,爱德及爱德的功绩将永存不灭,天主为欠所造的万物,将由妄的奴役中得到解救。”(现代,39)
三、人的死亡之谜 太阳上将有异兆?

福音在谈到世界末日的时候,有些字句晦间难明。例如耶稣说:“在日月星辰上,将有异兆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我看到了这样的话:“你们当祈祷,不要使你们的逃难,遇到冬天或安息日。”稍后又写着说:“那些时日如下缩短,凡有血肉的,都不村得救。”
为什么主耶稣说这些令要难懂的话?


你所提出的疑问,关于福音上的那些话,都是属于上主讲的所谓“未世言论”:它们载在福音第二十四及第二十五章,马尔谷福音第十三章,以及路加福音第二十一章里。
“末世”这个名词,严自希腊文(,就是“最后”的意思:而末世言论,就是指有关世界未日所将发生之事的谈话。
耶稣在预言世界末日所将发生之事的时候,也连带预言了其后不过数十年,即将发生的事,也就是在基督降生后七十年上,罗马皇帝维斯佩基安()和台塔斯()的军队,毁灭耶路撒冷的事。
所以,耶稣的“末世言论”的话题,饫着两个方面“耶路撒冷的末日和世界铁末日。他曾一再预言了灾难和祸患,并劝检慎,努力照着李所宣讲的精神和天国的规则来生活。枪同时也声明说,审判万民之主,将仁对待那些在世界上曾服事过他的人,并将报答他们:可是他将严厉地惩罚那些没有遵行他的教训的人。他那可怕的处罚将是:”你们可咒骂的!离开我,到那给魔鬼和他的使者预备的永火里去吧!“耶稣所用的字句,这话是耶稣所讲的”末世言论“的主旨。
耶稣所有的字句,往往含有末世的意义:就是说,它们表示天主干预人类的救恩史。以下就是一段摘自路加福音的记载。
“在日月星辰上,将有异兆出现:在地上,万国将因海洋波涛的怒吼,而惊慌失措。众人将因恐惧,等待即将临于天下的事而昏绝:因为诸天的象将要动摇。那时,他们要看见要子,带着威能及莫大光荣,乘云降来。这些事开始发生时,你们应该起身来,抬起你检疫的头“因为你们的救援近了。”(路二十一25——26)
由此可见,在那个重大的日子上,连那些无生物,也会发生极大的变化。
圣经屡次把自然的现象,天天主的显示,二者连结在一起。例如天主在本山上对梅瑟说话时,“山上雷电交作,浓云密布,角声齐鸣。其时在营中的百姓战战兢兢。……此时西全山烟,因为上主在火中降到山上,出的烟像火窑的烟,全山猛增烈震动。角声越响越高。梅瑟开始说话:天主借雷答复他。”(出十九16——19)
先知们经常谈论上主的日子“(即由天主指导的人类历史的重要转点),也把自然的现象,与上主的显示连结在一起。例如先知亚毛斯大写道:”在那一天—主上主动脉的断语——我必使太阳在中落下,使大地白变为黑暗。“(亚八9)先知依撒意亚也写道:”那时,天上的众星与群宿不再发光,太阳一升起即变为昏黑,月亮也不再放光明。……由于万军上主的愤怒,在他发怒火之日,天要震撼,地要震动,离其本位。“(依十三10——13)
这些有许多自然异象的叙述,由先知们互相传授,经常是用刻析的形式来表达,并无重大的改变。
请再注意以下这段文字:它使我们根据发生的事,知道末世言论的实在意义。
厄尔先知曾这结核病说过:“ 要在上天下地显示奇异的征兆:血、火和烟柱。在上主伟大可的日子来临发前,太阳要变为昏暗,月亮要变成血红。“(三34)
圣伯在五旬节那天,对那些因闻那表示圣神降临而起的风,而惊惶地群集的民众讲话时,就引用了上述的这段文字。他当时声明的话。所以,圣神降临,连同基督的苦难圣死与复活,成为一个“上主的日子“。这就是我们急着想指明出来的:在五旬节那天,天主实在降来完成了那件大事轲是,那天太阳并没有昏暗,月亮也没有流血,如同厄尔先知所预言过的。
所以,必须把事实要的旨,与预言的文字分别清楚:就是应该把真正实在将发生的事实,与末世言论中预言所用的字句,加以区别。
那么关于那些富于幻想,满是有关自然界惊人现象的字句,应该以什么评价呢?你业信中所引述的那些话,以及工在这里所加以的话,还有有在圣经里可以找到的许多类似的话(尤其是在那些属于末世言论的篇章,如达尼尔第十七至第十二章,以及圣若望所写的全部默示录),所有这有这些章节的文字,都不应该按照字面,以义的解释,而只应该把它父视作一种动人的描写法,以说明天主审判时的严厉,以及在“上主的日子“,最后降来这个世界外的时候那种威严可的情形。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基督揭开死亡之谜
“人的奥迹,借着天主的启示,昭告基督信徒,就是如此崇高而伟大。痛苦和死亡的哑谜,在基督福音以外,固然我们,但是借着基督,并在基督内,却大放光明。基督其圣死消灭了死亡,并以其复活赐给了我们生命使我们在圣子内,成为天主义子,关在圣神内呼号说:“阿爸,父呀!”(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