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谜
作者:佚名
四、身后之谜
人死后发生什么? 灵魂轮回,是否可能? 为什么要有两次审判? 善人的罪是否也会被公诸人前
在身后的彼世,会感到些什么? 地狱里是不是有火? 如果我所亲爱的人在地狱里,我该怎么办? 在永远有暂时处罚吗?
拯救亡神功有什么样用处? 追思已亡和清明节,意义是否相同? 灵薄究竟是否存在? 我的孩子出世已经死了
身后的世界究在何处?      
四、身后之谜 人死后发生什么?

我有一个年老的亲戚,因病而身体日益弱,后来领了一切的圣事,很平安地气而死。在她死后不久,我心中就起了这个问题:“她的灵魂,怎样去见那至高的审判者呢?”这个问题,看来似乎很简单,却使我深感不安。


有一个我刚死去。在那神秘的时刻,发考了一些事呢?现在让我用自己的思想,来把这情景至少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死者的亲人,都站在这个已经僵硬,没有生命的体四周,有的在痛哭,有的却难爱得呆立不动。有许多你,心里像你这样,发生同样的疑问:“不知道他怎样去见天主。不知道天主怎样审判他。”
第二部分。在我们面前,僵卧着一具体:眼睑合上着,面部露出一种样的安静,两手缠着一串玫瑰珠,或松松地拿着一个十字苦像。这个没有了生命的肉体,现在变成了什么呢?
我要照天主教会的解释,来加以说明。这种解释,凡是能用理智来思想的,本来都应该以接受的,至少关于那只凭人的理智,也能明了的事(有信仰的基督信徒,借着天主启示的强光照明,除了那些可明的事之外,还能知道许多其他的事)。
肉体是你物质的有形部分,与人的另一部分——灵魂,同是形成人的本质的因素。不管是人的肉体也好,或是人的灵魂也好,同是人的本质因素:只有肉体,固然不是人:中有灵魂,也不能算是人。人是肉体和灵魂结合而成的一个实体。不过,虽然人没有肉体,不成为人,可是人为“人”,只是因为他有一个灵魂。
那么,在人死后,他的肉体怎样呢?
由于人的灵魂不会死,是永远不灭的,所以如果当初那个蒙受不死之恩的你,能常保持自己清洁无罪,做一个真正的完人,女子么人的整个合成体,本为不应该死。你的物质部分——肉体,自然不免会腐坏。不过,按照圣道茂的解释,天主纯然由于爱,既已决定赐给我类当初那种圣善义德,“用他”一个特宠的行动,除去了第一个人的死亡必然性“。
虽然如此,死亡却进入了这个世界。我们因着信仰,知道那桩可叹的事,与人类史上那不幸的记载——原罪,相连不分。
结果怎样?结果那个本来蒙受不死之恩的人,既一个真真的人,所以那个不死的灵魂,难与肉体分离,却要等待过一个长短不等的时期之后,再要与那个肉体结合。
只凭智力,要明白这件事,当然有很大的困难,几乎载法克服:可是,有了信仰的有清楚说明,这些难题就都可以迎任而解。信仰告诉我们说:“灵魂将再与肉体结合:这要在世界末日实现。那时,整个的人将受赏或受罚:因为不管是行善也好,或是作恶也好,都是整个人在采取行动。“
第三部分。瑞在让我们注意那个被迫而不得不离开肉体的灵魂。唯一的方法,使我们知道,灵魂出离肉身之后的情形,就是启示。
那么关于是死后的灵魂究竟怎样,启示对我们说些什么呢?它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人死后,灵魂立刻受到审判。
这表示人是自由的。的确,假如人没有选择善恶的自由的话,审判还有什么意义呢?要是这样的话,就不应该审问人,而应该审问那个掌管着他、注定他命运的主事者了。
你死后,灵魂所受这次审判的情形怎样?有许多事固然神秘不得而知:可是,也有一些事,确是一实,绝不容你怀疑。以下就是这一些确实无颖的事:
天主审问灵魂,按照相馆在世行动时所怀有的良心。我们决不能说,没有客观的标准)善和恶的是是人所发明的)不过,天主直看人的内心:他非常真确地看出,人在完成每一会行动时,是抱着怎样的良心。假如我在世时,自以为是在做一件善事,而天却宣疳判工做了坏事,那么了就惩罚了一个无的人。不过,我可能由于自己的罪过,而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良心。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形,工就不能说,自己完全没有罪。所以,如果天主罚我,我就很公正。
天主z给人的灵魂所宣判的定案,也与人的肉体有关:因为人在生时,他的灵魂和肉身,二者都有同一个终向。不过,对人的肉体来说,不管是受赏,或是受罚,显然将在肉体内复活之后。
已经告解及真心忏悔,而获得赦免的罪过,人不会为了它们而受处分。
天主所宣判的定案,可有三种不同的情形:狱、地狱、天堂。
关于地狱,有两面三刀端真理,已由教会定为信理:人死后(如有必要)确有净这个事实:我们可有用祈祷和补赎,帮助者的灵魂。
没有任何罪恶的灵魂,才能升天堂。谁若灵魂上有一些罪恶的污点,就不能立即升天堂。他或在生时,由于生活极其圣善,而已经把一切的罪污都完全净,苛在狱里,净自己的灵魂。
狱的痛苦,究竟在干什么?狱的痛苦,尤其是在于不能立即享见天主。此外有什么别的刑罚?如烈火?关于这一点,这是神学家们的一种意见,虽有很好的理由,却不是安慰可言:因为娄确实知道,自己将有一天,可以上升天堂。灵自愿接受痛苦,因为这样可以净自己,配去享见天主。
关于地狱,这是一端信理,地狱实有,而且是永远的。人若死时灵魂上有大罪,就必然下地狱,这也是一端信理。
不过,必须是“真正实在的“大罪,即必须具有三个条件的恶行:一件重大的事、完全故意。所以,犯大罪的人,有着相当清醒的头脑,也有相当程度的自由,明知故意地做一件重大坏事。
地狱的惩罚,在于因远离天主,不能亲近他,而感到的极大不幸。罪人在生时,“明知“自己远离天主。他的这种处境,在他去世时,永远固然不变。他日月知故意地”背弃天主,投向世物。在地狱里的灵魂,感到这种不正当的贪恋,这就成为他的一种惩罚,就是神学家作们所谓的感觉之罚。
天堂是一种赏报,同时也是一种恩赐。
这是一种“恩赐”:因为,天主不是由于人的功劳,而是由于客观存在的仁慈,赐于你类这种永福。他把这份礼物白地赐给所有的人。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过去也好,现在也好,将来也好,人世间都能得到天主的这份礼物:因为天主愿意人人都能得救。
天堂也是一种赏报。所以,这就是追究 在世界外生活的时候,曾经孝爱天主,积极地服从他的命令,至死没有背离反对他。
在天堂上,我们将与其基督紧密地结合。完全相似他。因而也能像他那样享见天主,爱慕天主(当然按照我们受造之物的限度)。我们如今在世界上与天主圣三的关系,在天堂上将达到最圆满无缺、光明无明的程度。
多多思这些真理,对身心都有很大的益处。要是我们身为基督信徒的,对于这些事实,能多加考虑的话,有多少的糊涂事就不会发生了!这个世界也就会大为改变观了!你说是吗?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人凌乎一切之上
“人认定自己高出于物质事物之上,并否认自己只是自己然界微不道的一个小部分,否认自己只是国家的无名因素,这样行事是不错的。你因其心而凌驾乎一切之上:人回心自,便有洞 心的天主等待着他:同时, 在圣目的注视下,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样便是回转到其内心的深处。(现代,14)
四、身后之谜 灵魂轮回,是否可能?

要在死后,灵魂是否会轮回?就是说,是否会转入其他的物体?


“轮回”这个名词,严息家。家经心地观经里写着说:“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所谓六道,就是天道、人道、阿修罗道,这些都是善道:凡是行善事的你,以其行的善事品级不同,死后灵魂便分别生在上述的道里:行了最上等善事的生于天道,行了中等善事的生于人道,行了下等善事的生于阿修罗道。
除了以上三种善道之外,还有三种恶道饿道、蓄生道。凡是在世上行了恶事的人,也因其所行的恶事大小等级不同,死后灵魂也就分别生在这三种没的一恶道里:上长等的生于地狱道。中等的生于饿道,下等的生于生道。众人自无始以来,有时行善,有时行恶,所以生死在这六道之中,像车轮那样轮回不停,故称轮回。
天主教的道理,关于要死且,灵魂出离肉体,单独生活的情形,说法与教的轮回完全不同。教宗碧十二世,于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致训词时说:“人是灰土,将来还要归于灰土,不过,人在去世之后,飞升到天主台前。天主等要结束了在世的日子,来审判他所做的事,并在世界末日要复活他。不管古今的那些智者,或在上,z或是恒水滨,说些什么,这是人的灵魂,在职死后,唯一必走的路:从这上流徒的泣之谷,关往基督的法庭去受审。”
除此之外,其他的轮回说,以自然的情形来说,是不可有的:而且就是以超自然的情形来说,灵魂轮回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严信上所提出的问题,可有两面三刀个意义:就是说,在理论上,轮回是否可能?或者发历史的事实来说,是否曾经真正发生过这样的事?
一在理论上,把轮回纯然视作一种抽象的可能,完全脱离一切实际的具体事实。这样的轮回,至少在自然方面,应该说是不可能的。
每一个的人性,是一个自己独立的个体,决非任何一个灵魂,与任何一个肉体的偶然结合:因为这样的结合,只能组成一个偶然的个体,而非一个自己立的个体。每一个灵魂,本质上是为自己物质的肉体而受造:而每一个人的肉体,也是本质四为自己的灵魂而受造的。
就连食物营养人的身体这个现象,似乎也在以实验严证明,不是灵魂从自己的肉体,转入其他的物体里,却是一些在的物体,因受人灵魂的影响,经过吸收和化等作用,去补充原来的肉体。
每一个人内,肉体与灵魂,因着一种所谓形上的结合,而组成一个单独完整的本性。精神和物质,是人的两种本性的组合成分:也就是说,在本质上彼此相应,即互相连系。
所以在代死后,每一个人的灵魂,自然寻求自己的肉体,即以前的曾有过的且贼以生命的那个肉体,完全趋向它:所以,灵魂自然不会要求去与任何别的物质的东西结合。
就是从超自然方面,也就是从奇迹方面来说,似乎也不能想像真正所谓的轮回:发即一个人的灵魂,在他去世之后,去给别一个物资的肉体与生命,把那不是自己原有的灵体,当作自己的的肉体。
的确,如果假定那应该假定的话,即人死后,每一个灵魂仍有自己的物质,那么就应该说,这个灵魂与一个不是自已的物质结合,以与生命,使其生活,这样的事,即即使一对天主的全能来说,并非荒谬绝不可能,却相反天主的上智,虽然这对天主的全能:因为天主可以这样安排一个别的物质,使它与一个人的灵魂结合,如同它自己的灵魂。不过,那样东西(假定是……一头印度的母牛)(就不再是那样东西了,却是一个人了!灾林荫道的轮回,显然与天主的上智不相合。
既然没有一件相反任何一种天主属性的事是可能的,所以人的灵魂真正所谓的轮回,即使是一个奇迹,也是不可能发生的。
二在事实上,无论过、现在,或是将来,没有一个灵魂,在人死后,会转入其他物体里去的。这个否定的答复,以哲学来说,既然上面的理论已经证明了,人的灵魂不能真正想任何非正式的人灵魂回的形式:就是说,出离了肉体的灵魂,也不可能以任何偶合的方式,与其他的物体结合在一起。
这是由于种种的理由。现在只把这些现由结约略地提一提就够了。一、这样的假设,毫无根据完全出于胡说。二、这种结合,为使出离了肉体的灵魂能继续存在,关不需械:因为灵魂既是神体,本身就能存在,如同天使那样,关不要靠什么物质的东西。三、为了净灵魂也不需要这样的结合:因为根据天主的启示,需要净的灵魂(是灵魂应该负起一切的罪责),应该是狱里,与肉体分离。至于肉体(肉体只是在物质上应与灵魂共负罪责),经由死亡的处分,已经充分地净了。四、最后,也不需要这样的结合,以执行正式的处罚:因为天主已经启示了,至死不知悔改的人的灵魂,就在人死后,立即下地狱,接爱启永远的处分:至于这肉体,则在世界末日复活后,也要接爱同样的惩罚。
四、身后之谜 为什么要有两次审判?

请指教:为什么天主要两次受审判我们呢?在我仍去民之后,立即私审判:将来到了世界末日,还有一次公审判。审判一次,不就够了吗?


亲爱的读者,须知事实确是这样:至于要说明它的理由,却是另一回事。
事实上,确有两面三刀次审判:一次是私审判,一次是公审判。这也是一端信理。我们应该都知道,这是绝对确实的事:因为天在圣经上已经清楚地启示了我们:天主教会的整个圣传,以及她不能错的教导,也都这样告诉我们。
不过,关于这个问题,虽然我们不能完全了解(械完全了解天主的奥迹,这怎么可能呢?因着天主的启示,我们只能知道一点事实,使我们能够走上正确的路,救得自己的灵魂,以获享永远的常生)至少我们想尽量知道一些充 分的理由:这原是一个很自然很合适的要求。
耶稣曾一再地说过,我们在zz世的生命,是一个考验的时期,来观察我们是否忠实地奉事天主,我们的父亲和主,是否在死亡来到之前,好好利用天主给我们的才能。
基督曾明白地说过,死后有审判:“黑夜要来到,那时不能再工作了。”耶稣在十字架上,向那个忏悔已罪的右盗许下了,不久他将有一次对他有利的私审判:“今天你将同我一起在天堂上!”
按照圣经上耶稣所讲的比喻怨证明明人死后,立刻就受审判,接着就执行决的定案,不管是为那低频在世时,多行不义,嗲顾自己享受的悭富人,或是为那贫穷、、受痛苦的拉匝禄。耶稣明明地说,拉匝禄死后,立即由天使送往亚巴的怀中:可是,那个富人死去,立即受审,而被判受极刑,“葬身地狱的烈火和剧苦之中”。
耶稣也曾讲过万民复活,他说天使要从世界四方,召集那些蒙受特选的人。从来人人都要看见审判万民的基督,非常光荣威严地降来。他要使善人与恶人分开,赞扬善人所做的好事,你们来吧!承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了的王国吧!“后来他要对那些怙恶不悛,至死不肯悔改的恶人们说:”可咒骂的,离开我,到那给魔鬼和他的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吧!“
你也许要问:“这个判决,早在私审判时,已经宣布过了:为什么还要重复一次呢?“
关于私审判之的,还要有这万民共同参加的公审判,必须说明几个相当的理由,以表示它的适宜性,且不能说它真自的必要。
人在去世的时候,就此结束他的考验秦事天主的时期。所以,基后理应有一个交代,清理一生的账册。不错,你去世之后,只有“脱离肉体的灵魂“的生存”可是,人之辚人,而具有位格,正因为人有灵魂。灵魂是他一切行为的根源和应负责的主事者,并不缺少一个私审判的被告。
赏与罚的实质,就在于能享有和看见天主,或绝望地永远失去天主,总不能看见他。产的赏或罚,一低频脱离肉体的灵魂,的确良能够经受的。所以,在执行判决的定案时,不仅是没有丝毫困难,而且也表示私审判确是是一件十分合理的事。
关于最后的的公审判,有些什么理由呢?
世界末日,人在复活之后,将会恢复他原有整体:你性不是仅仅嗲有灵魂,而是灵魂与肉体组合而成。所以,为了这个人性应有整体的理由,即使只是一个附属的,或不管怎样,只是一低频次要的理由,在私审判后,灵魂已经享受的永赏,或已经忍受的永罚,也应该包括人的肉体。由万民时一起复活,所以这个包括你的肉体。由于万民同时一起复活,所以这个包括肉体对人整体的宣判,当然也是身着普世万民,当众集体举行的。
人在生之时,所做的好事,z或所做的坏事,不介仅仅只有一种幅度,却有两种幅度:一种是对个人的(私人的或独自的),一种是对人群的和社会的。
世界外有这么大堆的罪恶,不义之事多不胜数,大大地扰乱了世界的秩序和安宁:浓有在社会的各方面,所有集体共犯的罪,几乎连天主上智的安排,也都要加以推翻,任意侮辱。 一切的滔天罪行,当然应该由天主圣子耶稣基督,当着全体人类的面,公开地宣布出来,一方面显示天主对那些蒙选人的仁爱,另一方面,对那些在世界外,胡作妄为,任意压迫欺侮过善人的恶人,显示天主无限的公义。
人类所犯的那些人的无耻罪行,在历史中所作的大,以及所有的战争和种种的行,都要要公审判那天,被至公义的天主公之于世,揭晓无遗,得到一低频公平的处理。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我们都要出现于基督的法庭
“由于我们不知道死亡是在何时何日,所在我们必须遵从主的劝告,时常警惕,期望在结束了然们现世生命的惟一路程之后,能与主同赴天宴,并加入受祝福的行列内,不像懒惰的恶,被放水火,及外面的黑暗中,那里”将有号切,“实际上,在我们和光荣的基督一起凯旋之前,我们都要出现”于基督的法庭,按照生前所作的善或恶,领取相当的报应,,并在世界末日,“行过善的,将要复活入生命,而作过恶的,将要复活接受惩罚。。“(教会,48)
四、身后之谜 善人的罪是否也会被公诸人前

我很喜欢看贵社所所登载的那篇有关私审判和公审判的文章。可是,这使我想起了另个问题:关于我们所犯的罪过,已经得到宽赦,而且也已经做了补赎的,将会有怎样的结果呢?在公审判那一天,圣贤们的罪过,是否也会被开出来,而为众人所知呢?这不是一件使我们感到羞愧难堪的事吗?


请听一下圣经上关于已经宽赦的罪过所写的话。
圣保禄给罗马人写信里,这样写道:“今后在那些在基督耶稣内的你,已无罪可定。”(;罗八1)
圣若望在默示启录里也很肯定地写道:在天上的耶路撒冷圣城里,绝对没有丝毫罪污。
圣经用三个很有力的比喻色说明罪人忏悔之后,所有的罪过完全消失无踪的情形。“哪里有神相似祖祢,赦免罪恶,将我们的恶踏在下,将我们的一切罪过投入海底?”(米七月18——19)当然没有人可以从海底,把那些罪过捞起。
天主“将我所有罪恶完全抛在自己的背后。”(依三十八17)这是先知依撒意亚所记载的犹太国王希则克赞称谢天主的话,以表示天主完全忘记他的罪,不愿意再看见它们。
耶肋米亚先知也写道:“看!时日将到——上的主断语——我林订立一个新的盟约:我 作他们的天主,他们要作我的人民。……我要宽恕他们的过犯,不再记忆他们的罪恶。”(耶三十一31——34)
可是,以前所犯的罪过,是否将留下一些斑痕呢?请再听上主说的话:“你们的罪虽似红,将变成雪一样洁白:虽发绵得发黑,仍能变成毛一样蛟洁。”(依一18)
耶稣在宣讲天主的仁慈时,说了更甚的话:他清楚地声明,所有的义我“要在他们的父亲的国里,发光中同太阳”(十三43)
即使善人的罪将被公开出来,也将是一种往事的回忆:而且也将表示,那些罪过早已妥善地弥补好了。
还有一些理由,可使人安心无忧的。
圣道茂说,揭露善人罪过,将显扬天主对忏悔的罪人所表示的无限仁慈:同时也将使善人得到更大的光荣,因为爷们曾谦逊自下,痛悔改过,努力补赎,勇敢奋斗,终于光荣地败了恶魔,克服了罪恶,取得了最后的盛大胜利。
这正如一个由前线战场上回来,身上负有已愈的伤痕是他的耻辱,可是,一个勇敢作战,宁死不屈,直到取得最后胜利的战士,虽然身上留有不少的伤痕,不但不为耻,反而能引以自傲的光荣记号。
当然,一生清洁无罪,胜于犯罪而后忏悔:可是,忏悔者的功芝,可能与无罪的功劳相等,甚至于更胜一,只要悔罪者比无罪者怀有更大更热切的爱主神火。“这是最大也是第一条诫命(所以这也是最大的第一等光荣):要全心、全灵、全意、全力,爱天文主在万有之上。”
再者,我们也可以记住,在我们身后的那个世界里,完全摆脱了现成一切的自私自爱,误谬百出的逻辑推理,我他不会再发像面在这样,用着骄傲的错误眼光来看事,也不会受着一切的私欲偏情的影响来评判。那时我们的理智,将有完全不同的推理和善意断的标准。
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也曾有过一些圣人,受了天主圣爱的驱使,公开承认自己的罪过,来赞扬称颂天主无限的仁慈。圣思定所写的“忏悔录”,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四、身后之谜 在身后的彼世,会感到些什么?

    我无法设想,在天堂上享受些什么:区也无法象,罪人在地狱里,究竟受些什么痛苦。


这的确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想像善人在天堂上享受一些福乐,或者恶人在地狱里忍受一些什么痛苦。就是连那些不权是想像,而是实在稍微体验过天堂福乐的人,也承受自己无法用不着间的言语来加以说明。你说的是指圣保禄:爷曾被“提升到了天堂上”,却自认说:“无法用言语说明”他所见所闻的事。
阅读那些神秘神修家的著作,或许能有一些帮助。关于那些超性的事物,我们大多只有一些“认识的知识”:至于神秘修者,则也有少许“经验的知识”。
举例来说,圣女小德的自传,在那第二十七章里,她描述自己逐渐看到耶稣的人性时,所感到的快乐:她起初嗲看到耶稣的“手”,后来也看到“她的面容”,最后看到他的整个的“至圣人性”。耶稣的光辉和美,如同三使徒在大博尔山上所看见的,使人心灵超拔,神游天外。那些在天堂上光荣地享受永福的善人们,也有同样的感觉。
看见天主,永远享有他,与爷密切结合,这样的福乐,比圣女小德,或三位使徒所感受到的,樘要大无数倍。圣十若望,他所写的那首“神歌里,从第二十四节以后,尤其是第三十七节和第三十九节,真是一首首很美的吟唱天堂之乐的歌。
从圣经上所记载的话,我匀可以知道,天堂上福乐的“首要根源“,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在天堂上使善人们快乐的”首要对像“,就是天主的本体,即三位一体的天主。这也是教导万民的教会所明定的信理,尤其是由宗教本十二苣,有及罗斯大会会议所公布的教理。
耶稣确实地声言说,心娄洁净无罪的人,“将享见天主“。爷的意思是说,爷爷将如同天使一样,”看见父的面容“。
按照若望的话,我父不但将同天主父在一起,而且也“与父及其子“在一起,因而也同圣神在一起。
这样享见天主的真福,并不是如同以信德,好像透过一块纱布似的,模糊不清地看见天主,而是“露着面“:所以,是直接的,”面对面的“看见。为此,我们将看见耶稣,一如他实在的那样,有着他那光明而永远不朽的人性,以及他的无始无终的天主性。耶稣也曾亲口说过,天堂上的福乐圆满无缺。
此外还有其他 “次等的福乐“。可以宋说,它们将形成一种”小天堂“:因此,它们也能使人感到无比的,难以言喻的快乐。它们就是由于绝对不能再犯罪,而感到的一种极其纯洁的神乐:还有一种圆满无缺的、永久不变的安宁和平:我们所有的三司五官和一切天的能力,经过超性的加强之后,也将得到最完全、最充分的满足。
再者,这一切的福乐,将视天堂上的人数而增加:天堂上享受真福的人愈多,他们所享受的福乐也愈大:因为在天堂上,大家的福乐,也是每一个的福乐。可是,天堂上的人将多不胜数,如同圣若望在默示录上所写的:他们来自各支派、各民族、各言语、各邦国。
我不想在此详细讨论地狱的痛苦,只把那主要的概略地提出来说一说。
地狱主要的痛苦,共有两种:一种是“失苦”,一种是“觉苦”。所谓失苦,就是永远失去天主,再也不能看见他。我们都知道,天主是至美善的,而且也是一切美善的根源:所有一切的美善,都由他而来。只以有形的物质之美来说世界外所有的美:春天盛开的鲜花,秋天灿烂的晚霞,还有那些赏心悦目的风景,以及音乐、绘画、、诗歌、建筑等等艺术杰作画切的一切,都起源于万善万美的天主。从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模糊的印象,天是多么美,多么可爱。
然而,由于我们现在有这个有形的肉体,被它所笼罩着、蒙着,我们实在无法想像天主的美善的万分之一:因而我们也就不能完全感到天主的可爱和可贵。到了我们去世之后,灵魂脱离了肉体这个障碍,除下了这层幕,我们就能清楚知道天主
四、身后之谜 地狱里是不是有火?

我相信地狱。地狱里有火,像一大堆煤那样,能焚人的灵魂,这不是很可笑吗?


亲爱的读者,你来信说,你不相信有地狱。不过,我想,你大概还相信耶稣和他所讲的福音吧。福音里也讨论这个问题:地狱实有,是一端天主启示的真理。请参阅圣福音第二十五章第三十一节和其后各节,你就会清楚地看到,在善人所受的永福,和恶人所有的永福,二者之间,有着一个明显的对比:“这些恶人要进永罚,而那些义人却要进入永生。”
你所提出的问题,是很可以理解的:与其说它是关于地狱的存在,更好说它是关于地狱里火的性质。
这里所说的火,当然不是像一大堆煤那样的火。我们天主教会,关于地狱的永火所讲的道理是这样的:地狱里的火,是指种恶人外面,而能使他感到痛苦实体。换句话说,恶人的在地狱里所忍受的,是不纯属内在的痛苦,而也是一种外在的剧刑。
至于这究竟是什么,各人可以自由设想,以详细的确定。
不过,亲爱的的读者,请容许我给你作一个简短显的说明,这也是现在最为一般的神学家所主张的解释。
人犯罪时,不仅是反对天主和其他的人,而且与整个物质的宇宙,取敌对不协的态度:这是因为人生活在这物质的世界里,不能脱离它而独自行动。
为此,地狱里的火,无非就是这个寻找报复的物质世界:因为罪人在犯罪的时候,没有好好地利用它,使自己归向天主,反而妄用它,而远离背弃天主。所以,福音所说的火,就是人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矛盾,也就是人在犯罪时,自愿造成的这种敌对的状态。
不用天主来点火燃烧,也不用天主来使用刑具。在受造界自有一种定律,自动会使罪人受到惩罚。在世界末日,当罪人复活起来的时候,这种惩罚将无限地增加,使罪人受到极大的痛苦。
试看这世界上,每逢有人犯罪,在他身上的物质,自然会起一种反应,使他感到痛苦。举例来说,谁若贪图口福,而食,就会引起胃不适,甚至造成严重的疾病。如果有人怙恶习不悛,顽固地想与天主作对,那么在他死后,整个宇宙就会这样都起来攻击他,完全反对他。
教宗碧十二世曾深入探讨这个问题,但他也从圣道茂所已经发表过的思想:“人在世界上生活在时候,可以愿意好事,也可以愿意坏事:可是,到了死了之后,灵魂一离开了肉体,生前采取的什么态度,就固然定地保持什么态度,永远不会改变。从伦理和宗教的观点来看,决定一个人的态度。如果他的灵魂朝向天主,他就将永远朝向天主,相反的,如果他离开天主,他就永远保留这种他自己愿意的态度。”
所以,我们应该怀着敬的心情,观察这个受造界奇妙的和谐景色。谁若胆敢破坏这低频和 的序,首先受到不良影响的,就是这低频破坏序的罪人:他必将自食其果。这低频苦果,是爷自己作,用罪恶培养出来的。
四、身后之谜 如果我所亲爱的人在地狱里,我该怎么办?

天堂地狱里的信理,使我想起了那些善人在天堂上能够自己的父母、兄弟妹、朋友等,共同相聚首,同享永社的快乐:可是,同时却也使我想到了有些善人,在天堂上找不到自己所爱的人,却民现他们在永苦的地狱里,心中将有多么难受。


慈母的教会也想到了了天堂上那些享受真福的善人,如有自已亲爱的人在一起享受永福,就能感到特殊的快乐。为此,教会在殉道者弥撒的领圣体后经里,祈求天主赏赐我他参在天堂上,与一切的圣人同享永福,瞻仰他们光的仪容。教会又在已父母弥撒中,祈求天主赏赐他们的子女,能工巧匠永享天上神圣的福乐,并使子女们能在天堂上,同自己的父母,一起接受天主的荣冠。
然而,恶有有恶报:永福或永苦,都要看一个人在世时生活的善恶而定。当然,父母、子女、或亲友等,眼见自已所亲爱的人,受这样重大的不幸,得到这样不同甘共苦结局,永远不能挽回,一定是一件可怕的事。
这个问题,早已由教会内最伟大的的圣师圣道茂加以详细研究。他这样逐步发问,并以解答:
一   享受真福者,是否看到地狱里那些被判永罚的人所受的痛苦。
二  享受真福者,是否会有同情那些受永罚的人?
圣道茂认为,在天享受真福的人,不应该缺少任何可能使他们的福乐圆满的事。为此,爷作结论说,为使他们重视自已的幸运,而完全感到满足,因则全心感谢光荣天主,他们也完全看到那些被处永罚者所受的痛苦。他们把这些不幸者的痛苦,与他们自己的福乐相比,就会更觉得自己的福乐可贵,更感到永福可爱和伟大,闷不会因为目睹那种惨状,而稍减他们的福乐。天主也不是亲眼看见一切的事物吗?他看见美的,也看见的,看见善的,也看见恶的。可是,这并不稍稍减少他无穷无尽的福乐。
接着圣道茂解释,在天享受真福的人,对于那些被处永罚者,不管他们是谁,决不会表示怜悯,因而也决不会感到难过或忧苦。爷说,有两种不同的怜悯之情:一种是正确判断,而自动自发的:一种是“自愿的”,或属于意志的:如果末经理智的正确判断,是不会发动的。
天堂上,一切都有条,十全十美,决不可以产生不合理的怜悯之情,相反天主无穷上智和公义的安排,同时也相反个人正确的理性:因为你的理性,原是天主上智的反照。
既然从罪恶可怜的情况,转入天堂真福的乐园,在现世考验时期可能,而在永远已不再可能,所以爱德只能对这个世界上的罪人,表示合理的同情怜悯,却不能对那些顽古不化,被处永罚,已成定局,永无挽回的地狱里的罪人,表示这样的同情怜悯。
在天堂上享受真福者,绝对不受私偏情的冲动,在天主的神光中,观察一切的事物,时常奉行天主的圣意:因此,对于那些在地狱里接受永罚的人,不可能表示什么怜悯之情,不这是本能的,或是自大 愿的:因为要拯救他们,已属于不可能的事:愿意去拯救他们,简直是相反天主的圣意,也不合自己的理性。所以,他们不会因此而感到难过或忧苦。
亲爱的读者,我们的结论是:更好把你所提出的问题改变一下,把它倒转过来: 我的意思是说:“不要设想在天堂上享受真福者的难过忧苦,却械设想那些判处永罚,而在地狱里爱苦的罪人,知道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妹、亲戚和朋友等亲爱的人,现在都在天堂上享受永福,而自己却葬身在这无底的火海里,永无出头的日子,是怎样的悲伤、焦急、羡慕、自、也要加上怎样的绝望。这真是最大的不幸,在这世界外生活的时候,不知仰天主无穷的仁慈,高法回头改过,痛悔前非,却固执于恶,现在到了死后,得天主公义的审判,接受永无尽期的处罚。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与自己所爱的人在基督内外团圆聚首
“天主曾经如叫过,且仍在如叫着世人,以其整个的人性皈他,与他共融于一个永不腐朽的生命中,因其圣死复活,而救人于不死的基督,获致了这项胜利。为了一切从事思索的人士,基于坚实论证的信德,圣人未来命运满意的答复。同样,又界你父同自己那些去世的可爱有弟兄父,再度团圆于基督内的可能,并令我们希望他们已在天主内,享有真的生命。”(现代,18)
四、身后之谜 在永远有暂时处罚吗?

狱,据我所知,是人死后应该受的暂时的处罚。可是,人去世之后,灵魂已经到了永远的境界:在那里还有暂时的惩罚吗?


亲爱的的读者,你所提出的问题,完全是由于误解了“暂时的” 个形容词,我们说,狱的处境是暂时的,这句话有它特殊的意义,往往会引起人们的误解。
原来“暂时的”这个形容词,可以有几个不同的意义。
一般人说“暂时的”,是指那些在时间中存在的东西。这也可以表示一样不是永久存在的,而将会终止的东西。请注意,第二种“暂时的”说法,是不计算时间的长度而说的:也就是说,说“暂时的”这话的人,只是说某一样东西将釜终止,并不现会爷将存在多久。
就是连天主,也有持续不断的存在:可是,他的存在,不能像我们的存在这样来计算。 我们的存在,是在时间中持续,因为这是有变化、有连续、有交替的存在:至于天主的存在,却绝对没有这样的情形。“在他内,没有变化或转动的阴影。”一切从实际出(17)天主的本质是永远的。
同样的,在灵与我们之间,也有不同的存在情形:爷父持续的存在,与我们的不同:因此,计算他们的存在时长,与计算我伯的不同。灵由于是已经脱离了肉体身的[神体,爷爷过的生诱因时长,不能台同我们在肉体同生活的时长一样来计算。我们有种种“物质的变化”:至于灵,则只有“精神的变化”:例如他们的思想或情感等,能有先后的连续。
就是照着这低频意思,我们说,灵是在时间中: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像我们这样在时间中。所以,娄是在时间之外,意思是说,他们是在物质的时间之外。
但是从某方面来来说,他们仍然也是在时间内:因为他们不是如同天主那样,完全没有任任何内外的变化的转动。由于他们能有这些内在的变化,可能有先后完成的精神行动,所以爷爷过着一种完全为他们所特有的生活和存在的时长。人从前的神学们称这样的时长为evo,以与我们世上所生活的时间tempo,有所区别。为便于明了起见,我们可以管它叫做“精神时间”。
对于这种精神时间,我们也可以应用亚里斯多德给时间所下的那个著名的定义:“时间是任何行动或变化,按照其先后来计算的度量。”


四、身后之谜 拯救亡神功有什么样用处?

天主教会,屡次举行弥撒或祈祷,说是为拯救已亡者在狱里的灵魂,我对于它们,常抱着怀疑的态度,总觉得这与中国的一般老百姓,给死人烧纸钱、供酒菜,叫已死的欠(鬼)来享用,这种迷信的行为,没有什么分别。这些所谓“拯亡神功”,究竟有什么处呢?


亲爱的读者,为答复你的问题,我们先应该知道,天主虽然愿意所有的氏 都得救,可是他只让清洁无罪的灵魂升天堂。凡是灵魂上稍有一些罪污的,都不得进天堂。这是必然的道理。
我们即使不引圣经,不凭借教会所讲的信理,只以我们的理性来说,也可以推理想得到,有罪的灵魂,决不能跨入天堂的门一步。
的确,天主是至圣至善的,当然容不得有罪污的灵魂,在天堂上同他在一起。
一身体不洁,衣履不正的人,尚且不敢去见一位高贵显要的名人,何况一个有罪的灵魂,怎敢去见无穷崇高、至尊至贵的天主呢?所以,如有一个灵魂,眼见已染有罪污,必然自动也要尽量设法,把自已整洁一番,然后才敢去见天主。
狱之存在,就是专为有灵魂洗净自己的地方:这些灵魂上虽然没有大罪,却有一些污点:或者他们的大罪已被赦免,可是还没有做相当的补赎。这样的灵魂,就应该在狱里净化自己。
如同上面所说的一个这样的灵魂,当然不应该下地狱,因为他并没有大罪,也不配立方升天堂,因为如同前面所说的,只有清洁地罪污的灵魂,才能升天堂。所以,必须有一个地方,来收容这样的灵魂,使他们能够净化自己,准备后来到天堂上去。
狱里即是一个净灵魂的地方,灵魂在狱里,必然受着相当的痛苦。不说别的,嗲苛想想,这样灵魂本来急着要去享见天主的,现在却这样受阻着,留在狱里,这痛苦真是非同小可。试想一个孩子急着要见自己的慈父,却有人强拉住他,不放去,他是多么难过,不是要放声大哭吗?
在狱里的灵魂,必须做完补赎,全部净之后,才能升天堂。在这期间,他们实在受着很大的痛苦。据有些神学家说,狱与地狱,在痛苦方面,原无甚大差别,吹是狱是暂时的,而地狱是永远的:狱里没有魔鬼,而地狱里却有魔鬼。
为此我们本着爱德的精神,理应设法帮助他们,尤其是如果他们是我们的父母、子女、兄弟、妹、亲戚和朋友等亲爱的人,不是更应该尽力去拯救他们吗?
那些,我们不是能够拯救他们呢?
关于这个问题,让我引述一件记在圣经上的史事。在加伯下第十二章里,写着以色列人的名将加伯犹大,率领马,攻击敌军,所向披靡,百战百胜,到了一个名叫阿蓝杜的城,按照以色列的例,过安息日,。第二天,犹大的军队出去收敛自己的阵亡将士的体,在每个死者的内衣下,发现都有神偶像的符:这原是法律所禁止的佩带的。于是大家都明白了,这正是他们阵亡的原因,便都称赞至公义的上主,同心祷,求使所犯罪过,得以完全宽赦。
后来大家募集了二千银钱,送到耶路撒冷作赎罪的献仪。圣经作者称赞他们所做的这件事,这样写道:“这实在是一个圣善而虔诚的思想。为此,为亡者赎罪祭,是为叫他们获得罪赦。”
从这件历史事实,可见我们在世的人,可以拯救亡者的灵魂,使他们获得罪赦,早日升天堂。
为此,慈母教会也在弥撒圣祭中,常刻不容缓为已亡者的灵魂祈祷说:“求你念我们去世的人,使他们享见祢圣容的光辉。”人是我们不能帮助狱的话,这样的祈祷,不是毫无意义吗?
那么,我们用什么方法去拯救灵呢?
最好的方法,就是为他们弥撒:因为弥撒圣祭有无穷的功劳:在弥撒中,是天主圣子耶稣基督,自作牺牲,亲自以他的圣体圣血的功劳,给天主圣父,为分类求赦。耶稣的祈祷,具有至大无比的效力。为此,在我们的教会里,久已有这良好的习惯,为亡者弥撒。
此外,我们也可以为灵祈祷。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爱德善。我们如果帮助可怜受苦的人,在天主前,我们就有功劳:那么帮助这些受苦的灵,当然也有很大的功劳。在公审判时,耶稣极其称赞那些曾经食,给者衣,以及做过其他爱德善行的人,难道他不赞美那些拯救灵,脱离狱剧苦的欠吗?
以上拯救亡者的思想,在中国欠的思想生活里,普遍的说法是“超度亡魂”,但内容意义不全相同。他们连十八层地狱的人可营救,地狱非恶人永久的住所,有狱补赎的味道,这是受轮回思想的关系。
娄原是天主所爱的确良子女,将来要永远在天堂上,同天主在一起享受永福,永远称颂赞美天主的。所以,天主也很希望耸立能早已升天堂,同他相聚,正如一位慈父,切望自己的孩子们早日归来,与他们团聚一样。
所以,如果我们为灵祈祷,一定也能使天主喜欢。这样,将来在公审判的时候,我们将会听到审判万民的主耶稣基督,对我们说:“你们是我父所祝福一。你们来吧!接受自创世以来,给你们预备的天国吧!因为我在狱里受苦时,你我拯救了我。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对这些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
四、身后之谜 追思已亡和清明节,意义是否相同?

每年十一月二日,教会举行“追思已亡”日:这与中的人举行的“清明节”,用意是否相同?


亲爱的读者,你给我提出了一个很难的问题,使我不知道怎样答复才邓。这追思已亡与清明节的间谍完全相同吗?不对。说二者的意义完全不同吗?也不对。欠细细地想,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的答案:追思已亡命一部分的意义,与中的清明节相同:另有一部分的意义,却与清明节不同。现在请容许我来一一说明。
一   追思已亡与清明节二者的意义相同,因为它们都叫我们怀念自己的祖先,以示孝思。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是一个很重视孝道的民族。也许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民族,如同中国人这样讲究孝道的。
的确,不说别的,就是以语言来说,中国文字有一个“孝”字,表示子女对父母的敬受和应尽的义务。至于外国文字,无论是古代的拉丁文,或是现代的英法义等国的文字,据我所知道的,都找不出一个与“孝”字相对的字。以英文来说,要译文这个“孝”字,就要用“子女的”“敬爱”()这样绕一个大弯,才能说明白,而且还不能说得像中文这样干净利落,精微透彻,使欠一目了然。
中国人关于孝父母,仅是在父母生前,也要顾及父母生后。礼记祭统上写着说:“孝子之事其亲也,有三道:生则,没则丧,丧毕则祭。”中国欠所最尊崇的先师孔夫子,也曾用名样说过:“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中国人举行清明节,前往先我的暮地,扫暮祭。这种“终追远”的孝思,与天主教会于追思已亡日,纪念已亡的祖先亲人,可以说,用意是完全相同的。
天主教会也极自重孝道。我们只要看“天主十诫”里,第四诫就是命人“孝敬父母”。只是天主教并没有把孝字特别提出来,加以强调,因为天主教所最强调的,是敬天主在万有之上。
的确,天主是欠类的大父,他创造了我们,保存我们,维持我们的生命,又救赎了我们,使我们将来能在天堂上,同他一起享受永远的天福。所以,天主是我们一切欠的大父,也包括我们的父母在内。但这并不阻止我们孝敬自己的父母。
圣经上有许多关于孝敬的命令和劝告。除了天主亲息在西山颁布的十诫里,明明写着应该孝敬父母的条文之外,无论是在旧约,或是在新约里,都可以找到劝人孝敬父母的章节。
举例来说,旧约的多亚传,记老多亚教训自己的儿子说:“孩子,你好好地安葬我,要孝敬你的母亲,在她一生的日子,不可离开她:要履行她喜欢的事,在一切事上不可使她伤心。孩子!你要记住:你的母胎时,她为你经历过种种危险。她死后,你械与她葬在我旁边,与埋在一个坟墓里。”
这是多么感人的话!它与我们中国人一身善良的父母,教训自己的子女所说的话,并无二致。
在新约里,也有许多劝告子女孝敬父母的话。现在就引圣保禄给厄所人写的信里的话,来证明这一点。他这样写道:“你我作子女的,要在主内听从你我的父母,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孝敬你父亲和母亲——这是附有恩许的第一条诫命——为使你得到幸福,关在地上延年寿。”
教会要信徒们不仅是在父母生前,应该孝敬他们,就是在父母死后,也应该记得他们,多为他们祈祷:而且不仅是为自己的父母,而且也要为一切的祖先和亲友。这就是教会立定追思已亡这个日子的用意。所以,在“慎终追远”,以尽孝道这方面,追思已亡和清明节二者的意义似乎是相同的。
为此,最近在教会里,曾有人提议,除追思已亡,只过清明节。数年前,召开台澳主教会议时,已经决定清明节,也是天主教徒正式为亡者祈祷的日子:不过,并没有把思已亡除,认为一年之中,应用两次正式纪念亡者的机会,正如中国的习俗,每年春秋二季,祭祖先。
二  不过,中国一般老百姓过的清明节,究竟不是天主教会所举委的追思已亡:二者决不能混为一谈。这大概也是不可除追思已亡的一大原因。
清明节是一个纪念祖先的节日,使那些做子孙的,苛慎终追远,不可数忘祖。所以,其主苛的目的,就是一低频“孝”字。这固然是一件值得以保存,且加以提倡的美事:可是,这究竟是一件属于本性的人事。
至于追思已亡,除了要我们做子女的,纪念父母祖先之外,了要我们用实际有效的超性行动,去援助他们,拯救他们早日脱离痛苦的狱,荣登永福的天堂。所以,追思已亡不仅是一件本性的人事,而且也是一件超性的神圣之事。本性之事与超性之事,彼此之间的区别,我们自可了然于怀的:其间的差距,是不槿以道里计的。
再者,清明节使我们记得自己的祖先,要敬他们,孝爱他们,甚至用花果酒去祭他们:可是,这一切,对我们的祖先,实在毫无。了解要是在狱里,我们的这些孝行,绝不能使他们早日出离狱。
相反的,追思已亡那天,我们天主教徒,如果实在遵照慈母教会的指导和教训,多为自己的先人祈祷,或弥撒,那么对他们能有很大的帮助,能使他们早日升天堂。如果他们已在天堂上的话,那些我们所行的祈祷,或所的弥撒,也决不会是然白费的。仁慈的天主,会利用它们去帮助那些为人遗忘的狱灵魂。
再者,追思已亡还有一点与清明节不同之处,那就是:慈母教会利用这个机会,提醒我们,有一天,我们也检死,我们的肉体也要被埋在地下,腐朽化为灰土。
记得在香港天主教坟场门口两旁,刻着两句话:“今日吾身归故土,明朝君相同。”这话真是好比一声警钟,唤醒世你的迷梦,叫他们不要沉在现世的荣华富贵,适享受之中,忘却了自己的救灵大事。在教会追民已亡的礼仪经文里,也往往出现不少类似的警句。这里的忠告,对我们的心灵,实在有极大的好处。这是清明节所没有的。
总之而言之,清明节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节日,其意义也大总值爹妈与天主教会的追思已亡相同:不过,它嗲是一佣属于人类本性的节日,当然不能与含有超性意义的追思已亡同日而语。但是,教会理应把它基督化,使它也能具有追思已亡那样的意义。这是教会当局应该做的工作。
四、身后之谜 灵薄究竟是否存在?

关于灵溥,我想向贵社请教一下,究竟有没有这个特殊的所在?
你的问题,看来似乎很简单,其实却是自古以来,常在不断地困扰着许多神学家们的问题。就是到了今天,它还是神学家们悉心研究,想找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的问题。


我们这里不谈那个所谓“古圣祖的灵薄”。那是那些在救世主耶稣以前的善人们的灵魂,在等救赎时居留的地方。关于它的存在,圣经上有明文的记载,而且也与我们所常的“信经”里的一端信理,即耶稣死后,他的灵魂曾到古圣祖的灵薄里去,拯救那些期待救思的善人们的灵魂,有着关系。它之所以被称为“古圣祖的灵薄:,就是由一这个缘故。
至于“婴孩的灵z薄:,则是指那些带有原罪的小孩子,死后所在的地方。是不是实在这样的灵薄呢?它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关于这些问题,现在让我来给你说明一下。首先我应该向你声明,关于“婴孩的灵薄”,有些事是绝对一定的:有些事却不那么一定:还有些事则不能确定。
一   这是一端信理:凡去世的,灵魂上有原罪的,就永远不能享到天堂的福乐。教会曾在各会议里,一再郑重地讲明了这端真理。而且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圣宠,为能使人进入天堂,是一条绝对需要,万不可少的条件。
二   这是天主教会里,为一般的圣师和神学家们所公认铁事实:凡是死的,灵魂上有原罪的,就不能升天堂,也不会下地狱,却要前往事个特殊的地方,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自从好几百年以来,这低频地方常被人称为灵薄“”这个名字,严自打丁文,原来是指“边缘”:因为以前的神学们,把它安置在真正地狱的边界上,彼此几乎毗连。
所以,灵薄的存在,并不是一端信理,因为圣经上没有明文谈到它,教会也没有郑重地确定它。不过,它是教会的神长们普遍所讲的道理,也是一般的信徒所相信的事。
三   天主教的神学们,一般地都说,在灵里的灵魂,永远不能享见天主,因而也不能得到天堂上那些真福音所享的福乐:不过,他们并不受到什么实在的痛苦或伤,却能享到某种自然的快乐。因为,假如天主实在惩罚这些未犯过什么罪的人,叫他们受什么痛苦,爷就似乎是不公道的了。
这就是天主教对于婴孩的灵薄,所持的传统主张:这是天主教神学家父所承认的,教会神长们讲道时所讲的,也是教会当局认可的道理。
然而,我在此必须补充一句:到现在已有一个时期,研究这个问题的学者们,日见增多,其中也有不少天主教会的神学家:他们想设法给那些未领洗而死的婴孩们,找一条得救的生路,有的说,既然“水洗”,那么嗲有“原洗”,也就够了。可是,由于婴孩不能自己愿意什么,所以他们又说,嗲要他的父母,或至少教会,表示愿意就够了。有的却认为每一个婴孩,在去世的最后一那,能有这种愿洗。还有些人,则表示一些其他的意见。
关于这些学者们的意见,我们应该保持怎样的看法呢?虽然爷爷的意见,似乎关非绝对错误,或决不可能,可是我们要很小心,不可便从它们,要不可放弃教会传统的思想,和经常所讲的道理,而去从那些最近出现,未经教会认可,也没有确实证明的新主张。
至于在实际的行动方面,罗马圣座坚决反对那种恶俗,把给婴孩付洗的日期无故推广延后。有人竟敢公然声音,婴孩即使未领洗他能得到救恩。关到这种论,教司法圣部,关于一九五八年二月十八日,会布了以下这个声明:这些主张可的依据。“
教宗碧十二世,在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九日训话时,也曾明确地说过,在目前的情形下,除了以水付洗之外,别无其他方法,可以给婴孩与超性的生命。为此,必须及早给新生婴儿付洗。
教会当局的这些声明,也是一些新的证,可以证实那些未领圣洗而去世的婴儿,应往灵溥里去,因而也间接证明“婴孩的灵薄“,的确是实有的。
四、身后之谜 我的孩子出世已经死了

有一个痛苦的疑问,屡次折磨着我:我可怜铁孩子,刚出世已被发现死去了,我很愿意知道,我的孩子如今在天堂上呢?还是在灵薄里?
请给我一个确实的答复。


亲爱的母亲,我很能愿意给你一低频绝对确实的答覆说:请安心,你的爱儿现在是在天堂上,看见天主,享受无穷的福乐。将来有一天,你将与他在天上重新相会。“
我知道,这样一个确实的答复,会人你很大的安慰。一个做母亲的,除了愿意自己已经去世的爱儿,现在是天堂上享受极大的福乐之外,还能有什么更大的希望呢?还有什么更大的喜乐,比将来有一天,能够看见那个世界外未能见其生活的孩子,却在天堂上永远快乐地生活着呢?
槿是,亲爱的母亲,你所希望得到的,是一上“确实的答“:你并不愿意别人用好听的话欺骗你。那么,事实是这样,只要能够正确地了解它,含有三个很能安尉人心的真理,以和缓你做母亲的人的痛苦伤。
第一个最大确实可靠的事实,是你的爱儿,既然他自己没有犯过什么罪,所以一定不是在一个受罚的地方。只有谁在去世时,灵魂上染有自己所犯的大罪者,才会被判处地狱的永罚。
你也许会谤种安慰实在太少了。可是,这为代你忧伤的心,已是一大安慰。假如你的孩子长大成人后死的话,那么你连这林荫道的安慰也没有:因为你不能确实知道,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谁也无法确实地告诉你,他是永远得救了呢,还是不幸永远丧亡了。
关于我们的亲人,如果他们是成人后去世的,我们只能“希望“他们没有落在地狱里。至于你对自己的孩子,你去可以“确实知道”,他决不是在受着那些尽期的极重苦刑。
第二个确实可靠的事,使你可以感到安慰的是“虽然没有你能确实地向你保证,你的爱儿的灵魂,现在是在天堂上享福,可是谁也不能肯定地说,这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
让我来解释清楚。你也知道,要升天堂,绝对须有圣化圣宠:只有这圣化圣宠,给与灵魂这低频权利,可以在天堂上享见天主的本性本体。谁若在去世的时候,灵魂上没有这圣化圣宠,即使这不是他自己的罪过,也不能升天堂。
你也知道,人人在出生的时候,灵魂上都有原罪:就是说,因为亚当所犯之罪的影响,而没有这圣化圣宠。天主所定的一般的方法,以消除这低频原罪,而首次给圣宠,就是圣洗。
耶稣正是在对尼德讲论圣洗新生的时候,这样说过:“你除非由水和圣神而重生,不能进入天主的国。“
教会释耶稣的话和他的思想,这样宣讲说,在必要时“水洗“可由”血洗“或”愿洗“来代替。血洗就是无法领受水洗,却为爱基督而舍生致命。愿洗也是在无法领受水洗时,心中怀有领洗的意愿。
除了上述三条获进救思的道路之外(其归纳起来,也只有一条而已),天主没有给我们提示其爷曾遍有效的方法,以获得天堂的永福。假如真有其他获得救思的方法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说,天主没有把它告诉我们,而且它们也不是普通寻常的方法。
不过,对婴儿来说,虽然水洗是唯一“普通而确实可靠的道路“,引你前往天堂,可是,在特殊的情形下,天主并非可能使用一低频”非常的“方法,来拯救一个未受圣洗而去世的婴儿的灵魂。天主在制定一般的法律时,并没有禁止自己,绝对不能例外。
亲爱的母亲,现在关于你的爱儿,谁能确实无误肯定地说,天主一定应该用了一般的定律,决不会使用非常的方法,来领他升天堂呢?虽然你的忧忡忡,不能确实知道实情究竟如何,可是谁也不能夺你的这种自由:你尽可希望看书的爱儿,经由一条例特殊而非我们所知的道路,已经达天堂上永福之所:将来有一天,你可以在天堂眩,在天主所在地赐的无穷福乐中,把你心爱的孩子,搂抱在你自己的怀中。
不错,这固然不是一件确实的事,只是一件可能的事,而且这也不是天主赐你救恩的常行之道,而是一条非常例外的途径。可是,这样的事,是仁慈的天主可实行的。这已以使你能有一些希望。
此外还有第三个确实可靠的事,也同林荫道能够安慰你心。假如你的爱儿,按照一般的常例,没有获享永远的天福,因为爷去世时,没有领过圣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现在的情形怎样呢?
他必然是在那个所谓“婴孩的灵薄“里,即一种中间的境界,既不晨天享受超性真福的天堂,也不是那些被判处永罚者受苦的地狱。在这灵薄里,你的孩子固然不能面对面地享见天主,也不能像嗲有那些天堂上的真福者才能享受到的那种永福,可是,他并不因此而感到痛苦,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少了什么:他决不会受到舒畅么痛苦和伤的。因为,天主用实际的刑罚,来惩罚一个自己并没有犯过什么罪过的人,这是令人无法设想的事。
再者,在灵薄里,你的爱儿也能以合乎他那种环境的方式,去认识天主,以及其他自然的美物。总之,他是在一种自然的幸福境界里,一定胜于现世的人所能达到的任何自然幸福的境界。
亲爱的母亲,我并不望,以为自己的经把你内心所有的一切愁云完全清除,更不用说能使你做母亲者眼见自己的爱儿这样死去,所感受的深痛完全消失。如果我能够用天主教教义的真光,使你的痛苦心灵稍感平安,能有一些安慰,我已心满意了。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我们都是天主儿女,共融于同样的爱
“直到主在威严中与众天使降来,并且摧毁死亡,一切都屈服于主的时候,基督低信徒的一部分正在现世旅途中,另一部分已经度过此世而在净中,另一部分则在光荣中,而见三位一体的天主真像:可是,这一切你却在不同的等级与方式之下,共融于同样的爱主爱人之德,向我们的天主歌唱同样的光荣之曲。所以途中的人,和安眠于主内的弟兄们之间的连系,绝不会中断,而且,按照教会永恒的信仰,这一连系会借着精神财的相通而加强。“(教会,49)
四、身后之谜 身后的世界究在何处?

我想知道,彼世的天堂、地狱、地犷和狱,究竟在什么地方。请指教。


亲爱的读者,请告告诉我,你来信上所说的“彼世”,指的是什么?你一定就会立刻回答我说:这是指的“另一个世界”。
所以,你所说的,是一个与这现世不同的世界,而且害也可以分各种不同的部分:它有天堂,即一个享福的所在:也有地狱,即一个受苦的所在。二者都是永远的,而与我们这个世界不同。
假如只有天主和那些善的神体,即天使的话,他们的世界,即天堂,魔鬼的话,那么连地狱也不是一个地方了。至少二者都不必地地方:因为,面貌一需要地方的,不是神体,而是肉体。要是这样,“彼世在那里”这个问题,就没有意义了。
然而,人也要到天堂上去,或到地狱里去:而人不是纯粹的神体,却是精神和物质,即灵魂和肉体二者合成的组合体。
耶稣基督复活升天去了。同样圣母利亚的灵魂和肉身,也都一起蒙召升天去了。这是一端信理,:人的肉体将复活:就是说,整个人类都要复活。不过,那些获得救恩的人,他们光荣的身体不倒再死,将同耶稣基督一起前往天堂,享受永远的福乐:那些应受永罚的人,却要被审判万民的基督所咒骂,“将到永火里去”,就是到永远的地狱里去。
肉身复活这件事实,使他们确实知道,这些身体占有一个地方。所以,天堂和地狱,不是仅在于个本身方的情形,而是一个真正实在的地方,可以容纳身体的。
至于天堂和地狱,究竟在什么地方,这纯洁然是一个引起人忍气吞声好奇心的问题。既然天主没有把它启示给人,所以为我们在现zz世生活在人,它始终将是一个不解之谜。不管什么假设,都要观察它所凭的是什么理由,才能评定它有没有价值。
请记住,圣经上曾预言了,将来要有一个“新的地方”,是为那些真福的人居住的。圣保禄预见那些获得救恩的人,将被提升在空中,导往基督那里。由于复活后的身体已经神化,如同耶稣基督的圣身那样,所以并不需要一个基地,作为他们集居之处:因为他们可以象思想那样迅速疾地在无涯的空间作逍遥游。
关一魔鬼,我们确实知道,如同圣经上所曾说过的,有些魔鬼是在这个世界上进行着他们奸的工。我们只要回忆一下,福音上所记载的那些不幸的负魔者,就可以知道了。
耶稣基督称魔鬼为“这个世界的元音。”圣保禄写道,我们进行精神的战斗,不仅是为压制自然的倾身,而且也为攻破魔鬼的奸计,抗恶神,即“这个黑暗世界的首领”。
圣若望在默示录里,常把从天上落这件事,与他直降在这世界上连在一起,说他在世上诱惑世界观,为非作恶,反对基督督。不过,撒殚及其党徒,都将被赶往一个深渊里,象一个极大的火及硫磺池“。
为此,按照圣若望的话,魔鬼和所有那些被处永罚的恶人,都将被集中在一个地方,如同被关在一个监狱里一样。
以上就是关一天堂和地魔鬼的所在,一些已经确实可知道的事。至于其他的详细情形,则应由人自己去探测和设想了。
梵二大公会议曾这样说过
基督是原始与终点
“基督是人类历史的终向:历史及文明所有的愿望,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是人类的中心,人心的喜乐及其愿望的满全。圣父由死者中使他复活,并显扬他。他坐在圣父的右边,并由圣父定为审判生者和死者的法官。我们因基督之神而重生,并集合在一起,朝着人类历史的圆满迈进。这与基督圣爱的计划完全吻合:“使天上和地上的一切总归于基督,。
主基督说:“看!我快要来。我的报酬也同人一起来。人要按各人的行为,还报各人。工是“呵尔法”和“默加”最初的和最后的,原始与终点。“(现代,45)